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关于安树新主教的新闻公报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1 分,共有 16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384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本站网友 纽约福建龙门联宜会
2013-11-06 14:29:37 发表
天主是爱,圣经是从宗徒们传下来的灬告诉每个错者,回头是岸。让一让风平浪静,忍一忍长乐与福清交流通宵。林运团讲好听话如圣人一样,可是他一直没做到合一,人的精神恍惚易如反掌放错。就像我们原主犯错一样。以前我属于福州市地下教会,看到福州神父们互相内斗,抢先教区主教宝座,控制教区财务,林运团主教害死整个福州地下教会的名声。包括我们海外华人纽约华埠圣约瑟教堂里福州人面子灬前些天主日一个广东教友问我?你们福州地下教区合一了吗,答!不知道,做人顾面子,为何主教不顾面子,顾神父内斗,神父对错不重要,重要合一,两位主教,双方让㱑重启谈判桌,应该结束应用三国对抗时代,何时合一。难道比大陆与台湾合一个中国那样复杂吗,福州人要面子,要尊严。永远不听更不信爱国会。请你们二位地下主教合一灬为我们福州人争气灬纽约圣约瑟教堂
 
回复  支持[9反对[10]
本站网友 1058495475
2013-09-30 07:14:42 发表
期待教会早日光扬、愿天主永受赞美阿肋路亚!我们大陆信友深信乌云再厚也不会永远遮住阳光!!!
 
