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教廷国务卿暗示不会妥协,中梵协议已现暗涌

时间:2016-10-06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

  【天亚社.香港讯】尽管帕罗林枢机八月两度论及中梵问题时,表示希望与中国建立良好关系。但据其近日论及中国教会近期的事态发展,早前预期中梵双方暑假或过后能达成的协议,似乎暗涌不断。

  据资深梵蒂冈观察家山德罗.马吉斯特(Sandro Magister)九月廿六日撰文表示,帕罗林枢机九月中与教廷驻外大使的聚会上被问及中梵谈判,“确认目前的谈判只关注主教任命问题,并非重建外交关系”。

  他写道,帕罗林枢机向大使们保证,每位新的主教候选人的适切性将由教宗决定。

  马吉斯特又指出,帕罗林枢机“含蓄地确认”,中国当局将透过主教团,建议候选人;不过在达致协议前,有几项关键问题需要解决。

  首先是三十位地下主教需要得到政府认可,并加入主教团。其次是主教团内八名非法主教的处置。

  有教会消息人士指,帕罗林枢机的讲话,似乎是回应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九月廿三日在其博客发表的文章。据悉,陈枢机以“从哪里启程?(向教廷国务卿请教)”为题的公开信,早于帕罗林枢机接见教廷大使前已转交给了他。

  陈枢机在文中表示,帕罗林枢机说教宗拒绝“要么这样做,要么什么也不做”的逻辑。他认为“要么这样做,要么什么也不做”当然听来很消极且霸王。如果“什么也不做”等于拒绝对话,当然不对。但为了避免“什么也不做”我们准备“什么也做”,看来也不对吧!我们不能拒绝对话,但不能为了对话成功“什么也做”。

  他又说,当作出提醒之时,往往被指是“小信德的人!为什么常从坏处评估他人?”

 

中国宗教发展影响中梵关系

  而在香港,自汤汉枢机八月初发表八千多字《中国教会与普世教会的共融合一》文章,引起教内外人士议论。有些认为中国人权纪录恶劣,与中共谈判是与虎谋皮;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要持续交谈,才能打开隔阂。

  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于九月廿五日举行中梵关系研讨会进行探讨,吸引一百二十人参加。有基督教学者在会上指出,中国目前的宗教情况越趋收紧,中方根本没有意欲与梵方改善关系。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学院院长邢福增教授发言表示,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任以来,并没有脱离一党专政的党国体制,而且不断收紧包括宗教在内的意识形态,加上正在征求意见的《宗教事务条例修订草案》,宗教操控只会增加。

  邢福增认为,如果中梵交谈只处理主教任命问题,而爱国会问题没有处理,宗教事务的管制越来越强,就只会融入不断收紧的体制内。

  同场另一嘉宾陈满鸿神父认为,教会希望在中国传教,和使国内的教友好过一点,是十分正面的想法,但中共政权只希望宗教对其统治有利,“如果中共能够使教会走向听党指挥的方向,根本不需要急于与梵蒂冈达成谈判”。

  这位方济会士又说,在中梵谈判上未曾达到任何为中国教会的牧灵好处之前,已见到其害,“不少忠心的教友、神父、主教在谈判期间受到很大的打击和创伤”,这已经与原来的目标背道而驰。

  教区圣神研究中心研究员林纯慧会上指出,中梵交谈是为了修和与共融。她表示自己接触内地教会人士时,有些人对中梵接触感到雀跃。

  林纯慧相信这或许是一种心理反应,尽管他们不知道协议的内容,或因长期的压迫,期望局势有所突破,与教宗的共融,尤其是改善目前的宗教管制,获得更大的自由。不过她补充,网上也有相反意见希望维持现状,除非有更好的方案。

 

