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圣礼,再现绝罚主教身影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94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2-21 11:25:00 发表
你们都穿着红色祭披,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吗?
 
回复  支持[4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7-01-03 01:09:25 发表
梵蒂冈教宗被共产党当猴玩,一众傻帽,还是神学家,白吃天主饭,天主总有一天给你们算账。

中国的天主教的领导(爱国会主教神父修士修女教友)成员要“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引导天主教友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就是共产党化)做到“爱国和爱教的有机统一”,爱国就是爱党听党的话,在党统一领导。中国天主教应建立在社会主义的天主教。梵蒂冈教宗还做中国梦吧?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20 19:03:13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甘保禄:来自中国的真实“消息”:新祝圣的主教都获得了教宗的批准
梵蒂岡內部通訊

最近一段時間來,中國天主教會可謂再次步入了“晋牧高峰期”,從山西長治到陝西安康再到四川成都和西昌,接二連三。晋牧本來是一件高興喜樂的事,特別是對那些多年來主教出缺的教區來說,更應如此。然而,對長期因政教衝突而飽受煎熬的中國天主教會而言,則不是每次晋牧都能出現皆大歡喜的場面。這不外是由于衆所周知的“非法”和“地下”主教問題而導致的:那些教廷不承認的“非法”主教們,即使典禮闊氣隆重,不但自己本人,連所有被迫參禮的主教們也都只能緊綳著灰臉而在重警保護下勉强走完過程,然後便成爲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那些中國政府不認可的“地下”主教們,則只能在夜深人靜時找個隱秘的地方偷偷地接受祝聖,然後便成爲被政府部門動不動帶去“旅游”、“學習”甚至失踪的“危險人物”……無論如何,如果中國教會和中國政府在圍繞主教祝聖的問題上找不到共識,這樣的尷尬局面和由此而導致的亂象就不可能得到改變,既不利于教會的正常生活,也無益于和諧社會的建設。

正是深諳此道的教宗方濟各和他領導下的教廷,在上任之初,便積極著手處理這一歷史包袱和棘手問題,力圖爲中國教會在中國社會中的正常生活開闢更加廣闊的空間。很顯然地,教宗方濟各的主要目的是爭取中國教會的合一,幷爲中國教會和中國社會及文化的有機融合而努力。許多迹象也表明,方濟各教宗及其教廷三年多來的愛心、耐心和信心幷沒有白費,讓我們看到了一綫化解衝突、重建橋梁的希望。作爲中國教會的一份子,筆者看在眼裏、感動在心中。

然而,世界上總有一些人喜歡從鶏蛋裏挑骨頭,不但不認可和感謝教宗爲中國教會與社會所做的傾心付出和努力,反而以各種方式來否定、嘲弄、貶損甚至威脅方濟各及教廷國務卿帕羅林樞機等人。且放下來自不同教會網站和微信圈中一些被人稱爲“教會紅衛兵”者充滿戾氣的叫囂聲不說,個別教會高級神長依然故我地通過國際知名媒體,向外傳遞教宗方濟各在和中國政府打交道時“很幼稚、可笑”,甚至可能“出賣耶穌基督”這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奇談怪論。與此同時,借一位非法主教參與了兩次四川主教晋牧典禮的事實,一些教會人士和媒體立即痛批聖座,認爲其“叩頭外交”已經失敗,但却有意忽略最重要的事情:過去一年,中國教會比近期任何一年祝聖的主教都多,而且所有這些新主教都已經獲得了教宗的批准。除了一位非法主教外,參加兩次四川晋牧典禮的主教們都是與聖座共融的合法主教。一位非法主教參禮的確是件遺憾的事,但不會抵消晋牧禮儀的聖事本質。

《梵蒂岡內部通訊》也刊出了傳信部資深記者瓦倫特(Gianni Valente)的《中國籌備第九届“天主教代表”大會》一文,詳細回顧梳理了中梵過去這些年來像“過山車”一樣的外交過程。他指出說,“2010年12月6日至8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國第八届天主教代表大會,正式標志著中國政府和中國天主教會的關係從充滿希望過渡到灾難性階段”,而造成這一“情况急轉直下”的起因主要有兩個方面:一、當時負責教廷與中國政府談判的首席代表帕羅林蒙席等人已經取得的積極成果,不但被一些教廷官員和香港的“專家”聯合推翻,而且帕羅林本人也以總主教頭銜于2009年被“派往”委內瑞拉做大使;二、2010年3月,“中國教會問題委員會”又發表文告,邀請中國主教們不要參加“第八届天主教代表大會”,但這一被一些主教認爲是“與教會精神沒有任何關係”的“邀請”却把他們置于“困境”,也導致了中梵之間的更大矛盾和對立。最後的結果不但無助于遏制非法祝聖主教的灾難,反而愈演愈烈,而今天被人稱爲“玷污”了成都和西昌晋牧典禮的雷世銀便是這一“轉折”的結果之一。

