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评论

我也评两句

评论:中国非法主教于新教宗就职日祝圣神父

查看原文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平均得分: 0 分,共有 0 人参与评分
   网友评论
 416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本站网友 陈先生
2016-02-29 13:34:19 发表
网友 746859828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山中人 的原文:

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你们说马英林非法,那为啥我们很多云南教友追随他,你们所谓忠贞--神学院一天都不去读,稀里糊涂的祝圣神父,在教堂内一个完整的讲义都不会---真是悲哀。为啥总是一副奴才相帮着美帝说话-你们希望八国联军进军中国吗!蹂躏中国人民吗!都是主的女儿-没有一个人说不服从教宗的领导,你们就胡扣帽子----

这位可能什么叫天主教都没有弄清楚,这是教会的可悲

这位可能什么叫天主教都没有弄清楚,这是教会的可悲,再去好好学学天主教教义教规,不要在误导善良的人啊

天主教是至一至圣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耶稣把他的教会建立在了伯多禄宗徒这块磐石上,我们的首领是接伯多禄位的教宗。教友听神父,神父听主教,主教听教宗,这样彼此联合,共同一栈犹如一幕。关于那些中国政府任命的带有政治色彩的是没有权利祝圣神父的,他们的所做所为是不符合教义的,故此是非法行为。

如果让你们云南的人  你们是愿意跟随马英林还是愿意跟随教宗方济各,以此类推还得想想自身的对或错。
 
回复  支持[3反对[2]
本站网友 匿名
2016-02-27 22:35:49 发表
上帝的是上帝的,灵魂是上帝的,肉体是中国的。共产党要肉体,上帝灵魂,教宗不承认爱国会,邦魔鬼忙,损失了许多灵魂
 
回复  支持[3反对[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5-11-01 07:30:51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天主教法典不适用中华天主教会,神学上有效,在国内也合法,支持祝圣!中国应该仿效圣公会体制,清除罗马毒瘤。--一个普通教友

2015年9月22日至29日,罗马教宗方济各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时访问美国,在美国国内主流媒体的报道,报道方济各的篇幅是报道习近平篇幅的25倍。
 
回复  支持[9反对[5]
本站网友 匿名
2015-11-01 07:26:40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我们支持,理解自主。中国天主教的道路是特色的,新教会。

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天主教全国两会是本质上的分裂教会,看看中国的《现代汉语词典》对天主教一词的解释就明白这一点了。
 
回复  支持[8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5-08-05 14:32:35 发表
我们支持,理解自主。中国天主教的道路是特色的,新教会。
 
回复  支持[3反对[7]
本站网友 匿名
2015-07-09 03:49:38 发表
天主教法典不适用中华天主教会,神学上有效,在国内也合法,支持祝圣!中国应该仿效圣公会体制,清除罗马毒瘤。--一个普通教友
 
回复  支持[9反对[21]
本站网友 魏卯
2015-05-21 18:32:15 发表
信得人是没有罪的,颠覆道义的人才是有祸的
 
回复  支持[4反对[6]
本站网友 746859828
2015-04-26 06:39:24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山中人 的原文:

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你们说马英林非法,那为啥我们很多云南教友追随他,你们所谓忠贞--神学院一天都不去读,稀里糊涂的祝圣神父,在教堂内一个完整的讲义都不会---真是悲哀。为啥总是一副奴才相帮着美帝说话-你们希望八国联军进军中国吗!蹂躏中国人民吗!都是主的女儿-没有一个人说不服从教宗的领导,你们就胡扣帽子----

这位可能什么叫天主教都没有弄清楚,这是教会的可悲

这位可能什么叫天主教都没有弄清楚,这是教会的可悲,再去好好学学天主教教义教规,不要在误导善良的人啊

天主教是至一至圣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耶稣把他的教会建立在了伯多禄宗徒这块磐石上,我们的首领是接伯多禄位的教宗。教友听神父,神父听主教,主教听教宗,这样彼此联合,共同一栈犹如一幕。关于那些中国政府任命的带有政治色彩的是没有权利祝圣神父的,他们的所做所为是不符合教义的,故此是非法行为。
 
回复  支持[16反对[6]
本站网友 匿名
2014-10-10 10:14:56 发表
网友 匿名 的原文:

网友 山中人 的原文:

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你们说马英林非法,那为啥我们很多云南教友追随他,你们所谓忠贞--神学院一天都不去读,稀里糊涂的祝圣神父,在教堂内一个完整的讲义都不会---真是悲哀。为啥总是一副奴才相帮着美帝说话-你们希望八国联军进军中国吗!蹂躏中国人民吗!都是主的女儿-没有一个人说不服从教宗的领导,你们就胡扣帽子----

