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地下教会司铎:以忠实于教宗的名义拒绝爱国会

时间:2016-11-11  来源:亚洲新闻社  作者: 点击:

北京(亚洲新闻)—讲述中国政府不承认的、受迫害的地下教会团体的生活;对中国-梵蒂冈对话的质疑;不能加入爱国会的理由,爱国会旨在建设独立的民族教会。这是中国中部地区一名地下教会司铎给朋友的信。

参加爱国会问题是关键:最终将由此来判定属于地下教会还是官方教会。值得一提的是,长期以来,政府掀起了让地下教会司铎在爱国会登记运动,或者将他们吸收进爱国会——甚至不惜耍手腕儿。有关中国和圣座对话的消息中,似乎没有涉及这一问题。尽管教宗本笃十六世给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中指出爱国会“与天主教会教义无法调和”;教宗方济各重申了本笃十六世这封信的价值。与给未登记注册宗教活动定罪相比,官方教会内趋向于将爱国会视为“小恶”。

来信全文如下:

主内的xx姐妹感谢你的来信!

现在就你信中所提到的一些你关心的问题,作一个大概的答复。

一、我们堂区目前的处境

我目前在一个教友总数在6000左右的堂区服务,其中约3000在公开教会,约1500在非公开教会,还有的1500人他们很少过宗教生活。

我所服务的非公开教会的堂区,没有一座教堂或者可以公开称为祈祷所的地方,我们地下教会只有10个教会点,大都是教友的房子或者临时搭建的场所。有的稍大一些可以容纳两三百教友。有的只能容纳100人左右。平时的主日弥撒都要分三四个聚点,否则那些地方无法容纳参加弥撒的教友。出于政府的长期对教会的管控,我们无法申请到一个合法的宗教活动场所。原因有二:第一,我们的司铎身份政府宗教部门并不认可,所以我们无法以合法的教职人员来代表教会团体,向宗教部门申请。第二,公开教会在我所在的区域内已有五座教堂,因此政府宗教局更不会同意你地下教会申请宗教活动场所。他们通常的做法是,让地下教会的神父公开身份,备案。同时要求你加入爱国会。因此作为地下教会的司铎与教友便无路可走,教友要过正常的信仰,圣事生活,神父进行正常的牧灵工作,变得非常困难。

在此环境中,即使为了过好一个大日庆节或教会的节日,临时找到一个比较大的地方,政府宗教局公安局也会以“”在未登记注册的宗教活动场所举行宗教活动,“”是非法的集会,或以安全为由,勒令我们停止或者取消教会活动。有时是警告、干扰、恐吓等。有时甚至直接取缔或没收教会的财产。这些情况时有发生。尤其是在教会的圣诞节、复活节时情况更加严重。

有一年为了筹备过好圣诞节,我们堂区的教友花了近五个月的时间,做准备工作找到一处很大的地方,又进行了精心的布置和安排。但到了12月24日下午,突然来了一批人:有宗教局的、有公安局的……他们向场地的负责人施压,并且拍下了我们布置好的场地,并勒令我们迅速拆除场地内的祭台、跪凳等物品。禁止我们举行平安夜的弥撒。那一年的圣诞节就这样被他们阻挠了。无法正常的进行教会的礼仪。

其实在我所在的地下教会许多重要的教会节日。例如,圣诞节、复活节,大部分都是在胆颤心惊中度过的。举例来说,当聚会点人数超过500人时,我们都要安排几位教友在外边很远处放风以免公安人员来“光顾”。有几年的圣诞节,我都准备好随时被公安带走,所以在身边也不放一些重要的资料。以免真的被带走时会连累其他的神父或者教友。

即使在这些阻扰、干扰、迫害下,教会的司铎们、信友们仍然一如既往的忠于天主、忠于基督、忠于教会、忠于教宗。

当地教友非常渴望忠贞教会的司铎来为他们举行弥撒,即便是要在寒冷的平安夜长久的等待弥撒的开始,即便是要在简陋的拥挤的场地内参加圣事……这些都无法阻止他们对天主的热爱!当他们唱着平安夜的圣歌,亲吻着神父手捧的圣婴,当他们跪在马槽前朝拜圣婴,从司铎手中领受至圣圣体时,他们是真正与普世教会在一起的!教友的热心虔诚,也更加促使牧人为羊服务,为羊流血,甚至为羊群舍命的心志。

每年平安夜,在这里常是不“”平安“”的,但我知道我们是为了什么才遭到如此的待遇,所以我们的内心是平安喜乐的。

 

二关于中梵协议的几点疑问与困惑

1.协议内容中有否提到或正视目前中国国内的宗教压制问题。

2.据说协议内容有谈到教宗将宽免那些非法的主教,此外所有公开教会的主教也都与教宗共融了,那么请问教廷是否要求公开教会的主教退出爱国会。

3.关于中国天主教主教团,这个由北京领导的组织是否继续存在?

 

如果就中梵主教任命的协议一经签订,那么我们面临两大难题:

(1)假如我们安协议精神,归属并服从公开教会的主教。那么爱国会仍然存在,政府宗教局还会要求这些归属公开教会主教的司铎们加入爱国会,拥护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那该怎么办?

(2)假如我们不归属公开教会的主教。那么是否我们成为双非法?

      A.教会内的非法,按照教会法律神父不能没有归属。

      B.政府方面的非法,我们拒绝公开即是拒绝加入爱国会拒绝领证(在政府备案),那么我们便是宗教法中所说的“非法的教职人员”。

请问面对是如此窘境我们真的该回家吗?我们该怎么办?

陈日君枢机曾说:“天主要的不是成功的先知,天主要的是忠信的先知!”

上海教区有一位被迫害致死的张伯达神父说过:“宁做有教宗的教友,不做无教宗的主教!”

前辈们为我们树立了楷模。我们仰赖天主的助佑会努力亦步亦趋,继续走前辈走的道路。继续在忠于基督、忠于教会、忠于教宗的道路上迈进。

 

中华殉道诸圣!请为中国教会祈祷。

 在天中国之后!请为中国教会祈祷。

 佘山圣母进教之佑!请为中国教会祈祷!

                        若瑟2016.11.07晚

                               于华东

上一篇:“绝望”:面对中梵对话地下教会的感受下一篇:杨鸣章主教记者会谈中梵关系等议题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表会议、成都与西昌晋牧礼发表声明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圣礼,再现绝罚主教身影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圣,绝罚主教参与成都教区礼仪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成都教区主教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教会私圣事件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的幻想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
11月11日蔚和平神父年祭
11月11日蔚和平神父年
中国神职对梵蒂冈递向北京的橄榄枝感到恐惧
中国神职对梵蒂冈递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