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梵蒂冈——中国协议》:幕后快照

时间:2017-01-18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Victor Gaetan 点击:
Pope_Francis_waves_at_pilgrims_from_China_at_the_general_aud
2016年9月7日,在圣伯多禄广场,教宗方济各向中国的朝圣群众挥手致意。(丹尼尔·爱宾兹摄 / 天新社图)
 
新闻分析:中国的连串活动显示出谈判背后的高风险。
 
根据教会专家们近距离的观察过程,圣座和中国之间的谈判在2017年有望迎来一个里程碑意义上的突破。谈判旨在使分为两个团体的在中国的天主教会合一,这两个团体一个是国家批准的;另一个,在政府控制范围之外运作。
 
除非密切的观察家们不把自己的希望投射到新的一年里。
 
梵蒂冈的目标尚不是中国和教廷之间的完全外交关系,而是使选择主教的过程正常化,以便在政治框架内保护罗马教宗的地位,鉴于其性质,这一本质拒绝“任何外部的干涉”。
 
这不是圣座的新地盘:在冷战期间的所有共产国家(包括古巴、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兰和罗马尼亚),以及最近的越南,梵蒂冈不得不妥协,以保护制度化教会。
 
中国目前的情况是特别的:如果一位神父得知他是政府正在考虑的主教人选,他们大多数会寻求梵蒂冈的任命,因此设法让双方共同批准。在中国大约110位主教中,约有70位是由罗马和北京共同批准的,约30位是由圣座单独批准的,8位是国家单独批准的,这8位的地位目前正由梵蒂冈审核。罗马和北京之间的和解一直是教宗方济各上任以来在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进展基础上的一项优先重点。
 
像预测未来一样,观察家根据范例和信号解释进展,而不是来自任何一方的传闻。
 
梵蒂冈并没有公开发布那些代表教会谈判的人的名字,例如,这些努力由伯多禄·帕罗林(Pietro Parolin)国务卿领导,他在2005年教宗本笃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权下负责梵蒂冈重建与中共政府直接沟通,也是2007年本笃发布与祝圣主教有关的致在中国的天主教会牧函的关键人物。
 
专注于中国的比利时鲁汶大学南怀仁基金会(Ferdinand Verbiest)的创始主任、教宗本笃十六世任下的梵蒂冈中国教会事务委员会的成员、自从1980年以来开始访问中国的传教士、圣母圣心会(Mission hurst)的韩德力(Jeroom Heyndrickx)神父称,在过去六个月,累积的证据得出一个强有力的“积极路线”的结论。
 
韩德力神父告诉记者,“我预计2017年会有更多的好消息”。
 
另一位经常往来于世界各地的的神父证实双方“非常,非常接近”达成协议。由于未经授权代表圣座发言,他要求眼下不在报道中具名。
 
但是和解的高水平对手现在正在进行最后一刻的反击。
 
中国最高阶的天主教神职人员、对涉及任何给予北京特许经营权协议的坚决反对者、百折不挠的香港84岁陈日君枢机接受了《华尔街日报》一次极其沉重的采访。
 
在采访中,陈日君枢机称拟议的协议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他说,教宗方济各对共产主义的系统致力于镇压缺乏经验使得这一切成为可能:“我很抱歉的说,因着教宗的善意,他做了许多简直可笑的事情。”
 
陈日君的担忧,已被其他观察家指出,包括中国的地下天主教团体的成员。他们认为梵蒂冈当前推进的和解可能没有充分顾及应付中国的镇压和反宗教的共产主义政权的困难。上周由宗座外方传教会(PIME)赞助的亚洲新闻社(AsiaNews.it)发表了一篇文章表达了当地的担忧:“地下教会:‘代表会议’是政治工具旨在分裂教会”,陈日君枢机视为自己的声音得到增强。
 
从历史上看,在圣座感到有必要与有害政权妥协的每个国家里,也有一些当地领袖因为压迫的真相而拒绝辞去职务。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的教会称扬诸如匈牙利的若瑟·闵真蒂(József Mindszenty)枢机、乌克兰的若瑟·斯里皮(Josef Slipyi)首席主教和捷克的贝兰(Beran)总主教这样的领袖,而不是压制他们的意见。
 