这位可能什么叫天主教都没有弄清楚,这是教会的可悲

这位可能什么叫天主教都没有弄清楚,这是教会的可悲,再去好好学学天主教教义教规,不要在误导善良的人啊
 
回复  支持[12反对[8]
本站网友 匿名
2014-10-10 10:08:29 发表
网友 山中人 的原文:

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你们说马英林非法,那为啥我们很多云南教友追随他,你们所谓忠贞--神学院一天都不去读,稀里糊涂的祝圣神父,在教堂内一个完整的讲义都不会---真是悲哀。为啥总是一副奴才相帮着美帝说话-你们希望八国联军进军中国吗!蹂躏中国人民吗!都是主的女儿-没有一个人说不服从教宗的领导,你们就胡扣帽子----

这位可能什么叫天主教都没有弄清楚,这是教会的可悲
 
回复  支持[13反对[11]
本站网友 匿名
2014-09-25 06:52:32 发表
我们人没有定断人的权利,天主是仁慈的,不会弃舍任何人。
 
回复  支持[8反对[8]
本站网友 山中人
2014-09-20 11:44:26 发表
满嘴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你们说马英林非法,那为啥我们很多云南教友追随他,你们所谓忠贞--神学院一天都不去读,稀里糊涂的祝圣神父,在教堂内一个完整的讲义都不会---真是悲哀。为啥总是一副奴才相帮着美帝说话-你们希望八国联军进军中国吗!蹂躏中国人民吗!都是主的女儿-没有一个人说不服从教宗的领导,你们就胡扣帽子----
 
回复  支持[7反对[20]
本站网友 林俊杰
2014-07-10 12:09:44 发表
刚刚看到这个消息,心痛,天主爱人民,教宗也没办法对这个集权政府说什么,任何人中国土地上不敢公开说三道四,会被欧打,我林被打过,很怕中共,我们海外中国人,被外国人看不起,为什么因为我国贪污与集权中共这个无信仰政府,只有美丽谎言骗国人,不守我们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规定,所以海外中国人被外国人看不起,你们自己政府都乱来,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or their Catholic nation persecution, they control strictly, who know the pain of the underground church
 
回复  支持[13反对[7]
本站网友 匿名
2014-02-15 09:42:31 发表
本站网友 匿名       
2013-04-08 16:16:55 发表 [353 楼]
                抵制非法祝圣是关系到中国天主教会存亡的重大问题
    旧事虽过,但还要成新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本来,发生在国内的非法祝_圣主教事件,是每位天主教徒应该感到耻辱和痛心并坚决抵制的。但是,我感到,虽然绝大多数网上的教友,反对的立场是鲜明的,但是,也有一些人持暧昧或支持态度;教廷明确号召教友不能参加和领受那些参加了非法祝_圣的“主教”(包括:1、祝_圣别人的;2、被别人祝_圣的)的圣事,直到他们所受的绝_罚被宽赦为止,但是,不知许多人对此是无知或无奈,还是无视,仍然若无其事地参加那些“主教”行的圣事;因为不了解教会时事、《法典》,不懂信仰的大道理,只知每天起来念经、望弥撒的教友,就更像被蒙在鼓里一样,更是懵懂、糊涂、无知,不能积极回应基督在世代表(教宗)的呼声,抵制非_法祝_圣,为普世教会的合一尽自己的一份应尽的力量和义务,有的人甚至公开支持黄炳章当主教,说他是个有能力、有作为的主教。
    上主说,百姓因为缺乏知识会招致灭亡,这的确是关系到教会存亡的重大问题;面对这样的是非混乱,有必要让大家都分清这个问题的是非,知道非法祝_圣的祸害,都能明白自己在护教上应履行的责任和义务。

为什么要抵制非法祝_圣?

抵制非法祝_圣,是关系到中国天主教会的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不只是一般的忠于谁的问题。我们的天主教会的最主要特性,是至一性,是宗徒传下来的教会。这个特性说明,我们教会是上下统一,教会的神权,是先由伯多禄宗徒从基督领授(玛16;若21:15~17;若10:16),再通过他的继承人(我们的教宗)自上而下、一级一级地往下传授的。所以,现在,基督的在世代表——教宗,是神权的源头,是天主教的旗帜,如果中国天主教(在官_方登记公开的)不服从教宗,就是脱离、背叛了教宗,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水之木,就与神权隔绝,失掉了主要的神圣、神恩,就成了一个纯人的团_体,成了与基督新教没有什么两样的教会,虽有天主教之名,而无天主教之实,甚至可能失去了天国的福分,因为主耶稣亲口对第一代教宗伯多禄说,“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玛16:18~19)