回复  支持[12反对[10]
本站网友 睁开眼吧
2013-06-03 23:30:16 发表
圣斯德望殉道的启发(回顾过去的两年) 陈日君    转自香港教区《公教报》
               二○○六年
               本笃十六世在二○○六年圣诞节翌日中午、与信徒一齐念三钟经前、曾指出殉道日是在天的生日,所以在耶稣诞生后的一天庆祝教会第一位殉道者圣斯德望在天的生日是很有意义的。基督诞生成人,穿上我们有罪的肉躯,在十字架上把它牺牲了,救赎了我们,我们大家才有希望能够重生,生于恩宠,生于永恒。教宗在他那次的讲话中,特别对我国内“地下教会”的兄弟姊妹说了一番慰问的话。
               他说:“我特别挂念那些教内的兄弟姊妹,他们毫不妥协地忠于伯多禄的宗座。有时,他们为此要付出重大痛苦的代价。整个教会敬佩他们的榜样、并祈求天主赏赐他们毅力,恒心到底。虽然在眼前他们会感到似乎一切都失败了,他们该知道他们的苦难终会带来胜利。”教宗致国内教会的信上,在注解一,也重提了这一番话。
               那是二○○六年,国内教会多灾的一年,四月、五月、十一月三次进行了非法祝圣主教,共十多位“与教宗共融”的主教们参加了那些违反教律的行动,使人震惊。
               二○○七年
             二○○七年的开始似乎带来了一线希望。一月十九、廿日在教廷开了一个讨论中国天主教会局势的会议,其闭幕公报有人评为“审慎平衡”,本人以为“稍趋乐观”更为贴切 (用“误解”两字总括过去教会与政府之间的冲突?!)。
               公报结语是教宗许诺写信给国内天主教徒。不少人以为复活节前后该信会面世。但这封创历史的信终于在六月才公布。
               教宗牧函公布前的争论
               在大家等待这信的时间,一位不署名的大陆神职人员在天亚社英文版三月廿日发表了文章,其观点很清晰,就是说既然中梵之间的问题纯粹是一些误会,那末妥协是唯一可取的态度,希望教宗的信不要太执着,不要太强调原则。本人在公教报四月八日对那文章作出了回应,批评了那似是而非的言论,免得读者对教宗的信有错误的期待。本人知道圣父肯定会讲到“教会神性的建构和宗教的自由”,因为这正是○七年一月会议的主题。果然,在信的第五段、本笃十六世重申了教会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耶稣在伯多禄和宗徒们身上建立了祂的教会,教会该由教宗和主教们领导。在信的第七段、圣父指出国内教会一切问题最明显的缘由、是某些政府设立的机构凌驾在主教之上控制教务,使教会失了自由。
               教宗是一位卓越的神学家,又是圣贤的慈父,他的信在对真理的执着和对教徒的眷爱之间取得了一个可贵的平衡。
               整封信难能可贵的特征正是它的平衡,这平衡很容易被破坏,偏左偏右的,偏乐观偏悲观的解释都会破坏这平衡。
教宗牧函公布后的争论
               大家知道对教宗的信某个部份、我和韩德力神父有不同的了解。韩德力神父说“现今没有理由在中国继续持守一个地下教会团体”,又说“教宗‘鼓励’地下主教们去申请政府当局的认可”。我至今还深信这是断章取义,误读了教宗的信,是偏乐观的错误,破坏了“信”的平衡。追求(精神的)共融是一件事,(在制度上,架构上)合并是另一会事(见2007年7月22日本报20版)。
               在权威人士给我说韩神父已放弃了他的看法,可是我没有见到他作出任何声明,我更奇怪为什么至今我们不能有一个官方的澄清。不少地下主教神父信了韩神父的解释,努力去争取政府的认可,却碰了一鼻子灰。更可惜的是在这过程中,不少地下团体严重地分裂了。
               教宗牧函的核心信息
               其实,教宗在二○○六年十二月廿六日所说的话应该帮助我们了解他的思想。他欣赏那些地下兄弟们的“毫不妥协的忠诚\”,他鼓励他们“恒心到底”,他知道“他们的处境看来是全面失败”但他深信“他们的苦难会带来胜利”。教宗在信的结语第十九段末还说:“普世教友……祈求历史的主赐予你们恒心见证的恩宠,他们深信你们在过去及现在为耶稣圣名所承受的苦难,和你们对祂在世上的代表的英勇忠诚\\,一定会获得赏报,即使有时候,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失败了”。注解一的内容和全信最后的这几句话、在教宗的信内可以说是前呼后应。“眼前的失败和最终的胜利”成了这封信的核心信息,信德和望德也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德肋撒修女的名句是“天主不期待我们成功,祂期待我们忠诚\”。
向国内兄弟们的呼吁
               诸位国内地上的主教神父兄弟们!请你们看看圣斯德望的榜样,看看殉道者的榜样,千万不要把眼前的成功看成真正的胜利!
               有人向地下的兄弟们说“妥协才是聪明。我们又和教宗共融,又被政府承认;政府给钱,我们可以照顾教友。你们却宁愿坐监、舍生,这样,教友被遗弃,没有人照顾……”忠诚\殉道变成了愚蠢(?!),这是多么荒谬的言论,多么短视的看法!
               妥协是权宜之计,不能长久拖下去。内心与教宗共融、外表却又参加独立自办教会、是矛盾的。在特殊的环境下你们忍辱接受了这矛盾,后来求教宗宽恕了,教宗仁慈地体谅了:“已压破的芦苇祂不折断,将熄灭的灯心,祂不吹灭”。但教宗本笃已写了一封信。中国教会的一个新阶段应该开始了。真理的权利应得到维护了。不正常的该改为正常的了。