一个教会,两个团体
 
韩德力神父解释道,主流媒体通常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把中国的天主教分成两个教会,一个说成“爱国教会”,另一个说成“地下教会”。
 
圣母圣心会韩德力神父说,“在中国只有一个天主教会,因为历史原因,这个教会内部分为公开和非公开两个团体。”
 
1957年,中国政府创立了与罗马没有关系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教会,而导致严重的紧张局势。
 
教宗比约十二世(Pope Pius XII)称由爱国会祝圣的主教是“假牧人”,他们一旦祝圣为主教就被自科绝罚。
 
绝大多数天主教徒拒绝了共产党试图取代圣座的企图。
 
许多人继续坚持信念,但是避免去政府批准和政府控制的教会,包括被政府没收的所有解放前的教堂。
 
直到今天,数百万信徒 - 估计有1200万天主教徒 - 他们不惜违反法律聚集在闲置的工作场所,私人住宅,甚至室外空间参与弥撒。
 
“其他人,”韩德力神父解释说,“他们并不接受脱离教宗,但觉得参与公开的弥撒更方便,与地下相反,他们被称为公开教会。
 
作为传教士和汉学家的韩德力神父,85岁的他见证了中国教会的演变:“我已经和两个团体谈了很长时间,从来没有一个分裂的教会。中国的信众们拒绝脱离教宗,或许是默默地。”
 
他说,“罗马相信并接受中国只有一个天主教会,不幸的是,这个教会内部分裂了。已经持续了许多年,但这是一个重大的问题,我们需要和解:任命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主教,并把这两个信仰团体合起来。”
 
回到媒体,韩德力神父抱怨道,“你会看到一个媒体报道登了一张教会的照片,注明为爱国的或国家控制的,然后另一个不同的地方称为真正的教会,地下的。这是完全错误的!”
 
韩德力神父吼道,“我认为这是对那些挤满教堂信徒的侮辱,他们被称为‘官方’时,他们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好像他们追随政府而不是罗马。”
 
韩德力神父坚定地说,“中国当局知道他们所谓的“主教”站在教宗一边。他们知道这一点。”
 
特别是在过去的十年里,爱国和地下天主教徒之间的界限已经模糊了,受教宗本笃十六世的牧函呼吁,推动了国家批准和未登记的信仰团体之间的宽恕,“这有助于所有天主教徒在合一中发展。”
 
本周的大会
 
然而,国家管理的教会机构是广泛存在的。
 
除了爱国会,还有一个未获梵蒂冈承认的中国天主教主教团。
 
本周,12月27日至29日,国家宗教事务局(SARA)在北京召开了一会一团第九届中国天主教代表大会,汇集了来自31个省市的59位主教(中国约110位主教),约350位代表包括神父、修女、平信徒代表和宗教局官员。
 
参加会议的大多数主教都是中国政府和圣座双方批准的。
 
上次的代表大会是在2010年举行的,当时梵蒂冈要求忠于罗马的主教不要参加。通常情况下,会议每五年举行一次,但国家宗教局由于北京-罗马展开会谈而推迟了一年。
 
今年,圣座不是劝阻参与,而是通过梵蒂冈发言人格雷格·伯克(Greg Burke)对媒体发表声明的方式,采取了一种“等待和观望”的态度:“关于第九届中国天主教代表大会,圣座在做出判断之前等待确凿的事实。”
 
长期反对进行谈判的陈日君枢机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中国政府本质上是无神、残忍的,教会自欺欺人的想象来自由共产党控制的大会发出积极的信号。
 
由备受尊重的天主教新闻来源,受宗座外方传教会赞助的亚洲新闻社分享了一个天主教徒的想法,称这次会议代表了给了梵蒂冈一记“响亮的耳光”,因为它顽固坚持一个称为天主教的国家教会的排外权。
 
《福克斯新闻》着重指出了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的花言巧语,他称赞中国天主教爱国、独立自主、一心想让教会“中国化”,以便消除外来影响以及使信仰更多中国元素。
 
披着狼皮的羊?
 