據說同樣的非法祝聖還將繼續上演,但自2013年3月13日後,情形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隨著老教宗本篤十六的突然辭職和新教宗方濟各的上任,帕羅林總主教又出人意料之外地出任教廷國務卿樞機主教,直接負責教廷各部會的運作和外交事務,而且隨著教宗方濟各的數次“隔空祝福”及公開表態,中梵關係出現了回暖和改善的迹象。不論是來自中國的不同文化和藝術組織及個人在梵蒂岡的表演,還是中國外交部的數次表態,都讓我們想起2008年5月7日,中國愛樂樂團赴梵蒂岡,爲教宗本篤十六獻上的歷史性演出。對許多人來說,任何回暖和改善的迹象都是可喜可賀的,但奇怪的是我們時不時地會聽到和看到上述個人和教會媒體,對教宗方濟各、帕羅林樞機甚至整個教廷,常常表示質疑和不滿,甚至嘲弄和貶損。

然而,面對“玷污”的不幸事實,我想强調的是,如果我們就事論事的話,至少可以做出如下幾個結論:一、近期所有晋牧的新主教都獲得了教宗和中國政府的認可,避免了“非法祝聖”的惡果,更避免了主教不能公開履職的無奈,這是不幸中的萬幸;二、中國政府幷未像過去那樣,在沒有非法主教的山西和陝西從外省空降一位非法主教來“玷污”丁令斌和王曉勛二位新主教的晋牧典禮;三、在中梵尚未就“非法主教”問題達成協議前,在四川舉行晋牧典禮時,如果來自本省的雷世銀不出場的話,無疑直接否定了中國政府此前的所作所爲,這在目前是不可思議的事。

可以預見的是,看到這三個結論,一定會有人說我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不但不抵抗剝奪了我自由和尊嚴的“綁匪”,反而因稍微獲得的好處而感恩不盡。但我的回答却是:不要忘了,困擾今日中國教會的問題幷非“一夜之寒”,而是六十年來的沉屙。這幷非今天教宗方濟各和習近平主席一手造就的,但他們却願意通過對話和談判,而非來自雙方領域內的一些人想看到的對抗和鬥爭,來尋找解决之道。也許,這樣的方法在起初幷不成熟和理想,但總的有人開始。作爲真心關心和愛護中國教會這一“久病不愈”者的各界人士,應該做的是爲她的任何一種康復迹象及爲此而做出的一切努力祈禱、加油和祝福,而非像當年緊跟在耶穌後面尋找祂錯誤的經師和法利塞人那樣,遵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原則,利用各種機會來置其于死地。至于那些實在喜歡給人定罪和判刑的媒體及人士,也許現在要問的一個尖銳問題是:你們之所以如此不惜用吸引人眼球的話語判决教宗方濟各、帕羅林樞機等人,到底是出于你們所說的“關心中國教會”呢,還是出于“公報私仇”呢?!

甘保祿(筆名)是一位來自中國的天主教司鐸。1996-2006在海外學習福傳神學和教會歷史,晋鐸回國後在一家教會慈善機構服務,同時在一修院教授教會歷史幷爲平信徒團體和修會團體帶領避靜和提供靈修講座。他的博客鏈接

http://blog.sina.cn/dpool/blog/u/1882055293#type=-1

按照正义批评错误行为,这样做就被甘保禄当成那种骂耶稣的经师和法利塞人,甘保禄这种无知之徒真是幼稚,耶稣所指的经师和法利塞人,是指虚伪的外表,没有信仰的内心,而天主教信徒跟据教义原则批评出卖神权的行为,本身是出于对天主的热诚,是坚定信仰的榜样,请你不要去做这种低级逻辑的对比。出卖神权者才是天主的敌人,你们比经师和法利塞人还垃圾。

还有,别把自己当成耶稣一样,你们出卖神权,亵渎神权的行为,正是耶稣将来会去惩罚你们的原因。若不悔改,必下地狱。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20 17:00:26 发表
除了操守问题,二零一一年,雷神父因穿着祭披在台上唱共产主义红歌的亵渎行为,令全国许多教友反感。
 
回复  支持[2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20 17:00:26 发表
除了操守问题,二零一一年,雷神父因穿着祭披在台上唱共产主义红歌的亵渎行为,令全国许多教友反感。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19 10:23:08 发表
打了教廷教宗的脸,痛吗?
 