               教宗以前在认可非法祝圣的主教或批准“被选出来的”主教时并没有要求他们退出地上教会,虽然这教会受某些非教会机构的不合理控制。地下团体的兄弟们不容易了解这做法。我们从历史上可以解说:在开始“合法化”的程序时如果教宗要求被合法了的主教退出那些架构,政府一定会作出强烈的反应,使
那程序不能继续。现在回顾以往、很高兴看到教会作出这类让步时,政府的回应也很克制而接受了渐进的改变。
可是现在教宗的信已公布了,局势也已改变了,是时候把原则讲清楚了,不能永远为了能传福音而牺牲了信仰的真理!
               教宗在他的信里说了:“有些(被合法化了的)主教没有明显作出已获得合法身份的表示……他们必须不断地表现出与伯多禄继承人完全共融的明显行为。”(信8.11)
               教宗又说:“我们怎能不记得在近期的艰难年月里,一些主教和司铎们发出的明亮皓光,他们为教会作出了经久不衰的见证,甚至为教会和基督献上自己的生命,这为大家岂不是个鼓励吗?”(信13.1) 教宗知道他向你们要求的是什么。你们明白吗?
               本笃十六世说了:“那些由国家建立,与教会的架构无关的……企图凌驾于主教之上、以领导教会团体生活的机构并不符合天主教的教义……其所宣称的宗旨既是落实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的原则……与天主教的教义无法调和”(信7.5;7.6)。可是在二○○七年七月廿五日,约三百名天主教代表,包括卅七名主教,出席了“爱国会成立五十周年纪念活动”。
本笃十六世说了:“教宗任命主教,是教会合一和圣统共融的保障”(信9.1),“教宗颁发任命状祝圣一位主教时,是行使他的最高神权”(信9.2),他也说了“未经教宗授命擅自祝圣他人为主教者及受祝圣者 (该知道) 此类祝圣是教会共融的惨痛创伤,严重违反天主教法典所阐述的纪律”(信9.1)。可是十二月十九日,四十五名主教与二百名神父、修女、修生及教友代表出席了“自选自圣主教五十周年纪念座谈会”。
二○○八年
           去年七月发生的恐怕还能说是“信前时代”的余波,但这个月发生的事、实在令人费解。教宗的信想大家都已消化了吧?今年四月教廷不是又特别给主教们写了一封信鼓励他们勇敢站在教宗的一边吗?
               这五十周年真值得庆祝吗?那些非法祝圣了的主教不是绝大多数要求教宗宽恕、而被教宗认可了吗?教宗表示了他的宽容谅解,这些兄弟们也以行动承认了没有圣统的共融就不是天主教!
               五十年前在极左势力的影响下有人以为教宗是帝国主义的代表,中国教会该摆脱教廷的控制;但在开放改革30年后的今天,这种想法未免太落后了吧!其实逼迫信徒做违反良心的事、是严重侮辱中国公民的尊严,绝不是值得骄傲的事,更不值得庆祝。这样的庆祝能成功举行,祇证明那些既得利益者还不舍得放弃他们的权和利,继续陷我们伟大的国家于不义,让它蒙上那落后于世界的羞耻?
展望二○○九年
          去年庆祝爱国会成立五十年,今年庆祝自选自圣主教五十年,跟?来的不就是中国天主教全国代表大会了吗?难道你们都准备去参加选举爱国会主席、主教团团长吗?一轮一轮的学习班看来已为此作了部署,这会议是势所必举行了的吗?但参加这样的会议不是完全藐视教宗的信,几乎可以说是打他一巴吗?你们的良心准许你们这样做吗?天主的子民会接受吗?这为我们的国家是光荣的事吗?信仰生活的正常化再有希望吗?
小弟无功无德,祇是有福长期生活在自由的世界里,现在蒙教宗给我穿上了红袍。我接受红袍的那天说了:它象征的不是我的血,是许多国内兄弟姊妹的血。是他们今天借我的口,向你们呼吁:“不要害伯,负起历史给你们的使命!在这关键的时候,你们的抉择能使教会早日复兴,也能使她长期衰败。你们要向历史交代,在审判历史的主宰前要能站立得住、问心无愧。”
               起来,不再是奴隶的人们。新中国不是现成的,有人致力经济改革,有人致力国防现代化,你们的贡献是在我国建立一个有名有实,受全世界尊重的天主教会 ── 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与普世主教共融的,在伯多禄继承人领导下的。
               让我们最高的领导知道:爱国会的某些人绝不代表天主教。愿天主子民的声音,藉?你们传达到我们国家的领导。我们唯一的愿望是能平安渡信仰的生活,做对国家有贡献的好公民。
               各位主教、神父兄弟们,请你们看看斯德望的榜样,你们殉道者前辈的榜样,你们的表态会使你们失落一切吗?记住:“为信仰而受的苦难一定会带来胜利,就算眼前看来像是一切都失败!”
               严冬来了,但春天随?会来,且是永远的。
                              客栈里没有位置给你们吗?小耶稣是在马槽里的,在祂身边贫穷就是富有,寒冷也变了温暖。
进教之佑,为我等祈!
               玛利亚圣宠之母,为我等祈!
               在天中国之后,为我等祈!
               陈日君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
一爱国会主教神父修女信徒们,教宗的话你们明白了么?
安树新,教宗的话你明白了么?
 
