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评论

反对违反教廷指示,肆意妄为的私圣行为

时间:2016-10-14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灰太阳 点击:

 定理和公理有什么区别?

 
“公理”:是人们在长期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基本数学知识并作为判定其它命题真假的根据。
 
“定理”:用推理的方法得到的真命题叫做“定理”,这种推理的方法也叫“证明”。
 
首先我们确定我们是天主的子民,作为教会的一份子,遵守教会的法律从我信开始,“因为宣认“我信天主”,是关乎人类和世界的根源,及所有信徒的整个生命的最重要的真理。”
天主教(拉丁语:Catholicismus;英语:Catholicism)是对罗马公教会(英语:Catholic Church)发展而来的一派基督教神学信仰、哲学理论、礼仪传统、伦理纲常、精神意志之总括,意为“普世的”(英:universal)。
 
前天通过梵蒂冈内部通讯网得知河北正定教区的董关华(保禄)神父,被来自甘肃天水教区的王弥禄主教祝圣为正定教区的主教。作为读者我一向对梵蒂冈内部通讯的讯息比较信任,时隔不久,梵蒂冈内部通讯撤掉了这篇文章的中文稿,只剩下几种版本的外文稿,令我诧异,百思不得解之余,又看见甘保禄神父撰写的博文~【 警惕中国教会中的“诺瓦森”和“多纳图斯”派 】,通过拜读,知道了史上的诺瓦森(Novatian)的罗马神父和后来纳徒斯(Donatus)主教, 通过进一步查询资料得知诺瓦森(Novatian)的罗马神父,认为高乃略(Cornelius)教宗对那些在受迫害期间意志不坚定、对信仰不忠贞的“失足者”(lapsi)们态度不够强硬,遂以“教宗”自居,公开和大公教会唱对台戏。多纳徒主义的错误在于,没有一个人是完全圣洁的。如果圣职人员的品质出现问题,即使被证明是错误的,其施行的洗礼和圣餐即为无效。然而相反,圣礼的效用是强大的,因为这;中人们接受福音的大能。神并不在意圣职人员是否完全圣洁,神透过他们对人施行圣善的救恩。
 
甘保禄神父的文章中对王弥禄主教(甘保禄神父定义为 (这位因诸多稀奇古怪的言行,包括在各地随意祝圣神父甚至主教而被教廷停止牧职的老人家 )的行为进行了抨击,并对董关华神父 这些年来常常在网络上对包括贾主教在内的中国主教们横加批评指责的行为进行了批评,可谓一吐为快。
 
甘保禄神父文章最后笔锋一转,剑指海外“某些好心人士”的言论: 您所谓的“教廷不代表教宗”、“教宗批准的任何事,我们不可以批评”、“当然,我们做事的最后标准还是良心,所以如果你们照良心觉得任何协议内容是违反我们信仰的道理,你们不需要跟着走”,可谓是畅汗淋漓,读完此文我都被甘保禄神父的情绪所渲染。
 
这里我没有资格对董关华被祝圣主教和他祝圣王成立主教的行为进行明确的判断,因为到目前为止没有更详细的报道,梵蒂冈内部通讯也撤销了这篇文章中文稿。作为大公教会,教理法典对神职的批准和祝圣有着严格的要求和规定,这就是文章开头为什么写“公理”和“定理”原因。但是本人绝对反对越过教理法典,违反教廷指示,肆意妄为的行为!所谓董牧工作坊的文章我也多次拜读,总结一句话:作为分裂教会的行动派,你真的是忠贞吗?你到底是忠于教会的“闯将”,还是天主教的“木人”?如果是忠贞,请拿出行动来证明你是“要以纯洁的信德,忠贞地保护天主的净配——圣教会”,否则:迟早是要被“扬弃”的!
 
我们遵从教会的“公理”行事,以事实作为推理的方法进行“定理”,关于非法也好合法也罢,在中国这些年这种事情还少吗?貌似没有拜读过甘保禄神父对中国天主教主教团非法祝圣的事件和人物进行过如此犀利的抨击,或许甘保禄神父太忙,也或许是甘保禄神父对官方非法主教太熟或者是见怪不怪漠视了,这里期待甘保禄神父用一贯犀利的笔锋对保留自科绝罚的主教大人们也进行一番劝导,说不定这些大人们会良心发现,痛改前非的⋯⋯
 
回过头来我们看看甘保禄神父剑指的海外“某些好心人士”,如果我记性不错的话,甘保禄神父引用的海外“某些好心人士”说的话应该是陈日君枢机在博文中的段落,读完甘保禄神父的文章脑中浮现一句经典台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瞬间明白被甘保禄神父畅快淋漓的情绪所感染的兴奋点就是一直被甘保禄神父批评的陈日君枢机。
 
记得我以前的一篇名为【评甘保禄神父的使命感】文章中说到,甘保禄神父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和陈日君枢机针锋相对,纵看甘保禄神父的博客文章,有关驳斥陈日君枢机的文章比重还是很大的。拜读完这些文章之后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甘保禄神父把驳斥陈日君枢机观点当成了使命,大有不驳倒陈日君的观点就会影响中梵建交,教会就会走向邪路的重要性。这里我比较郁闷的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董关华的祝圣和被祝圣事件和陈日君枢机有一丝牵连,难道陈日君枢机也像甘保禄神父眼中的王弥禄主教一样也患上了( 这位因诸多稀奇古怪的言行,包括在各地随意祝圣神父甚至主教)的症状?甘保禄神父在自己的文章中对董关华这些年来常常在网络上对包括贾主教在内的中国主教们横加批评指责的行为进行了指责,我弱弱的问甘保禄神父,您对陈日君枢机的抨击和董关华的对中国主教横加批评的行为在实际意义上有什么区别?
 
文章最后引用一段甘保禄神父文章中提到 “诺瓦森”和“多纳图斯”派同一时期,教会的教父--圣奥斯定主教圣师的故事作为结束⋯⋯
 
就在汪达尔人在北非烧杀掠夺之际,一位主教曾这样问奥斯定:如果野蛮民族快到来时,神职人员逃离险境是否合乎情理?他这样幽默而又明智地回答说:“如果只有主教或神父是攻击的对象时,就可以逃离;或者,如果其他人都已经逃离了就可以;或者,如果其他不需要逃离的人能把牧灵工作做得更好就可以”——一句话,好牧人要敢于为羊牺牲自己的性命,焉能在危险来临时落荒而去?!
 

作者原标题《定理和公理有什么区别?》
上一篇:赶上教宗方济各的步伐,真诚对话拥抱边缘人下一篇:谁该为中国教会的乱象买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表会议、成都与西昌晋牧礼发表声明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圣礼,再现绝罚主教身影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圣,绝罚主教参与成都教区礼仪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成都教区主教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教会私圣事件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的幻想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
11月11日蔚和平神父年祭
11月11日蔚和平神父年
中国神职对梵蒂冈递向北京的橄榄枝感到恐惧
中国神职对梵蒂冈递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