回复  支持[0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17 20:09:17 发表
绝罚主教参加南充主教祝圣、韩总主教指不服从将致自我毁灭

    祝圣仪式于今天上午举行。除被绝罚主教外,另外五位与教宗共融主教参与。教友们表示绝罚主教的参与是对新主教、对团体的“不尊重”。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秘书长韩大辉总主教表示,“完全不尊重新主教和他的团体”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今天四月十九日上午,圣座批准的南充教区主教陈功鳌蒙席晋牧仪式举行。新主教早在二O一O年就已经获得圣座批准,但他一再推迟祝圣,是为了避免非法主教们参加礼仪。可今天,除五位与教宗共融的主教外,去年六月二十九日未经教宗批准非法祝圣、至今仍遭绝罚的“主教”雷世银(圣名保禄)参礼。梵蒂冈曾多次要求凡是圣座批准的主教祝圣仪式须尊重天主教会传统,不允许遭到绝罚的人共祭。就此接受亚洲新闻通讯社采访时,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秘书长韩大辉总主教指出,“如果选择不服从的道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面临着自我毁灭的危险”。
    南充主教祝圣仪式平静举行。除主教外,八十多位司铎共祭、千余教友参与圣祭。其中八百多人聚集在圣心堂内,其他人则通过电视屏幕的现场直播参礼。
    唐山教区方建平主教(圣名伯多禄)、宁夏李晶主教、万州何泽清主教、贵阳的肖泽江主教、宜宾的罗雪刚主教共祭。四川省爱国会主席雷世银不但参加,还行了傅手礼。
    部分教友认为,雷世银的这一做法是对新主教、对南充教会的完全“不尊重”。而新主教历来享有忠实于教会、致力于福传的声誉。
    继续无视圣座指示举行祝圣仪式可能分裂教会,完全不尊重新主教和他的团体。一名教友表示,“胡锦涛主席宣扬和谐社会,但此类做法将制造分裂”。一地下教会的司铎“对雷世银的做法感到遗憾,一位主教应该是合一的标志,他却制造分裂”。
    而梵蒂冈方面,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秘书长韩大辉总主教向亚洲新闻通讯社声明表示对雷世银的“做法感到遗憾”。“他既不尊重新主教、也不尊重他的团体。应该考虑到他人的需要,他完全可以不参加”。
    韩总主教补充说,“这明显的不服从方式给他本人和团体带来了更多的问题。教会已经有这么多问题了:他的不服从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相反,可能面临自我毁灭”。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15 17:09:31 发表
甘保禄:来自中国的真实“消息”:新祝圣的主教都获得了教宗的批准
梵蒂岡內部通訊

最近一段時間來,中國天主教會可謂再次步入了“晋牧高峰期”,從山西長治到陝西安康再到四川成都和西昌,接二連三。晋牧本來是一件高興喜樂的事,特別是對那些多年來主教出缺的教區來說,更應如此。然而,對長期因政教衝突而飽受煎熬的中國天主教會而言,則不是每次晋牧都能出現皆大歡喜的場面。這不外是由于衆所周知的“非法”和“地下”主教問題而導致的:那些教廷不承認的“非法”主教們,即使典禮闊氣隆重,不但自己本人,連所有被迫參禮的主教們也都只能緊綳著灰臉而在重警保護下勉强走完過程,然後便成爲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那些中國政府不認可的“地下”主教們,則只能在夜深人靜時找個隱秘的地方偷偷地接受祝聖,然後便成爲被政府部門動不動帶去“旅游”、“學習”甚至失踪的“危險人物”……無論如何,如果中國教會和中國政府在圍繞主教祝聖的問題上找不到共識,這樣的尷尬局面和由此而導致的亂象就不可能得到改變,既不利于教會的正常生活,也無益于和諧社會的建設。

正是深諳此道的教宗方濟各和他領導下的教廷,在上任之初,便積極著手處理這一歷史包袱和棘手問題,力圖爲中國教會在中國社會中的正常生活開闢更加廣闊的空間。很顯然地,教宗方濟各的主要目的是爭取中國教會的合一,幷爲中國教會和中國社會及文化的有機融合而努力。許多迹象也表明,方濟各教宗及其教廷三年多來的愛心、耐心和信心幷沒有白費,讓我們看到了一綫化解衝突、重建橋梁的希望。作爲中國教會的一份子,筆者看在眼裏、感動在心中。