回复  支持[20反对[17]
本站网友 睁开眼吧
2013-06-03 23:21:59 发表
信德不能妥协,因此教会至今仍是殉道者的教会
时间:2013-04-07  来源: 梵蒂冈电台 作者: 点击: 107
教宗方济各4月6日在圣玛尔大之家的小堂主持了复活八日庆期第七天的弥撒。阿根廷一个家庭,以及圣卡米洛修女会和善牧修女会的一些修女参加了礼仪。教宗在弥撒中表示:基督徒应该勇敢见证信德的完整性。
教宗在简短的弥撒讲道中,讲解了复活八日庆期第七天的弥撒读经和福音。读经记载了圣伯多禄和圣若望不畏恐吓,在犹太首领面前勇敢见证信仰;而福音则讲述了复活的耶稣责斥那些不相信见证他复活的人。
教宗方济各问道:“我们的信德如何?坚固吗?或者有时候有点薄弱呢?”当困难来临时,“我们是否像圣伯多禄一样勇敢,或者有些迟疑不定呢?”教宗说,伯多禄不掩盖信仰,也没有妥协让步,“因为信德是不容讨价还价的”。然而“在天主子民的历史中,常常有削减信德的诱惑”、“随大流”的诱惑,以及“不要过于刚直”的诱惑。教宗强调说“当我们开始削减信德时,为信德讨价还价时,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在向出高价者出卖信仰,我们也开始走上了叛教的道路,背叛上主的道路”。
教宗进一步指出:“圣伯多禄和圣若望的榜样给了我们力量,但是在教会历史中有许多的殉道者,直至今日也是如此,“我们并不需要到罗马的地下墓穴或罗马斗兽场去寻找殉道者,因为殉道者此刻还活着,在许多国家都有。教宗方济各说,基督徒因信仰的缘故遭受迫害。一些国家不允许信徒佩戴十字架,若有人这么做会受到惩罚。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的教会仍然是一个殉道者的教会”,仍然属于那些像圣伯多禄和圣若望一样宣称“我们不得不说我们所见所闻”的人们。教宗继续说,是这些殉道者“给了我们力量”,让我们用生命见证“我们所领受的信仰,这信仰是上主赐给祂所有子民的礼物”。
教宗明确指出:“我们不能凭自己做这事,因为这是一个恩宠,信德的恩宠。我们应该每日呼求上主说:‘主啊,求祢保护我的信德,让它成长,愿我的信德坚固、勇敢,并在我必须如同圣伯多禄和圣若望一样公开信德时帮助我,赐我勇气’”。
教宗最后说,在今天,美好的祈祷词或许是这样的:愿上主帮助我们守护信德,使它成长,让我们成为有信德的人。
教宗说,伯多禄不掩盖信仰,也没有妥协让步,“因为信德是不容讨价还价的”。然而“在天主子民的历史中,常常有削减信德的诱惑”、“随大流”的诱惑,以及“不要过于刚直”的诱惑。教宗强调说“当我们开始削减信德时,为信德讨价还价时,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在向出高价者出卖信仰,我们也开始走上了叛教的道路,背叛上主的道路”。
一一爱国会主教神父们坚持走独立自办自办教会的道路是不是叛教的道路,是不是背叛上主的道路?他们屈从于政府对我圣教信仰和教律的干涉!是不是妥协让步?本笃十六教宗给中国教会的牧函训导的非常清楚:当政权不恰当的干涉我们的信仰和教律时,我们不能就此屈从!我们本着教宗不能错误的训导决不屈从妥协,坚决抵制爱国会,首先我们绝不参加一个裂教组织,不接受独立自主自办教会这个背教原则!
看来爱国会主教神父们和某些大师们的希望落空了。因为方济各教宗说:伯多禄不掩盖信仰,也没有妥协让步,“因为信德是不容讨价还价的”。教宗说'不要过于刚直'是诱惑,是魔鬼的诱惑!我们不要陷于魔鬼的'不要过于刚直'的诱惑!
不要太较真,偏激,极端常是爱国会主教神父修女信徒们及那些妥协分子对坚持完整信德的地下教会的批评!实则是为自己妥协让步不敢坚持信仰的无耻说词!
爱国会主教神父们,那些声称教宗说让教会公开化的妥协之士好好听听教宗方济各的话,也再仔细重读本笃十六教宗给中国教会的牧函中不屈从的呼吁!
打开心扉,不要再封闭自己,有耳听的,听吧!
在中国我们要么殉道要么叛教!
各位主教、神父兄弟们(爱国会的),请你们看看斯德望的榜样,你们殉道者前辈的榜样,你们的表态会使你们失落一切吗?记住:“为信仰而受的苦难一定会带来胜利,就算眼前看来像是一切都失败!”一一陈日君枢机主教
教宗指出迫害并没有结束,今天的殉道者要多于过去
时间:2013-04-15  来源:亚洲新闻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殉道的时代并没有结束:事实上,我们可以说今天教会的殉道者比历史上要多。教会内有许多遭到陷害的男男女女,他们受到迫害、因为有人憎恨耶稣、憎恨信仰才杀害了他们。他们因为教授要理被杀、因为配戴十字架被杀......。今天,在许多国家他们仍然受到陷害、受到迫害......。他们是我们的兄弟姐妹,今天这一殉道者的时代中仍在受迫害的兄弟姐妹"。这是教宗连续第二天谈及我们当今时代的殉道者。世界上许多地区的基督信徒遭受了教难。昨天,宗徒大事录中记载的初期基督信仰团体在耶路撒冷遭到的迫害激起了教宗方济各有关殉道的阐述。今天,宗徒大事录中圣斯德望的记载中突出了诬陷这一邪恶。
