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中梵对话中:某些事情正在改变

时间:2017-01-12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Agostino Giovagnoli 点击:
天主教九大召开了。主教祝圣问题是核心。
 
12月29号九大闭幕之后,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逃脱了危险”。中国官方天主教的重要大会,这与天主教会信理与惯例相反和不相关的组织,是在担忧中召开的。
 
2010年召开的上一届大会,如今仍然记忆犹新,它使圣座与中国政府处于非常尖锐的对抗中。这一次,主教们没有被强迫,而是以尊重来对待,也没出现什么事故——由不同的参与者表示——整体上是在轻松的气氛中进行的。另外,主教团和爱国会领导人中,罗马认可的人数增加了(确立了两个组织的主席,海门教区的沈斌主教当选为这两个组织的副主席,被看作为修合的因素。)
 
总之,没有出现某些人认为会看到的对罗马的“耳光”。在九大召开前夕,梵蒂冈新闻发言室发表了一个语调缓和的声明——不同于2010年,罗马要求主教们不要参加——但是声明说:圣座会根据事情的基础作出评估,祝愿出现“积极的信号来帮助增进中国政府和圣座对话的信任”。事实证明,圣座的谨慎是有道理的。可是除了“逃脱危险”的印象之外,这样的改变在中国教会痛苦的历史中表现出了什么呢?
 
九大的一个特别的标记即是看起来的矛盾。一方面,多次重复,坚持中国天主教的独立。另一方面,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部长级别——正式地声明:“中国愿意同梵蒂冈展开建设性对话,为缩小差距,增进(双方面的)共识,并改善关系”。很明显,这样的接近与中国天主教脱离罗马的“独立”是不相容的。事实上,今天“独立”问题的表现方式与以往不同。
 
仅仅过去的一年半,就有五个有罗马任命的主教祝圣礼,当中国政府的一个代表在多次与圣座的代表会见中,谈及关于签署一个考虑圣座在主教任命中作用的协议,以及教宗方面对非法主教的承认。直到不久前,所有这些都是不能接受的干涉内政,而被排除在外。总之,虽然仍是同样的言词,但是“独立”概念的施行正在改变,对它清楚的重新定义正在进行。
 
九大继续着这条道路。如果国家宗教局和统战部的领导人,籍他们在内部所起的作用,指出了(政策的)连续性的基本要素——即是与政治权力的关系——的话,那么不提主教的“自选”,“自圣”就是它非连续性的标记(今天没有被安排非法祝圣主教,并非是随意的;而这两年前还没有排除在国家宗教局的工作计划之外)。这个部门的领导人确认:在中国的教会只有一个,这些也是新的标记。这不仅排除了由可能成为的国家教会所建立的裂教前景,而且要去面对“地下主教”的问题,国家宗教局副局长公开地这样说,并非是随意的。另外也确认与完善了“主教团”的章程,这个工作着手于2010年,为重申在“当信的道理方面”与伯多禄的继承人共融。
 
在相同的路线上,过去多次用到的一个概念消失了:“坚决反对外国渗透势力对内政的干预与危害”,些概念表达为对教宗和圣座干预中国内政的一贯指控。俞正声和刘延东在天安门广场和人民大会堂接见九大的代表时也没有提这个概念。缓和,似乎不只是关于独立产生的结果,而是原则本身。就像一些官员开始承认:越来越不能将独立的原则建立在控诉基督宗教是殖民主义与封建主义帮凶的基础上。在这个意义上,他们提出重新看待五十年代初的“三自”——“自治”,“自养”,“自传”——开始解除后来才将前者替代的“自选”“自圣”主教。一系列的因素使人看出中国政府与圣座的对话不只是建立一个声明,而且起到了更深的作用。
 
在最近几年,事实上,更多的确定性的要求,严格的情形,对问题直接的解决使这个对话的实际经验成为现实。会谈中,消除敌意的对话者们不再提出政治要求,而是将宗教问题提上桌面,关心人民的利益与和平,中国的官员们开始认识到,他们并不是在同一个国家谈判,就像同其他国家一样。讨论越来越从政治转移至宗教议题,即使“独立”这个词在大会期间多次重复,很可能是为了补偿它含义的逐渐削弱(同样,一些标记性的动作似乎可以解释并确认它,比如最近两个主教的祝圣礼上有一个非法主教的临在)。
 
未来是否会有这个方向更深一步的进展,还需拭目以待。官方教会脆弱的小船由九大所加固,同样也巩固了“对话派”,其中包括了外交部,国家宗教局以及统战部的领导们。
 
接下来的几个月,天主教事务的专员们应该多加考虑比他们更强的权力,比如九大期间展示的坚持“中国化”方向。去年四月份召开的全国宗教会议中,由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宗教“中国化”政策,是在关涉到中国稳定的各宗教复杂问题的背景下成熟起来的,特别是伊斯兰极端和恐怖主义。
 
此政策并没有专门提到天主教,现在同样也实施在天主教,明显是为了统一政治形式,而并没有对天主教造成什么负面影响——至少现在如此。外交部发言人在回应梵蒂冈新闻发言室的声明时,语气缓和地重新证实了与圣座之间的对话,明确承认——这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体制来说是特别的——天主教会在中国应该开展传福音的工作,发言人特别把“中国化”方向与两者相结合。
 
可能有些事情会随着于10月召开的党的十九大发生改变。然而,同台湾困难的关系,特朗普的难以预料,似乎都将有利于罗马和北京之间的对话。

意大利前途报Avvenire  


来源:光启小粉丝的博客

上一篇:北京与天主教会的关系更趋缓和下一篇:台驻尼机构被摘牌 台媒开始担心梵蒂冈了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表会议、成都与西昌晋牧礼发表声明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圣礼,再现绝罚主教身影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圣,绝罚主教参与成都教区礼仪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成都教区主教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教会私圣事件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的幻想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
11月11日蔚和平神父年祭
11月11日蔚和平神父年
中国神职对梵蒂冈递向北京的橄榄枝感到恐惧
中国神职对梵蒂冈递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