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评论

天主教长老涂世华世纪往事:我心里感到高兴

时间:2017-06-17  来源:凤凰卫视  作者: 点击:

核心提示:涂世华:年轻的一代起来,能够把教会办起来,能够培养新的一代,我的心里感到高兴,教会有希望。

凤凰卫视2011年2月7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这是位于北京市柳荫街,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内的一个小教堂。

涂世华: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

教徒:阿门。

涂世华:愿主与你们同在。

教徒:也与你同在。

解说:这天是耶稣降生前主礼拜日,涂世华带领附近民众一起做弥撒祈祷。

杨锦麟:今天起一连五天,我们将为大家讲述,五大宗教长老的传奇人生。“至高莫若天,至尊莫若主”,根据这一句中国古语,明代的传教士将罗马天主教在中国的名称翻译为天主教。取“天地真主,主神主人亦主万物”之意。涂世华就是一位虔诚的天竺教徒。1919年出生的他,自小仰望天主,在修院读书生活,熟悉7国语言,了解世界天主教的发展历程,也见证了中国天主教近百年来的荣辱兴衰。

解说:1980年国际神学会议,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召开,升任主教21年的涂世华,与主教傅铁山,神父王子澄,一起代表中国参加会议。

刘柏年(中国天主教国会中国天主教教团名誉主席):那是文革后第一批天主教出国的,他就在会上发言,就理直气壮地就坚持独立自主自办。

涂世华:那一次是谈的问题比较深,我们直接对于这个独立自办的神学基础,神学理论基础,我们提出了根据。

周太良(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神学研究室副主任涂世华学生):他就说中国教会的神职人员,主教也好,应该有权利去传播福音,这福音是基督赋予为神职人员的神圣职责。

解说:涂世华将这次发言主题定为,《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是我们的神圣权利》,每位主教经过有关教会神长教友们的选举后,通过主教祝圣礼,就直接由天主得到管理该地方教会的神权。地方教会的主教的这一神权,是来自天主的直接权利。

涂世华:这东西提出来以后,在会上受到欢迎,怎么样受到欢迎呢?因为这个前面我注意前面发言的没有哪个鼓掌的,我那个鼓起掌来了,把我搞糊涂了。

解说:这是涂世华第一次代表中国独立从事国际天主教交流工作,大会的反响让他意外。此时刚刚从文革走出的中国天主教百废待兴,1958年以来,中国自选自圣的53位主教都没有得到罗马的认可。

涂世华:以后他们问我,他说你们是哪几国留学,我说我根本没留学,我是个土包子,我是中国土生土长的。他说那你这个神学,神学家这些理论,这些东西你怎么晓得的。我说你们晓得,我也能晓得,你们给我送来的那些托马斯、龚戈、希勒贝克斯和这个卡尔兰纳,神学家的那些东西我看了。他们心想你怎么样看,我说我这个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拉丁语我都会,这一下子他们没有办法了。

解说: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神学会议,是92岁高龄的涂世华人生经历中,一次愉快的回忆。那时由他出任院长的中国天主教神哲学院正在筹备当中,以此为依据,他驳斥国际上关于中国没有信仰自由的观点,让中国天主教第一次独立在世界亮相。

1919年涂世华出生于湖北沔阳的一户贫苦人家,祖父任汉口教会会长,他注重礼仪生活,喜爱阅读、默想,贫苦的家庭出身让幼年的涂世华为这种仪式般的生活方式着迷。成为一名天主教徒是他的愿望。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涂世华12岁,他如愿进入汉口两湖总修院学习。

涂世华:我12岁进修院,我进修院的时候,那个院长讲话的时候,就说你们中国没有名堂,非得我们外国人来帮忙,他说现在日本人打过来了,日本人来了,这不是坏事,是好事,你们自己管不了自己,让日本人来管,我当时是个小孩,我听了这个话心里恼火,我对洋人就反感。