       教宗按照惯例在圣女玛尔大之家主持弥撒圣祭时讲解了这篇道理。据梵蒂冈广播电台报道,方济各教宗谈到了教会历史上的第一位殉道者,也是遭诬陷殉道的斯德望。痛斥陷害是"最恶劣的罪行:诬陷是魔鬼的直接表现"。
       那些诬陷斯德望的伪证人"对干净的斗争、善人之间的斗争耿耿于怀",斯德望的敌人选择了"肮脏的道路:诬陷"。"我们都是罪人:所有人都是。我们有罪。但是,诬陷则是另一回事。这无疑是罪,但是另外一回事。诬陷摧毁天主的工程;诬陷源于非常恶毒的东西:仇恨。而仇恨者就是魔鬼。仇恨毁了人、利用谎言生存。我们毫无疑问:有诬陷的地方就有魔鬼、就是魔鬼"。
       而斯德望并没有以牙还牙、"无意用诬陷的手段来救自己。他仰望上主、服从律法"、恪守在基督的和平与真理内,这就是"教会历史中所发生的"。因为从第一位殉道者至今,勇敢地见证福音的榜样无穷无尽。
       殉道者的时代并没有结束,"我们时代的殉道者比初期教会时期还要多"。在此"精神折磨"的时代,教宗呼求用披风护起天主子民的俄罗斯圣母,"让我们祈求圣母保护我们,在精神折磨的时代最安全的地方就在圣母的披风下。她是照顾教会的慈母,在此殉道者的时代,她是主角、保护的主角:是妈妈(......)。让我们满怀着信德说,'母亲,在您护佑下的是教会、请眷顾教会"。
教宗方济各表示:聆听天主和跟随耶稣的道路使我们自由和幸福
时间:2013-04-12  来源: 梵蒂冈电台 作者: 点击: 28
教宗方济各4月11日清晨在梵蒂冈圣玛尔大之家的小堂举行弥撒,梵蒂冈官方报《罗马观察报》的一些职员参与了弥撒圣祭。教宗在讲道中指出,聆听天主使我们自由,赐予我们“俗世建议”不能保证的幸福。
教宗说:“服从天主就是聆听天主,以开放的心走天主给我们指引的道路。服从天主就是聆听天主,它使我们自由”。服从天主意味着聆听祂的声音,就如伯多禄那样,向法利塞人和经师说:“我做耶稣叫我做的事,而不是做你们叫我做的事”。教宗方济各继续说:“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也会听到一些不是来自耶稣、来自天主的事。有时我们的软弱会把我们带向另外一条道路,这条路有两个方向,有“双重生活”:一个是耶稣所说的, 另一个是世俗指引我们的道路”。教宗说:“在我们聆听耶稣时会发生什么事呢?有时那些建议我们走世俗道路的人会“羞恼成怒”,致使走耶稣指导的道路的人遭到迫害。但仍有很多人用自己的生命做见证,愿意服从天主,沿着耶稣指给他们的路走。
教宗在弥撒讲道中解释说,教会在今天礼仪中勉励我们要达到的目标:就是“走耶稣指引的路”。这也就是说,不要听取世俗、罪过的建议,不向使我们远离天主的建议让步。这些不能使我们幸福”。在圣神的帮助下,我们走耶稣指引的路,并服从天主。教宗说:“正是圣神给我们力量,走耶稣指引的道路”。为此,我们必须勇敢的恳求“勇敢的恩宠”,大胆地说:“天主,我是个罪人,有时会听从世俗的事,可是我愿意服从祢,愿意走祢的道路”。让我们祈求始终走耶稣指引的道路的恩宠。教宗最后说:“我们不这样做时,我们恳求宽恕:“上主会宽恕我们的,因为祂是那么的慈善宽仁。
教宗说:“我做耶稣叫我做的事,而不是做你们叫我做的事”。
爱国会主教神父们说:我们做圣经中伯多禄要我们做的事,也就是耶稣要我们做的事!伯多禄要我们为主的缘故服从人立的一切制度!而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自选自圣是人立的制度,我们得服从!这是服从主啊!
爱国会主教神父们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是做谁叫做的事呢?他们服从的是谁呢?爱国会主教说独立自办的道路是天主旨意,是天主指示的道路,是圣神训诲启迪的!他们“祝圣”时根据圣经伯多禄前书二章十三节宣誓服从政权和宪法,“我们根据伯多禄宗徒的训示,为主的缘故服从人立的一切制度”。
在中国人立的制度就是共产党的制度,共产党人对宗教立的制度就是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民主办教,自选自圣主教!
所以爱国会主教们为了主的缘故服从人立的一切制度而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道路!
他们说圣经让他们独立自办的!
基督说:撒旦,去吧!经上伯多禄还说:听天主的命应胜过听人的命!
教宗说:“我做耶稣叫我做的事,而不是做你们叫我做的事”。
一一小安子,天主让你独立自主了还是教廷让你自办教会了?你做了谁让你做的事?
 