所以,服从教宗,是多么的重要,主耶稣无论是在《圣经》里,还是到现代通过个人的启示中,都强调了服从教宗的重要。圣经中,主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凡接待我所派遣的,就是接待我……”(若 13:20)“你们应信服并听从你们的领袖,因为他们为了你们的灵魂,常醒寤不寐,好象要代你们交账的人;你们要使他们喜欢尽此职分,而不哀怨,因为他们若有哀怨,为你们决无好处。(希13:17)”据《朝拜耶稣圣心一小时》记载,主耶稣对作者说:“可爱的灵魂,…你是否知道,除了圣母以外,惟有教宗是我最爱的人,因为他所讲的道理,都是我启示的,……但是想起来可怜又可恼!有许多坏人反对他。他们不知道反对他就是反对我。还有些人胡说乱闹攻击教宗,伤我的圣心。我就不赏赐给他们圣宠,他们就没有力量自救。最后的结局还不是永远的丧亡吗?有好些人明知教宗是我的代表,偏偏不服从他,这就是明知天堂有门,他却不愿意进去一样。……再看!有些有信德的教友也常有私心杂念,合自己私意的就去做,不合私意的就不去做,不去克服。唉!对于这种情况,假如你晓得我的心是多么痛苦,我看你自己也必然会感觉到不知有多伤心呢!假如人们对教宗真有孝爱的心情,如同敬爱自己的父母一样,那么我心中将会是多么快乐啊!”

为了维护教宗的权威,确保天主教会的至一性和神圣,教会的《法典》第377条规定主教必须由教宗任命或批准依此选出的;《法典》第1382条声明违背教宗祝_圣他人为主教的人和被祝_圣的人均陷入了自动的无需宣判的保留于教宗的绝_罚。主教的职权,是神权,不同于世俗组织的俗权,只能从神而来,即由神的在世代表从上传授而来,是不能由下面任命的。任命主教,也是地方教会——一个社会团_体——的内部事务,不是什么国家主_权,更不是什么中国内_政,依照《宪_法》关于结_社自_由的规定,是不能由政_府插手的。教宗任命中国的主教,完全没有政_治的意图,只是基于教义不得不这样做的,不这样做就不成天主教会。教会只是一个松散的团_体,主教对信徒没有多大的支配权。现代,教宗实质上无法通过任命主教支配中国教会来威胁政_府,若某些组织认为能构成威胁,只是神经过于脆弱和敏感,或者为了树一个假想敌来显示自身的重要,谋小集团的利益;强迫教会实行自选自圣,那是阉割教义,限制信仰_自_由,而对中国没有半点益处,只会制造民怨,破坏和谐建设,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宪_法》认为教宗任命主教是国外势力支配中国教会,那是不合理的,是与宗教信仰_自_由、结_社自_由的规定相矛盾的。但是,某些组织却像个偏执狂,偏不这样想。

“我们战斗不是对抗血和肉,而是……,对抗这黑暗世界的霸主,对抗天界里邪恶的鬼神。(弗6:12)”天主教会因有上下传承的神圣,所以最遭魔鬼忌恨,千方百计挑动地上的势力把天主教作为假想敌,去压_制、消灭天主教,非_法祝_圣主教就是魔鬼在背后操纵的作为。如果我们教友不看得长远,不明白大是大非,盲目地支持或不抵制非_法祝_圣,致中国天主教会都实行独_立办教、自_选_自_圣,那么,中国的天主教就如十六世纪的英国教会在国王亨利八世的逼_迫下改教一样要步步发生改教,再过几十年,中国天主教就会不存在了。所以,非法祝_圣主教,本质上是要从根本上使中国的天主教改教(暗中改,实行偷梁换柱),按邪恶的爱_国会(其实就是“乱国会”)和非法的中国天主教主_教_团的“章_程”,他们要全面推行这样的自_选自_圣,乐山、汕头非法祝_圣后,他们接下来将试图不断地举行非法祝_圣。所以,我们要认清非法祝_圣的邪恶企图,为了捍_卫教会的生命,我们要行动起来,旗_帜鲜_明地给予抵制。

怎样抵制非法祝_圣?

一、平时要坚持为教会祈祷,求天主败坏魔鬼的作为,维护教会的合一、为参加了非法祝_圣的人祈祷,促使他们早日向教宗忏悔,向教友澄清他们的立_场,重新宣誓效忠教宗(据《梵蒂冈中国问题委员会告中国天主教友文告》2011年4月13日)。