解说:对洋人的反感盖不过对天主的迷恋,至此之后,涂世华的脚步再也没有离开过天主。天主教在16世纪中期传至中国,16世纪末到达武汉,在之后这里一直是意大利方济各会的主要传教之地。按照罗马教廷1923年的划分,湖北鄂东天主代牧区分为,汉口、武昌、汉阳、蒲圻四地,涂世华所在的汉口两湖总修院属于汉口牧区。分小修院和大修院。涂世华先是连跳两级在小修院完全6年的基础教育,之后进入大修院学习神学与哲学。

修院日程严格,生活规矩,有团体礼仪、念早晚课,公共默想、祈祷及弥撒等。涂世华喜爱文学,鲁迅著作是他的最爱。

涂世华:当时我有一个同学,他是我的一个亲戚,他的哥哥是上海震旦大学毕业,也就是复旦以前的复旦大学的前身。他的一套鲁迅的文集,他的哥哥看了以后,我说你让你哥哥把那个书借给我,这个进步的作家的思想对我有影响。

周太良:鲁迅的什么《呐喊》啊,《狂人日记》啊,可能他从小他看到那些很受到启发,很受到启发,他就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要爱护自己的国家吧。

涂世华:另外的教会通过信仰也迷惑了我,共产党是无神的,共产党是反对天主教的,跟我的信仰作对的,是敌人。

解说:修院院长没收了涂世华所有的闲杂书籍,图书管理涂世华能阅读到的,只能是原版的神学书刊,通过这些他了解真正的天主教历史,接触到8个国家的语言,并确立了基础的天主教信仰。1943年涂世华24岁,他从神学院毕业,先是在北京司鐸书院补习数理化,之后遵从主教推荐进入辅仁大学学习,主修物理学。

刘柏年:他曾经给我讲过一个笑话,他在辅仁大学上学的时候,他需要换衣服,他上北京市场去找,一找找了一个古衣店,找古衣店买那个衣服,觉得也挺棒的,也不算贵,这个人家问他你买衣服是干什么用的,他说我自己穿人家告诉他错了,这是给死人做的。

涂世华:本身毕业之后的时候1949年,我的主教要派我到欧洲留学,可是到香港以后,他们这个教会的方济各会,因为我是方济各会的会士,告诉我现在中国的修院都停了。原来国内的修院因为共产党要来,共产党是灭教的,所以呢他们就都迁到外国去了,中国的修院都停了。你是不是不留学,你留下来,你办修院行不行。我这个脑筋简单得很,办修院是好事,我就留下来了。

解说:从修院毕业的涂世华又回到学校,他先是在武汉教会学校上智中学,担任老师,后又调至汉口两湖总修院任老师。此时已是1949年3月,中国共产党正为夺取新政权发起最后的攻势,而涂世华还在院墙内传播着福音。


解说: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梵蒂冈拒绝和新中国建交,并发表第二次反共指令,要求中国天主教友不许参加共产党领导下的任何组织,包括学联、青联、妇联、工会等。随即,新成立的中央人民政府,开始了巩固新政权的运动,从1951年至1955年间,中国近7000多位外国传教士被驱逐,本地的神职人员被捕。到1958年中国145个教区中,有120个教区主教出缺。

涂世华:到了1952年的时候,他们就被驱逐出境了,在以后的时候,教区的时候是空缺的。

周太良:外国传教士都离开中国了,都离开了中国。但是还是要,按教会的说法,还是要传福音啊。因为没有主教就没有教会了。

涂世华:咱们中国的教会应该争气,咱们中国的教会几百年一直到现在的时候,这个情况都没有改变,一直是处于这个愚昧状态,一个人才也不培养。

解说:此时,涂世华在汉口两湖总修院的教学工作也并不顺利,1950年入院的修生只有7人。后来一个中修院的毕业修生来院,才使修院人数增加到了30余人,以后人数逐年增加,最多时达到60余人,1960年修院再次停办。