对韩德力神父来说,他注意到为主教团任命了三位新副主席,他们每个人都得到圣座和政府的批准。
 
他期望他们加强并承担本周蝉联主教团主席的马英林主教所做的更多工作,马英林被政府单方任命祝圣,因此,在梵蒂冈看来他是一位非法的主教-审核中的中国八位主教之一,他们没有得到梵蒂冈事先、同时、甚至更晚的批准。
 
然而,把中梵形势考虑进去,从复杂的个人角度看,马主教却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认识他的人说他忠诚可靠。
 
去年作为耶鲁大学神学院的客人去美国进行为期10天朝圣之旅时,马主教和两位主教团副主席在圣经上写下了给教宗方济各的题词:“我们爱您,我们为您祈祷,我们在中国等您。”
 
波士顿奥马利(Seán O’Malley)枢机据说将圣经交给了教宗本人。
 
梵蒂冈代表团上一次访问中国是在8月份,梵蒂冈最有经验的中国专家之一切利(Claudio Celli)总主教来到北京。他要求在一家酒店会见未经批准的主教们,政府默许了,一个消息来源告诉记者。
 
会见结束时,“切利总主教建议他们都尊重彼此的主教权戒,他们都做了,特别是马主教这样做了。”
 
“切利总主教边说边做道,‘我们都是兄弟,’“接着他向马主教亲权,作为回敬,马主教向他亲权以示尊重。”
 
该位天主教徒说,“这是一个完全非正式的,但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姿态。”
 
他还报告说,十天前,马主教没有期望再次当选。政府内的强硬派怀疑他太接近罗马。
 
“习近平主席仍然希望这种局面出现,只因为他有自己的[坚定的]主教处理方式。”
 
因此,马主教再次当选中国主教团主席是另一项“积极的进展”。
 
个人案例
 
《路透社》夏天报道说,圣座计划赦免八位非法中国主教,作为慈悲年的一部分,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与万民福音部(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Evangelization of Peoples)关系密切的一位神父解释说,双方“非常,非常接近”,罗马和北京的区别“在于一些细节”。
 
他继续说,“一位未经任命的主教有一名配偶和两个孩子。怎么处置他是困难的。这是现在确定的细节之一。另一方面,有几位地下主教,他们一直反政府,北京难以接受把“他们合法化。”
 
这位说中文的神父继续说,“涉及到一些个人,只有几个人,甚至不是他们的问题不能接受,而是制定一个安排。”
 
“在这一点上,需要时间,因为这只是一个私人问题。”
 
事实上,被广泛报道的主教保禄·雷世银有一个家庭,他在2011年6月29日被祝圣后立即遭到绝罚,据报道,上个月他破坏了最近的两宗主教祝圣。
 
在11月10日至12月2日,在北京和罗马共同批准下,举行了四次主教祝圣。
 
原本应该有更多积极的证据表明双边共识增加了,但随着未获邀请的雷主教在两个祝圣礼上的现身而变味。他的现身被香港《公教报》描述为“在上级政府的命令下”。
 
梵蒂冈不得不发布声明同情天主教徒们对雷出席极度反感带来的“悲伤”。因为一位非法主教与合法主教共祭违反了天主教法典,他们的参与给神圣的典礼融进了有毒的元素。
 
有着离奇案例的雷主教是北京批准并要求圣座认可的八位主教之一。
 
考虑到30名地下主教的命运问题悬而未决,帕罗林枢机九月向教廷大使们保证不会放弃他们,看起来传闻中的中梵协议里的相关细节必定是个棘手的麻烦事。
 

维克托·加埃唐(Victor Gaetan)是一位屡获殊荣的国际记者,美国《外交》杂志和《华盛顿观察报》的撰稿人。

天主教在线译自2017年1月4日美国《天主教国民周刊》 

上一篇:台驻尼机构被摘牌 台媒开始担心梵蒂冈了下一篇:中国梵蒂冈建交?等等特朗普的表现再说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独家:陈日君枢机:“天真的”教宗和他的坏顾问要出卖在中国的地下教会
独家:陈日君枢机:“天真
《梵蒂冈——中国协议》:幕后快照
《梵蒂冈——中国协议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表会议、成都与西昌晋牧礼发表声明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圣礼,再现绝罚主教身影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圣,绝罚主教参与成都教区礼仪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成都教区主教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教会私圣事件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的幻想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