非法主教的处置

  据《路透社》七月报道和教会消息人士向天亚社透露,教宗有意在将于十一月结束的慈悲禧年内,宽免八位非法主教。但截止目前为止,似乎未有迹象显示他们已获得宽免。

  马吉斯特指出,某些非法主教涉嫌有子女和情人,如属实,便要接受教会法的处罚。所以,这些主教恐怕不容易,如教宗方济各所期待,在短时间内获得“慈悲年大赦”。

  再加上,有消息人士指,中方要求梵方宽免全数非法主教,而梵方愿意宽免他们,不过这些主教日后不能掌管教区,又或是先宽免一部分。但这不是北京所愿,而且有些“可圈可点”的举动,也显示北京不愿退让。

  这位消息人士指的是现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孙春兰及前任部长朱维群近期在不同地方密集展开调研活动。

  据报道,孙春兰六月前往福建调研时,见过闽东教区非法主教詹思禄。而安徽省天主教两会一区九月廿三日召开主任联席会议,指孙春兰十九日到教区进行调研指导工作,充分体现了中央对该省天主教会工作的高度重视。安徽教区的划分不获教廷承认,由非法主教刘新红掌管。

  现为全国政协民宗委主任的朱维群则带领“培养宗教界中青年代表人士”专题调研组到访北京的中国天主教神哲学院,又在上海、福建、厦门等地宗教场所考察,与相关党政部门、宗教界、专家学者进行座谈交流。

  《人民政协报》九月廿七日报道称,委员们了解到福建省始终坚持政治觉悟、宗教学识、道德品质和现实表现四个标准;同时,长期坚持有计划、有步骤地跟踪培养、安排年轻有为的中青年人士担任宗教团体副秘书长以上职务,推荐进入各级人大、政协担任职务。

 

中国教会变动因素

  中国教会近半年内有五位主教相继离世,两位“地下”主教分别是余江教区曾景牧主教和闽东教区黄守诚主教,而另外三位“公开”主教是安阳教区张怀信主教、温州教区朱维方和台州教区徐吉伟主教。

  其中黄主教与朱主教的离世,使这两个教区正权主教的继承问题为中梵关系的改善增添难度。

  教廷媒体九月廿一日报道朱主教逝世的消息时指,按照教会法,温州教区由邵祝敏助理主教接任。这意味这位不获政府承认的地下主教成为整个教区的首牧。

  至于闽东教区,不获政府承认的黄主教二零零八年祝圣郭希锦神父为助理主教,然而,当地只有数千教友的“公开”教会团体由非法主教詹思禄所领导。

  此外,最近亦有传言指中国政府正准备新一轮的主教祝圣及第九届全国天主教代表会议。代表会议每五年召开一次,将会为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及中国天主教主教团选出新一届领导班子。上一届会议于二零一零年举行,本届已延迟一年。

  熟知中国教会事务的韩德力(Jeroom Heyndrickx)神父最近为英国天主教媒体《The Tablet》撰文也谈及中梵之间的谈判。他在九月廿二日刊登的文章中指出,爱国会的问题很重要,但现在也很复杂,难以在几轮谈判中就能解决。要先解决其他问题,它们属于主教任命的问题。

  但他说,双方的谈判代表“有没有低估了”一些情况的法律复杂性呢?或者是,北京和罗马都要处理各自阵形内的反对意见?“也许,这两点都正确。”

  他最后总结说,在这慈悲禧年,或许教宗方济各会达成他准备要勇敢去做的事:向着中国天主教会的状况的正常化踏出一大步。“但谈判的沉重议程,以及要处理在过去六十年所衍生的一大堆复杂问题,在在提醒我们不要太天真地把问题简化。”

上一篇:教宗指中梵谈判欲速则不达,暂时不会访问中国下一篇:专访:让中国主教团提名就是让政府提名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表会议、成都与西昌晋牧礼发表声明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圣礼,再现绝罚主教身影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圣,绝罚主教参与成都教区礼仪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成都教区主教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教会私圣事件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的幻想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
11月11日蔚和平神父年祭
11月11日蔚和平神父年
中国神职对梵蒂冈递向北京的橄榄枝感到恐惧
中国神职对梵蒂冈递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