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梵关系

陈日君枢机向教廷国务卿请教:从哪里启程?

时间:2016-09-24  来源:天亚社中文网  作者: 点击:

  日理万机的教廷国务卿,帕罗林(Parolin)枢机还奔波南北,最近在意大利东北的波代诺内教区作了一场重要的讲话。波代诺内是刚恒毅(Celso Costantini)枢机的故乡,刚枢机是首任教廷驻华代表,而演讲内容正关于已故刚枢机为中梵初次建交铺路的努力。最后帕罗林用了不少篇幅谈论到最近中梵对话的意义和目的,引起全球华人的关注和期望。之前教廷国务卿在接受意大利天主教报纸《Avvenire》访问时,也报告了有关圣座与中国改善关系的进展。

  我这老人家看了那两份报告当然也有些所谓“心郁郁”(编按:心动),可惜我未能肯定那乐观的前景,心里有一大堆疑问,不如坦诚地向尊敬的国务卿请教。

 

(A)

  帕罗林枢机说:今天中梵关系的问题,和七十年前刚恒毅枢机面对的问题并非完全不同。本人对这看法不敢苟同,照我了解,分别实在太大了。

  七十年前,西方列强的政治势力,强恃他们的“护教权”,利用传教士来推进他们的殖民企图,阻止教廷和中国当局直接建立关系。刚恒毅的使命是奋力摆脱那势力,让乐意和教廷直接建交的中国政府早日能如愿以偿。

今天教廷所面对的问题却是:怎样能和一个无神且专制的政府达成一个可以接受的协议,保证大陆教徒能享有宗教自由。中国政府这几十年来一贯的政策是,控制(他们用的词是“领导”)所有宗教,尤其是与外国有隶属关系的基督宗教(事实和言论的铁证实在太多,不难查证)。

 

(B)

  如果A点的陈述没有错,那末我们当然欣赏刚恒毅(枢机)择善固执地执行了他艰辛的使命,成功把中国教民送回到慈母教会怀中;但对今天教廷的外交官员,我们只能表示同情,他们的使命可以说是一个绝望的使命。

  教廷有什么根据以为中国政府会签署一个协议保证宗教自由?他们已几十年牢牢地拥有了话事权,现在为什么要交回给教廷?难道中国政府“改观”了吗?难道我们可以相信对话的对方也如我们一样有诚意?“一样追求圣善、正义等普世价值”吗?

有人悲观,有人乐观,无可厚非,但负责任的人该在事实基础上建立乐观或悲观。

 

(C)

  帕罗林枢机请我们信赖上主安排,但上主并无保证现在已是天晴的时候,“时间属于祂(天主)!”

  帕罗林枢机承认处理教会的事该抱住战战竞竞的心态;但我们见到的似乎是一种过份的乐观,他们兴高采烈,正以为自己在写出创历史的一页(当然不是“为了什么世俗的成就”而是为对世界和平有所贡献!)

  我们说“小心呀”。他们说“小信德的人!为什么常从坏处评估他人?”

  帕罗林枢机说教宗知道(近来中梵改善关系的路上)“已有了什么进步”。可惜我们对那些进步一无所知。我们见到的是:为了避免破坏与中共对话的机会,教廷面对违反教规的事视若不见。现在情形已病入膏肓,没有一个奇迹不知怎么能复原。我们当然相信奇迹是可能的,但我们不能试探天主。

 

(D)

  帕罗林枢机比喻改善中梵关系为一个旅程。好吧。那末在启程时当然先该清楚我们在哪里,我们的起点是哪里!

  我们能否先同意:“究竟我们的起点是哪里?我们想解决的是什么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什么?”

  主要问题并不是(两个团体之间的)修和。我几乎是第一个行出来大声说:国内并没有两个天主教,地上地下的信徒在心里都和教宗共融。分裂是政府造出来的,政府不认地下的为天主教,而那些不论为了什么原因接受了他控制的,就要全面受它控制,成为奴隶。可惜也有人(教宗本笃称之为投机主义者)甘做奴才,诚心和政府合作。

  修和不是大问题。心灵已共融了。在这基础上也容易合一了。上海马主教四年前声明放弃爱国会内的职位,地下团体就向他应承服从。当然今天对马主教的那篇所谓悔改书,如果没有任何澄清,地下的团体当然不能听教廷的催使到地上去支持他。

  肯定好教友也是好公民,也已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从来看不到两者之间有什么矛盾。相反,现在是共产党全权审判谁爱国谁不爱国。更可笑的,他们也自作判官,决定谁有资格称为天主教徒、天主教司铎或主教。难道让政府插手我们教会的事,我们就更爱国了吗?

  让我再问:真正的问题在哪里?我以为问题是“怎样把我们的教会从政府的控制中解放出来”。没有真正的自由,我们怎能全面生活出与教宗的共融(也就是帕罗林枢机所说的“以积极的方式活出信仰生活”)。

  中国政府准备承认这样的宗教自由吗?

 

(E)

  真正的现实主义是认识并承认事实,否则现实主义(健康或否),或中国政府发言人所说的“灵活、务实的态度”,无非是妥协、投降、负卖自己的尊严。

  事实可能是很残酷的,但我们要坦诚面对,知道我们现在站在哪里,才能开始向目的前进。

  帕罗林枢机说教宗要我们……拒绝“要么这样做,要么什么也不做”的逻辑。这句话可圈可点。“要么这样做,要么什么也不做”当然听来很消极且霸王。如果“什么也不做”等于拒绝对话,当然不对。但为了避免“什么也不做”我们准备“什么也做”,看来也不对吧!我们不能拒绝对话,但不能为了对话成功“什么也做”。对话该有底线的,为了对话“有成果”违反信仰原则,是不可以接受的。教宗本笃二零零七年信上说“与合法的政权持续冲突并不能解决现存的问题(所以应该努力对话)。但同时,当政府不恰当地干涉教会的信仰和教律时,我们也不能就此屈从(越过底线而妥协,绝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负卖自己)。忠于信仰底线义不容辞,否则殉道者岂不全是傻瓜?

  让我们毫不掩饰地答下列两个问题。

  在地上团体有主教团吗?没有。政府以一会一团的名义领导教会。

  地上的是裂教吗?是。教宗们不愿这样称呼它,因为很多信徒是被逼身处其中的。

  地上教会成员(很多不自愿地)生活在一个独立自办的、“本质上”与普世教会分裂的状态。

  一切的努力该解决这个问题!整个旅程从这里开始!

  还要记得圣德兰修女说的:“天主不要求我们成功,但要求我们忠信!”

  圣母赎虏瞻礼

__________

撰文:陈日君枢机。

【完】来源:陈日君枢机博客。

从哪里启程?(向教廷国务卿请教)

上一篇:陈聪铭:论中梵关系近一年来新进展下一篇:国务卿对教廷驻各国大使保证 教廷没有向中国让步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表会议、成都与西昌晋牧礼发表声明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圣礼,再现绝罚主教身影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圣,绝罚主教参与成都教区礼仪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成都教区主教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教会私圣事件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的幻想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
11月11日蔚和平神父年祭
11月11日蔚和平神父年
中国神职对梵蒂冈递向北京的橄榄枝感到恐惧
中国神职对梵蒂冈递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