然而,世界上總有一些人喜歡從鶏蛋裏挑骨頭,不但不認可和感謝教宗爲中國教會與社會所做的傾心付出和努力,反而以各種方式來否定、嘲弄、貶損甚至威脅方濟各及教廷國務卿帕羅林樞機等人。且放下來自不同教會網站和微信圈中一些被人稱爲“教會紅衛兵”者充滿戾氣的叫囂聲不說,個別教會高級神長依然故我地通過國際知名媒體,向外傳遞教宗方濟各在和中國政府打交道時“很幼稚、可笑”,甚至可能“出賣耶穌基督”這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奇談怪論。與此同時,借一位非法主教參與了兩次四川主教晋牧典禮的事實,一些教會人士和媒體立即痛批聖座,認爲其“叩頭外交”已經失敗,但却有意忽略最重要的事情:過去一年,中國教會比近期任何一年祝聖的主教都多,而且所有這些新主教都已經獲得了教宗的批准。除了一位非法主教外,參加兩次四川晋牧典禮的主教們都是與聖座共融的合法主教。一位非法主教參禮的確是件遺憾的事,但不會抵消晋牧禮儀的聖事本質。

《梵蒂岡內部通訊》也刊出了傳信部資深記者瓦倫特(Gianni Valente)的《中國籌備第九届“天主教代表”大會》一文,詳細回顧梳理了中梵過去這些年來像“過山車”一樣的外交過程。他指出說,“2010年12月6日至8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國第八届天主教代表大會,正式標志著中國政府和中國天主教會的關係從充滿希望過渡到灾難性階段”,而造成這一“情况急轉直下”的起因主要有兩個方面:一、當時負責教廷與中國政府談判的首席代表帕羅林蒙席等人已經取得的積極成果,不但被一些教廷官員和香港的“專家”聯合推翻,而且帕羅林本人也以總主教頭銜于2009年被“派往”委內瑞拉做大使;二、2010年3月,“中國教會問題委員會”又發表文告,邀請中國主教們不要參加“第八届天主教代表大會”,但這一被一些主教認爲是“與教會精神沒有任何關係”的“邀請”却把他們置于“困境”,也導致了中梵之間的更大矛盾和對立。最後的結果不但無助于遏制非法祝聖主教的灾難,反而愈演愈烈,而今天被人稱爲“玷污”了成都和西昌晋牧典禮的雷世銀便是這一“轉折”的結果之一。

據說同樣的非法祝聖還將繼續上演,但自2013年3月13日後,情形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隨著老教宗本篤十六的突然辭職和新教宗方濟各的上任,帕羅林總主教又出人意料之外地出任教廷國務卿樞機主教,直接負責教廷各部會的運作和外交事務,而且隨著教宗方濟各的數次“隔空祝福”及公開表態,中梵關係出現了回暖和改善的迹象。不論是來自中國的不同文化和藝術組織及個人在梵蒂岡的表演,還是中國外交部的數次表態,都讓我們想起2008年5月7日,中國愛樂樂團赴梵蒂岡,爲教宗本篤十六獻上的歷史性演出。對許多人來說,任何回暖和改善的迹象都是可喜可賀的,但奇怪的是我們時不時地會聽到和看到上述個人和教會媒體,對教宗方濟各、帕羅林樞機甚至整個教廷,常常表示質疑和不滿,甚至嘲弄和貶損。

然而,面對“玷污”的不幸事實,我想强調的是,如果我們就事論事的話,至少可以做出如下幾個結論:一、近期所有晋牧的新主教都獲得了教宗和中國政府的認可,避免了“非法祝聖”的惡果,更避免了主教不能公開履職的無奈,這是不幸中的萬幸;二、中國政府幷未像過去那樣,在沒有非法主教的山西和陝西從外省空降一位非法主教來“玷污”丁令斌和王曉勛二位新主教的晋牧典禮;三、在中梵尚未就“非法主教”問題達成協議前,在四川舉行晋牧典禮時,如果來自本省的雷世銀不出場的話,無疑直接否定了中國政府此前的所作所爲,這在目前是不可思議的事。