在此期间,一些地下共产党开始与涂世华接触。

涂世华:我那时候对共产党不了解,认为他这个共产党,是共产共妻什么玩意,这完全是胡说八道的一些事情,是吧。至于说裂教啊,烧圣堂啊,杀神父啊这都没有的事。

刘柏年:圣经上说得很清楚,耶稣早就知道这个情况了,告诉我们,信仰的归信仰,政治归政治。

涂世华:尤其是看到共产党那一些实际行动,使中国穷困的中国逐渐改变面貌,尤其是那个大水、抗洪救灾,我们的解放军,我们的这个党员,那拼命地,不惜牺牲,这我感动,我感动,逐渐地我这个思想就转过来了。

解说:和涂世华一起转变思想的一批教友,开始了中国天主教的自办之路,1956年7月,36位教会人士在北京与国家宗教局举行会谈,结束时,周恩来在紫光阁接见与会代表。一星期之后,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筹备委员会预备会议召开。

一年以后,中国天主教教友第一次代表会议召开,18天的争论结束时,皮漱石在会上对241位天主教代表发言,爱国的一切行动是遵守天主教诫命的具体表现,不但无罪而且有功。全体代表同意成立中国天主教友爱国会。

1958年为了改变中国天主教群羊无牧的状况,中国天主教决定自选自圣主教,这一事件发生在离涂世华不远的汉口教区。在汉口圣若瑟主教座堂,任主任司鐸的董光清成为第一人。

涂世华:原来那个蒲圻主教(成和德),他完全是执行梵蒂冈的命令,控制董光清,董光清原来也是愿意走进步的道路的,同意独立自办,他这个威胁他,就是说梵蒂冈不承认他,说你这是犯法的,你这是犯罪啊,犯大罪啊。

解说:1958年3月18号下午,天主教汉口教区21位神职人员,在圣堂内祭台前,按教会仪式和传统的记名投票方法,选举41岁的董光清神父为汉口教区总主教。涂世华回忆,当时的董光清心理负担极为沉重,哭了三天三夜,统战部相关领导也劝了三天三夜。4月13号,李道南主教在汉口上海路天主堂,为董光清祝圣,同时祝圣的还有武昌教区的袁文华。

涂世华:在祝圣的那个礼仪,主要是在汉口三河楼大堂,三河楼大堂是武汉的最大的一个堂,仪式非常隆重,很多教区的负责人,都来参加了武汉的(祝圣),七八十位啊。那场面是不错的,大家教友们也是心情非常愉快,看到有一个自己的主教。

解说:自选自圣主教后,汉口总主教区神职人员,曾郑重地把选举情况电告罗马教廷,但罗马教廷坚决回绝。

涂世华:梵蒂冈这里就来了超级绝罚,内容是两个,一个是说你是无效,因为你没经过罗马批准无效,第二个是不合法,违反法典多少条。暂解教会的一切关系,而且也是犯大罪,教会不承认你,不光是不承认你是主教神父,甚至于不承认你是天主教徒,你将来要下地狱什么玩意。

解说:一位主教,无论属于何种礼仪或地位,祝圣一位未经圣座提名,或核准者为主教,祝圣者及被祝圣者均受到极端保留于圣座的自科绝罚。顶着梵蒂冈的这一超级绝罚,中国天主教在这一年祝圣25位主教。

涂世华:接着第二年的时候,他们就把我选出来了,这家伙就把我搞糊涂了,我说怎么选我了。我到那个时候,到1958年的时候,那我的思想已经很明确了,我们选圣主教跟你梵蒂冈没有关系,你那时候还没有梵蒂冈,宗徒传统已经定下来了,我们是按宗徒传统做的,你也是宗徒传统下来的一分子。

解说:这一年涂世华40岁,中国自选自圣主教是他记忆里非常深刻的片段。

教徒:天上地下的一切权柄都交给了我,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成为门徒,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他们授洗,教训他们遵守我吩咐你们的一切,看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世界终结。0