回复  支持[20反对[13]
本站网友 匿名
2013-05-14 22:49:11 发表
天主教在线的质疑:

但是,天主教在线在此立场上,认为万民福音部的声明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圣部要求中国地下主教走出地下,获得政府的认可是早已众所周知的。


民福音传播部这项公报说:“连日来,正流传着有关中国大陆河北省保定教区情况的消息,特别是有关方济各安树新助理主教的消息。这些消息说圣座就安树新主 教与一非法主教共祭这件事致函这位主教,指出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批准了这件共祭的事,同时向安树新主教施压,要他走出地下状况,向爱国会登记注册”。

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的公报是十月三十一日签署的,并于十一月三日发布。这份公报结束说:“万民福音传播部严正驳斥这些毫无根据的说法”。


——天主教在线,难道万民福传部这个公告是假的?或者是他们赖皮?
 
回复  支持[14反对[1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3-05-14 22:46:41 发表
天主教在线的质疑:

但是,天主教在线在此立场上,认为万民福音部的声明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圣部要求中国地下主教走出地下,获得政府的认可是早已众所周知的。

——天主教在线质疑傻呀!
因为圣部要求中国地下主教走出地下,获得政府的认可是早已众所周知的。——什么时候?哪个部?

万民福音部不是圣部么?
 
回复  支持[17反对[16]
本站网友 睁开眼吧
2013-05-14 19:41:46 发表
既然安主教是合法的,没有被绝法,那么拼什么不服从安主教的 呢?难道神父不服从主教,是圣童制么?
合法?合什么法?你家法呀?爱国会不合教义能合法么?独立自主自办的教会是天主教么?怎么能合法?
 
回复  支持[18反对[14]
本站网友 睁开眼吧
2013-05-14 19:34:24 发表
你怎么知道安主教不是听从了教宗的旨意?
小安子,参加爱国会是教宗的旨意?教廷代表教宗么?教廷不能不听教宗的么?教宗牧函说的再清楚不过了,爱国会不合教义,安树新却说教廷让你参加爱国会!
小安子,你认为参加爱国会搞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没有违反信仰原则?你们保定的爱国会不是共产党的爱国会?你们保定不归共产党管辖了么?那苏主教为什么还被关着?
 