可以預見的是,看到這三個結論,一定會有人說我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不但不抵抗剝奪了我自由和尊嚴的“綁匪”,反而因稍微獲得的好處而感恩不盡。但我的回答却是:不要忘了,困擾今日中國教會的問題幷非“一夜之寒”,而是六十年來的沉屙。這幷非今天教宗方濟各和習近平主席一手造就的,但他們却願意通過對話和談判,而非來自雙方領域內的一些人想看到的對抗和鬥爭,來尋找解决之道。也許,這樣的方法在起初幷不成熟和理想,但總的有人開始。作爲真心關心和愛護中國教會這一“久病不愈”者的各界人士,應該做的是爲她的任何一種康復迹象及爲此而做出的一切努力祈禱、加油和祝福,而非像當年緊跟在耶穌後面尋找祂錯誤的經師和法利塞人那樣,遵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原則,利用各種機會來置其于死地。至于那些實在喜歡給人定罪和判刑的媒體及人士,也許現在要問的一個尖銳問題是:你們之所以如此不惜用吸引人眼球的話語判决教宗方濟各、帕羅林樞機等人,到底是出于你們所說的“關心中國教會”呢,還是出于“公報私仇”呢?!

甘保祿(筆名)是一位來自中國的天主教司鐸。1996-2006在海外學習福傳神學和教會歷史,晋鐸回國後在一家教會慈善機構服務,同時在一修院教授教會歷史幷爲平信徒團體和修會團體帶領避靜和提供靈修講座。他的博客鏈接

http://blog.sina.cn/dpool/blog/u/1882055293#type=-1
 
回复  支持[0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12 16:43:13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昨晚公安局人员把董关华神父抓走下落不明,请众信友为神父祈祷平安

非常正常,为董牧祈祷平安。
协议还没出来董牧就去班房了,不希望教廷对此事有什么表明,别掉下树叶砸了教廷上头就行了,只希望认识一下是谁最了解中国情况,是谁在为教会呐喊,谁哑巴了?
        

为义君难之下的人是真正的见证者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12 09:26:18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昨晚公安局人员把董关华神父抓走下落不明,请众信友为神父祈祷平安

非常正常,为董牧祈祷平安。
协议还没出来董牧就去班房了,不希望教廷对此事有什么表明,别掉下树叶砸了教廷上头就行了,只希望认识一下是谁最了解中国情况,是谁在为教会呐喊,谁哑巴了?
        

抓的好!不过应该精神病医院给强制治疗吧!感谢政府慈悲!
 
回复  支持[5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11 19:31:21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昨晚公安局人员把董关华神父抓走下落不明,请众信友为神父祈祷平安

胡说八道明明董光华和王成立可以自由自在的传教怎么怨政府把抓起来了呢?你是想激起民愤吗抱怨政府吗?你的心里面到底想说表达什么吗?
 
回复  支持[2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11 07:49:28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昨晚公安局人员把董关华神父抓走下落不明,请众信友为神父祈祷平安

非常正常,为董牧祈祷平安。
协议还没出来董牧就去班房了,不希望教廷对此事有什么表明,别掉下树叶砸了教廷上头就行了,只希望认识一下是谁最了解中国情况,是谁在为教会呐喊,谁哑巴了?
        
 
回复  支持[4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10 18:14:23 发表
昨晚公安局人员把董关华神父抓走下落不明,请众信友为神父祈祷平安
 
回复  支持[1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10 18:11:39 发表
昨晚公安局人员把董关华神父抓走下落不明,请众信友为神父祈祷平安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08 18:45:26 发表
什么叫绝罚,就是我愿意让谁当管就当,不让你当就叫绝罚,不让你当。
 
回复  支持[2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07 23:50:24 发表
中国天主教会里面有一些做法让人实在看不懂。例如把「独立自办」和「与伯多禄的继承人保持共融」这两个完全对立的观念写进同一个文件,主教团从不召开全体大会,团长从不对「绝罚」和目前的教内乱象等重大事件发表声明等等。该沉默的不沉默,不该沉默的倒沉默。
  最后我想说的是,江山是我们自己的,乱不是乱了敌人,而是乱了我们自己。
 