解说:1966年涂世华47岁,升任主教7年,负责汉阳天主教区具体事务。

涂世华:1966年就把我抓了,他们是到汉口天主堂,结果那个时候董光清不在就是我当家了,就是把我抓起来了,后来就,我就被关到统战部政协里,后来就斗。批斗完了以后下来,有一个,有一个佛教的一个尼姑,一个老太太,偷偷地递给我一块糖,我心里啊非常感动,在这个时候我心里想的话,这个时候你还不怕危险啊,他们晓得了以后,要斗你的。

解说: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中国五大宗教一律受到冲击。

刘柏年:就是要消灭宗教,教堂都给你砸了,教会的书籍都烧了。什么圣像全砸了,教堂的主教的尸体给你抛出来了放在院里头,打开一看是魏长禄主教,没变颜色,1944年去世的,1968年24年基本没变,魏长禄也烧了,浇上汽油都烧了。把我们的神父、修女圈起来以后打呀,北京去的联动,叫我们神父修女踩这个,踩圣像,不踩,不踩把你脚给你绑上,把脚绑上圣像你看你踩不踩,到这个程度。我们只有一个办法是念经,有一个神父抓去要斗,他就问了我怎么办,我说你就说信仰自由,毛主席说信仰自由。

解说:从1966年到1979年间,中国天主教神职人员,从近2000人减少到1100人,天主教徒数量不增反减,一些人选择自杀,如湖南衡阳的郭则谦主教,山东烟台的宗怀漠主教,一些人放弃神职圣愿的道路,以修女为对象登记结婚。另一些人转入地下,教堂上缴,主教批斗,神父劳动改造,修女遣散,中国天主教面临解难,涂世华却坚持了自己晋鐸时发下的圣愿,贞洁、听命、神贫。

刘柏年:能够坚持独身,所以他这个不容易。而且文革期间能够坚持正确的立场,对教会信仰才来不产生怀疑,对共产党领导的社会制度在文革期间也没怀疑,这一点很难得。像我在文革期间还是有些怀疑,这能行吗,这共产党坏了成这样,将来毛主席去世就是江青的了,那中国不就毁了吗。他都不,他有信念。

解说:1978年中国天主教进入恢复期,两年内以北京宣武门教堂为开端,中国内地15座大城市恢复开放圣堂。1979年北京教区傅铁山晋牧,这让此后的内地主教自选晋牧成为惯例。一些主教如曾被罗马绝罚的董光清,也获得了宗教认可,1980年涂世华来到北京开始中国天主教神哲学院筹备工作,这一年他61岁。

刘柏年:中国教会要发展,神父都老了,没有修院怎么行呢,没修院没前途,要成立修院,谁弄呢?谁负责呢?选中了涂世华主教,他过去是修院的,而且是书呆子,也当过院长,学问也高,外语好,请他来。

涂世华:1983年才开始修院筹备工作完成,正式开学,那是第一个全国性的神学院。

解说:中国天主教神哲学院选址柳荫街,第一批修生60余人,两班授课,涂世华任院长,不定期给修生们开设讲座,讲授《教会是什么》、《梵二会议》等内容。涂世华希望能邀请国外的神父,如汉斯孔等来为修生们讲授最新的神学理论。

涂世华:问题是他很多想派教授,可是我们的政府,我们的教会他不接受,所以他来不了,我曾经两次到比利时鲁汶大学,跟那些教授跟那些专家,那都是教会的精英,他们就跟我诉苦,说我们是想派人来,帮帮你们再来跟你们传授神学,梵二的精神,教会的神学思想,可是你们那边不干。

解说:神职人员不足,神学书籍被毁,修生士气低落,涂世华只能放低门槛,邀请那些有着较高神学素养,但又在文革中结婚的神父前来任教,但另一方面他又三番五次地要求他们,在课堂上必须宣传独身制,这样保证中国天主教徒的基本神品。他精通的外语在这时也发挥了作用,大量翻译的外国神学著作,成为学院教学的基本教材。