回复  支持[16反对[1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5-30 19:54:24 发表
韩德力神父不笨,有能力歪曲本笃十六的牧函,能量极大。希望他为自己的灵魂做一点工作。
 
回复  支持[27反对[16]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5-08 00:39:26 发表
我们大家上下应联合起来一致对抗“爱国会”,不要在内部斗争分裂了!我们现在都成了仇教者的牺牲品了!都被它们在利用!它们唯恐我们不乱,这样不用它们消灭我们,我们自己就把自己消灭了!不管怎样我们一定要听从罗马教宗的指示安排。
你怎么知道安主教不是听从了教宗的旨意?
 
回复  支持[23反对[17]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5-08 00:35:46 发表
既然安主教是合法的,没有被绝法,那么拼什么不服从安主教的 呢?难道神父不服从主教,是圣童制么?
 
回复  支持[4反对[5]
本站网友 匿名
2012-02-18 15:15:24 发表
清官难断家务事,在教会这个大家庭里中国是特殊的地域,特殊的时代。家长(教廷)也很难做出完美的决断,且此一时彼一时变化不断。我们不必审断它做出的决定是否合理,听命自有听命的功劳。谁给你评断长上的权力呢?所有掌权者都不能做出让人人满意的决定,连天主都有人抱怨。
对安主教的争论也是浪费口舌,圣经上说;人看外面,天主看心。又说不要判断人,免得自己受判断。你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吗?只要他说的是福音,就听。说的不对,做的不对,他自己向天主交账。正向耶稣年代的经师长老司祭长,耶稣也没有推翻他们。天主管人人,自己管个人就轻松了
 
回复  支持[5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1-09-25 00:11:38 发表
中国天主教保定教区爱国会副主席教务委员会主席安树主教因参加承德自选自圣主教而受绝罚一事,获得宗座赦免,这是一件喜事;不过,他拿着这一封信作为尚方宝剑,刺杀保定东吕总堂区6000多忠于教宗的信友说:“只许在他任命的陆神父手中证婚;别的地下神父证婚一律无效,这是安树新主教亲口说的。
 
回复  支持[5反对[3]
本站网友 09362729736
2011-07-21 13:53:14 发表
韩德神父心肠特好,想为中国做点事精神可嘉,但是他的主张一味的对话,是十年了对话的结果和进展到底是什么?人家根本不在乎你是谁,对话时有条件的,一这是需要跟你对话的人,一者是讲道理的人,跟不讲道理的,和根本看不起你的人,或不懂人言的人对话,是愚蠢到底,是期盼嗟来之食。
 
回复  支持[11反对[2]
本站网友 09362729736
2011-07-21 13:44:13 发表
梵蒂冈选圣的主教,现在再加入爱国会,教廷如何对待此事,想请教高明?
 
回复  支持[4反对[2]
本站网友 xh
2011-05-20 13:57:17 发表
教会不是家庭作坊 凭自己的意思 愿意怎么搞就怎么搞 每个人对教会有一种宗教感情是好事 但更重要的是每个人对教会要有一种高尚的宗教情怀
 
回复  支持[2反对[2]
本站网友 xh
2011-05-20 13:48:04 发表
每个人要反省中国的教会 每个人都有责任
 
回复  支持[2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1-04-26 09:18:02 发表
在这里无论说什么,也是无济于事了。事件的原因,就是韩德力神父一手策划和误导圣座。保定教区是受害的团体!安主教本人也是受害人!安主教仍然是一位好主教!因为在这次事件中,安主教是听命的,他并没有一点的责任,问题是发生在圣部。每一位圣职在誓发三愿使,特别强调的是“听命”,他是当听了圣部长上的命。因此,直接责任者是圣部的首长!大陆的主教应当依照教会的训导和纪律,给予韩德力神父出罚!
 
回复  支持[23反对[3]
本站网友 匿名
2011-01-04 21:02:25 发表
我由衷希望你们慎重行事,为中国大陆教会的背景作出正确的判断与指导。
 
回复  支持[12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0-12-26 21:05:01 发表
这里的五毛可真多啊.真正抱着洋人大腿不放是那些拥护外国人马克思、称呼斯大林为他爹的人。每天坚持这领导那领导,其实就是让俄国鬼子领导。
 
回复  支持[17反对[5]

 384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