回复  支持[3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07 17:40:11 发表
【评论】国家不应办教,教职人员不应从政
2011-07-22~~~任延黎
  我作为一名学者,没有天主教信仰,因此对于中国天主教会应该如何办、中国主教应该由谁人来任命等问题,毫无个人主张,唯愿天主教徒们做好公民、好教徒,遵纪守法,遵守教义教规的愿望能得到尊重。
  但是近来国内接连发生的几次祝圣主教事件,引发上至普世天主教会的最高领导机构采取了罕见的纪律处罚、下至国内教职人员和教徒的不满和分裂。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常识告诉我们,中国奉行政教分离的原则,天主教不是中国的国教,天主教事务不是中国的国家事务,国家不应办教,教职人员也不应在政治机构中担任职务,天主教会的事情应由教会自己处理,政府作为社会的管理者,有依法对其进行监督的权力和责任。仅此而已。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这样做的。
  然而,国内始终有一股力量,它存在于一些人的头脑之中,它不珍惜革命前辈通过几十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和流血牺牲才建立的新中国,也不珍惜改革开放取得的辉煌成果,它违背马克思主义对待宗教的原则,扭转了中国革命的方向,竭力要把政府拖入与宗教纷争的泥潭中,做世界上任何其他政府都不会去做的事。
  记得很久以前看过一部苏联电影,其中一个情节给我留下非常深刻地印象。打入布尔什维克内部的敌人打着红旗反红旗,表现得比谁都革命,把革命行动推入极左谬误,以图推翻苏维埃政权。最近围绕主教祝圣发生的事件破坏了构建和谐社会的气氛,干扰了维护社会稳定的大局。历史多次告诉我们:左祸误国!
  关于自选自圣主教的辩解,无论「主权论」还是「宗教自由论」都是苍白无力、贻笑大方和不值一驳的。尽管许多事情一到中国就会变得异常复杂,但是人们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有了对其进行判断的简单标准:它需不需要挑选时机避开国内的和国际性的重大活动?它是否公开、透明 ?可否采访、报道、讨论?有没有为我国增加国际声誉?有没有得到有关人群发自内心的拥护?等等。以这些视角来评判近期的几次自选自圣主教,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中国天主教会里面有一些做法让人实在看不懂。例如把「独立自办」和「与伯多禄的继承人保持共融」这两个完全对立的观念写进同一个文件,主教团从不召开全体大会,团长从不对「绝罚」和目前的教内乱象等重大事件发表声明等等。该沉默的不沉默,不该沉默的倒沉默。
  最后我想说的是,江山是我们自己的,乱不是乱了敌人,而是乱了我们自己。
________________
撰文:任廷黎,中国社会科学院退休研究员,二零零五年退休前担任该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基督教研究室主任。这位现居于北京的资深观察家,自一九八零年代开始,专门研究当代中国天主教会,并于二零零一年在意大利米兰的圣心天主教大学取得博士学位。
 
回复  支持[6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07 17:07:54 发表
“艾滋病”主教
原创 2016-12-06 品一口茶 品一口茶神父
十一月底十二月初,山西长治、陕西安康、四川成都与西昌分别祝圣了一位主教,后三者祝圣之时恰逢我参加教区司铎年度退省,出静之后得知四川的两宗祝圣礼皆受“雷”击,既在意料之中同时也不免唏嘘,这样的事情早已屡见不鲜,所以我感觉没有分析评论的必要了,不过我感觉为数不少的艾滋病患者当选为主教却是中国天主教会最大的不幸,而且这种不幸的后遗症将是非常的漫长。

当然,此文的艾滋病与性无关。艾滋病似乎不是一种病,它又叫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它是由感染艾滋病病毒(HIV病毒)引起。HIV是一种能攻击人体免疫系统的病毒。它把人体免疫系统中最重要的CD4T淋巴细胞作为主要攻击目标,大量破坏该细胞,使人体丧失免疫功能。因此,人体易于感染各种疾病,并可发生恶性肿瘤,病死率较高。人体一旦失去免疫能力,正常人不在话下的轻微感染对他都变成了足以致命的伤害。

近期来中梵谈判紧锣密鼓地进行着,目前谈判的焦点在于主教的任命方式,与大众所理解的建交相去甚远。对于目前正进行的商谈,悲观者担心教廷会在信仰原则上作出过多妥协让步而伤害了教会利益;乐观者说相信教宗是有智慧的,况且教宗本人说过:慢工出细活。不过由于双方谈判的保密度极高,具体细节我们一无所知,所有的猜测都不具可靠性,但是我们相信未来一定是掌握在天主手中的。挺过了中古世纪黑暗的天主教会还有什么黑夜走不出的?从耶稣基督的族谱来看,邪恶如勒哈贝罕、阿彼雅之流到最后都能产生圣洁如玛利亚与耶稣基督的后代来,我就不信中国天主教会这么一直混乱下去。

哪怕中梵建交仍是遥遥无期的,就算关于主教任命的协议能达成,暂时不说最终达成的协议内容如何,至少到那个时候中国的主教们毕竟全合法了,地上地下之分也随着协议的达成而成为历史,那么真的就万事大吉了吗?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些年那些“艾滋病”主教的症状吧!