英木兰(修女):他在以前的时候,他那个有点这个病,就是他手会抖,小脑的病,所以这样他手会抖,他拿个纸拿个什么都抖得厉害,但是那个时候那么抖的时候他打电脑,那个时候那电脑,还是很老很老的他就会打,而且他利用电脑比如说搞翻译,他都不用什么参考书或者什么的,他直接就能够做出来。

周太良:外语特别好,英语、意大利语、法语、德语他都能够看能够翻译,那么自然地他就对梵二会议的一些东西,他能够从那些外面的杂志上能够读到,所以他就跟我们介绍梵二会议,梵二会议的一些情况,那时我们还觉得比较,比较新鲜吧。

解说: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召开于1963至1965年,教宗若望二十三世宣布会议开幕,继任者保禄六世做出一系列决议,这是世界天主教发展的里程碑事件,它提出教会要顺应时代主张地方教会自治,以及教会的民主化改革。

1989年,中国天主教神哲学院第一批修生毕业。

周太良:我们是第一批嘛,我们那一批升了可能20多位年轻神父,那就解决当时教会的情况了,当时教会青黄不接嘛,没有神职人员去参加做教会的工作。

解说:涂世华92岁高龄的,从1944年晋鐸,1959年升任主教,他先后为中国10余位天主教徒晋鐸神父,为沧州教区刘定汉等,4位主教祝圣担任襄里,见证过福州教区郑长城,天津教区石红臣等近10位主教祝圣礼,接待日本白柳城一枢机主教到全国大修院的访问,与比利时丹尼尔斯枢机主教,进行牧灵交流。

刘柏年:直到现在还做翻译工作,使电脑,我带了三本书就要出第四本,第五本也翻译出来了,都是直译的,他说我要把各国教会的情况,历史情况、发展情况、现实情况,不同的神学观点翻译出来以后,为中国教会后代人留下。

他就是可以说是一个很称职的天主拣选的好善牧。

涂世华:年轻的一代起来,能够把教会办起来,能够培养新的一代,我的心里感到高兴,教会有希望。

全能的天主,求你启发我们的心志,使我们能迈向正义,以迎接基督的来临,使我们得蒙召选,在你左右,共享天国荣福,用我们的主基督,阿门。

杨锦麟:弥撒中,有这么一句经文,全能的天主,现在请把我的心和嘴唇洁净一下,依您的仁慈,使我内外皆净,好使传布你的福音。93岁的涂世华用洁净的心和嘴唇,一生传教布道,侍奉天主,他一定享受着天国的荣福。明天同一时间,请您继续关注《但愿人长久——宗教长老世纪往事》。


几处常识性错误:

1.”涂世华:在祝圣的那个礼仪,主要是在汉口三河楼大堂“,他讲的是沔阳方言,其实是说汉口上海路大堂,汉口根本没有三河楼这个地方。
2.魏长禄主教,其实是德国人维昌禄主教,青岛教区的,1941年去世。
3.涂世华:原来那个蒲圻主教(成和德),他完全是执行梵蒂冈的命令,控制董光清,
错误,成和德主教是首批国籍主教,早在1928年就去世了,根本和董光清扯不上关系。
这里指的主教,应该是汉口教区罗锦章总主教指定的第一继承人 刘和德主教。

上一篇:一个具中国特色的中国天主教会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澳门教区举行「为中国教会祈祷会」
澳门教区举行「为中国
梵蒂冈 - 教宗对阿希阿拉教区事件深感痛心
梵蒂冈 - 教宗对阿希
中梵对谈最新进展:主教任命协议的迫切性
中梵对谈最新进展:主教
谈谈马达钦主教五年后的“复活”
谈谈马达钦主教五年后
亚洲新闻研讨会:韩大辉总主教指出“应铲除灰色的实用主义”
亚洲新闻研讨会:韩大辉
教宗方济各公开接见中国神父朝圣团(图集)
教宗方济各公开接见中
汤汉枢机对梵中关系持乐观态度
汤汉枢机对梵中关系持
中梵协议是否近在眉睫?未来将会怎样?
中梵协议是否近在眉睫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