2010.3“第八届天主教代表大会” 召开前夕,教廷“中国教会问题委员会”邀请中国主教们不要前去参加,有合法主教认为这是一个“与教会精神没有任何关系”的“邀请”,这些主教是合法的,得到双方认可的,他们不知道这会议的精神还是不知道需要与一些非法主教共祭?祝圣之前得到教廷警告者,在祝圣礼上信誓旦旦地宣读“忠于教宗”的誓言;被宣告绝罚之后想举祭就举祭,想圣神父仍圣神父,啥也没落下;合法主教多次主持或参与非法祝圣……积极抵制的反而是一些神父、修士、修女、教友……所以我们不禁要问这些主教候选人到底是怎么了?是什么机制使得他们高票甚至全票当选的?参与共祭的人选已不是教会说了算,神圣的弥撒圣祭沦为了政治与宗教的私生子,当这样的弥撒开始举行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敬礼天主的神圣典礼还是亵渎天主、亵渎信仰的下作表演?不可否认这些当事人都承受了一定的压力,但此时圣经教导似乎已经作废:“你们与罪恶争斗,还没有抵抗到流血的地步”(希,十二,4)

不要以为对当局说“不”就是不爱国,以坚决温柔的态度说“不”的非暴力抵抗貌似对抗领导,实则为帮助领导免于邪恶。在一次与国保的对话中,一警察对我说:“现在的政策这么宽松了,你们还老埋怨,想当初你们曾经东躲西藏的。”我回之以:“没错,现在的环境确实比上世纪八十年代宽松多了,不过我们今天敢抱怨,有机会抱怨,恰恰说明了我们国家法制的进步。这种进步是在双方的张力中成长的,想当初那些不讲理的年代,我们有委屈上哪儿说去?”那警察回答了一句:“那倒也是。”权益是自己争取来的,别老指望人家恩赐。

纵观中国天主教会如今充斥着如此众多患上了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的主教,一缕凉风吹过就足以让他们得重感冒,倘若协议达成了,一纸任命书使得目前非法的华丽转身为合法的,加上诸多目前已经合法的,他们真的就能拥有健全的免疫能力吗?

主教是什么?主教不只是可以戴主教帽、持权杖、拥有圆满品的圣职人员,他是宗徒的继承人,是地方教会的最高领导人。耶稣基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十四,6)信仰的意义不仅在于崇拜天主,也在于指导人心,坚持真理。人活世上,诱惑甚多,面对利益难免会作出错误的选择与决定,而信仰的光照则可以指导人如何选择以保持人性的尊严。孟子有云: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能作到这点,对于一个天主教徒而言不但是对信仰的实践,同时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敬畏,在生与义,生与死之间无法作出正确的选择,连自己都不爱了,更何谈爱国?面对这样的两难选择,往往是人性占上风,此时信仰便可大展拳脚了,而作为地方教会最高领导人的主教理应担当起这份责任,他应是圣德的楷模、真理的保护者、迷茫者的凝聚力。孔子有云:“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如果主教自身都是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患者了,他如何去帮助别人抵抗病毒呢?所以,这是一个非圣德出众者不能居之职位。

按最乐观的结局,协议达成了,体制身份合法了,这些艾滋病患者主教的人格与圣德能合法吗?窃以为这才是中国天主教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真正的危机呀!
 
回复  支持[3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07 14:44:35 发表
盎博罗削一接任主教,就写信给皇帝,谴责有些官吏的不法行为。皇帝修书答覆道:“我很感谢你直言无忌,纠正我们的错误,我希望你随时指正。”

圣巴西略得知盎博罗削当选米兰主教,就修书道贺,并劝他全力攻斥亚略异端。

盎博罗削过去对神学缺乏研究,他当选主教,就开始潜心研究圣经和圣教权威学者的著作。

盎博罗削对亚略异端的攻斥,不遗馀力。米兰城内,除少数岳特人和宫廷官吏外,没有一人盲从亚略异端。

他的生活异常克苦,一切宴会都谢绝参加,一天到晚,都在为本区教友工作。教友有事,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去见他,和他商量,所以人人都爱他如父母一般。圣奥斯定每次去见盎博罗削,总见满室都是宾客,有时等得不耐烦,就悄悄地溜走了。

盎博罗削十分称赞教友为了献身事主而守贞。教区内有许多贞女。盎博罗削应胞姐圣女马赛利纳的请求,将有关守贞问题的论文,编辑成书。由于盎博罗削常常在讲道中宣传守贞,许多母亲就不许女儿去听米兰主教的讲道,怕她们听了,不肯出嫁。盎博罗削知道了,反唇相讥道:“哪一个青年想结婚,而找不到妻子呢?哪一个城市,因为守贞的女子太多,而人口减少呢?”

加拉星皇帝对亚略异端的内容,不大明了,就请盎博罗削解释。盎博罗削写了一本《有关信德的问题》,详细剖解了亚略异端的错误。


第二年正月,皇后教唆儿子颁布法令,淮许亚略派异端教徒在圣堂举行宗教集会,这实际上等于阻止公教的宗教集会。诏令规定,任何人如果反对将圣堂交给异端教徒,就立刻处以死刑。盎博罗削对这条法令置之不理,仍维持过去的成例,拒绝将圣堂交给异端教徒举行集会。异端教徒们也不敢触犯他。他说:“我说的话是一个主教应说的话,我做的事是一个主教应做的事。皇帝爱怎样对付我,就怎样对付我好了。纳巴不肯将祖传的葡萄园交出,我怎么能将耶稣基督的财产交出。”

圣枝主日,盎博罗削讲道时,号召众人切勿将圣堂交给亚略派异端教徒。皇帝派兵包围了圣堂,教徒怕他们的主教的生命发生危险,大家就都留在堂里,把大门关上,严阵以待。士兵将出入的道路封锁,企图将教友活活饿死。七天后,到了复活瞻礼,教友们还是精神饱满地留在圣堂里。这七天里,盎博罗削教教友唱圣咏和他自己编制的圣歌。教友们分成两班,互相唱和。

皇帝派代表通知盎博罗削,到法庭与亚略派异端教徒对质,由法官裁判哪一方有理由;假如盎博罗削拒绝出庭,就应将主教的职权让给亚略派异端教徒。

盎博罗削回信答覆复皇帝,拒绝出庭,并严正表示:【非神职人员不能干涉宗教事务。他将一年来皇帝无理压迫教会的经过情形,写了一篇洋洋千言的报告,最后用一句传扬后世的名言结尾:“皇帝在教会之内,并不在教会之上。”】
 
回复  支持[0反对[0]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12-07 08:23:02 发表
自选自圣是不合理的行为
    中国非法“自选自圣”主教事件自一九五八年开始,一直成为中国天主教会内令人感到心痛的问题。自一九五八年四月十三日汉口及武昌两教区的“自选自圣”典礼举行后,政府当局一直禁止当选者向教廷申请。自此以后,直至文化大革命爆发而教会活动全面停止时为止,参与“自选自圣”的人士,无论是出于被迫或自愿,都没有机会向宗座表白他们的真正内心意愿。
  当时这些被迫或自愿参与“自选自圣”活动的主教,如能幸存于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不少在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之后,都悄悄地向宗座申请原谅;当中不少亦得到教宗的许可,正式出任相关教区的主教。
“自选自圣”活动的鼓吹者认为:“自选自圣”始自五十年代,有六十年的历史,所以应继续这传统。
 在今天中国有六十年历史的事物,正正表示这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极左时期的产物;这个时期国内不少左倾措举,包括“三反”“五反”、“三面红旗”、“反右”以至于“文化大革命”,都在日后遭到全国人民的否定及唾弃。天主教会内的“自选自圣”活动正正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左倾思想泛滥时期的遗毒,早应受到全国的鄙弃了。
   自选自圣主教只有六十年历史,而教宗领导的天主教会却有两千年历史。
   中国大陆的天主教会上的“自选自圣”活动,完全不是民主行为,而是活脱脱的独裁活动,由少数政府干部伙同少数“爱国会”份子动用公安力量强制进行的惨剧,大部份参与者都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被挟迫出席。真正的教会成员无法自由地表达意见。
   自选自圣主教,偷换了教会礼仪本地化的概念,中国需要本地神职人员,需要中国籍主教,但是自一九二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庇护十一世教宗在罗马圣伯多禄大殿,祝圣了六位中国籍主教,教宗是愿意任命本地籍主教管理中国教会的。圣座已经决定促进中国本地神职事业。显示了教宗对中国人民正当渴望的尊重,而且对克服上述的困难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
   大公教会是一个按基督的命令成立的团体;她的重要任务,就是要继承初期教会宗徒的使命,在现世中期待基督的再临;因此,教会的牧者都有责任引领信众与宗徒之长伯多禄以及伯多禄的继承者紧密共融,牧者本人更不能与伯多禄继承人失去共融,否则只会造成教会肢体的断裂,为教会及其本身带来无限的痛苦。
 
回复  支持[1反对[0]

 94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