二、若有非法祝_圣的风吹草动,要行动起来保护主教和神父,使他们藏起来,以防他们被带去参加非法祝\圣。

三、参加了非法祝_圣(包括祝_圣和被祝_圣的)而无被严重强_迫的显明的或被确定的证据的,按《法典》第1321条第3项、第1382条,都被推定陷入同等的自科绝罚之中,无需教宗的宣布(见《“宗座法典条文解释委员会”2011年6月6日发出的有关《天主教法典》第1382条正确应用的声明》和“圣座万民福传部于2011年7月12日就乐山非法祝_圣所受的绝罚作出详细阐释”)。据《法典》的第1331条,陷入绝罚的人,不能担任教会职务和举行圣事,否则就构成亵渎神圣。教友不能参加和领受那些参加了非法祝_圣而绝罚未被宽赦的“主教”的圣事(据前述的万民福传部的文件和教宗在2007年给中国信徒的牧函),否则就是有意或无意地支持了他们的非法。如果我们不遵从教宗,明知故犯地参加他们的圣事,是逃脱不了天主的公义审判的;因为自己不懂而参加了的,百年之后一样要因自己的无知而受到天主的责备。

如果有一些骨干教友甚至大部分教友公开不参加这样的“主教”的圣事,他就会感受到压力,感到丢脸和难堪,甚至众叛亲离,成了没人理睬的孤家寡人、“光棍司令”,其他主教知道后也会害怕,以后就不敢随便参加非法祝_圣。这样也能促使他们向教宗悔罪,取得教宗的宽赦,重新回到同教宗合一的轨道上来,例如南方某主教,曾先后参加过两次非法祝\圣,听说在2006年4月参加回来,若无其事,可能因为没有教友起来反对他;2011年7月参加回来后,不久就向教宗悔罪,取得了教宗的宽赦,这一次有教友发动大家不参加他的圣事,估计是主要原因,让他感到压力。

但是,说到不参加那些受绝_罚而未得宽赦的“主教”的圣事,一些教友就有不同的看法了,或有疑虑。这里针对各种偏见和误解,谈谈我的看法。

一、有人会觉得若不参加这些“主教”(这里指受绝罚未被宽赦的,下同)的圣事,情面上放不下。真的值得跟这样的“主教”讲这个情面吗?他们明知参加非法祝_圣,是违反了教会的《法典》,是背叛了教会,背叛了教宗,会使教会改了性质,却不坚持原_则,有的甚至骄傲自大,贪恋权_位,教廷三番五次告诫他了根本不放在眼里,如非法主教黄_炳_章、王_仁_雷、雷_世_银、郭_金_才、马英林、刘新红、詹思禄、涂世华,而且大多已是一错再错,参加非法祝_圣已有多次了,如山东聊城教区赵凤昌参加不少4次,房兴耀、何泽清、方建平都在3次以上,李三、苏永大(听说已得宽赦)、陆新平、封新卯、李明述、张宪旺都不少于2次(其他参加过1次的有沈斌,李稣光,甘俊邱、廖宏清、梁建森、、李晶、肖泽江、孟清禄、安树新、陆新平、徐宏根、、董光清、王充一、余润深、张宪旺、吴仕珍、马学圣等人),这些人参加了非法祝_圣回来后,许多就像什么都未发生,不向教宗悔罪,不向信徒解释,按教会《法典》规定,未得教宗宽赦就举行圣事属于亵渎神圣,而他们却照样举行圣事。他们真正是根本不把教宗的权柄、教会的《法典》放在眼里,大家说,这样的“主教”,还配我们同他们讲情面吗?难道我们只顾情面,而不顾大原则吗?只怕得罪“主教”,而不怕得罪天主吗?我们信的是“主教”吗?我们不能像懵懂无知的人盲目随波逐流,也不能像投机的教外人那样趋炎附势,我们不是为求名利、求情面、随大流而来,我们是为信仰而来,也要用行动来见证信仰。他们背叛了教宗,若不悔改,我们就也要“背叛”他们,把他们抛弃。再说,我们不参加他的圣事,也是为了挽救他,促使他悔罪得教宗宽赦。

二、有人说,他们是被逼_迫的,是可以谅解的。这样认为的人,是不了解实情。存在强势逼迫是事实,但是,人家并不能强执着他们的手覆手,也有许些主教坚决拒绝参加,或设法躲藏起来,这些主教只有个别的被关了几天办班或被撤掉了主教职务,并未对他们的人身构成重大的威胁。这点逼迫他们为什么都不能顶住呢?比起那些为信仰视死如归的圣人,他们做得太丢人了,他们仅因为人家一句命令或训斥,就乖乖地跟人家走了,有的甚至是骨子里就同强势同一鼻孔出气。

三、有人说,事情已过去了,何必这样认真呢?旧事是过去了,但是,按中国的局_势,旧事还要不断到来,如果不给这样的“主教”一些警告,一些压力,不促使他们悔改,他们或别的主教还要向强势俯首听命,无休止地参加非法祝_圣,长此以往,就把中国的天主教会葬送。

四、有人说,教会内要学会宽容,所以,不能计较那些“主教”。这是用小道理来混淆了大道理、大原则。这个问题,不是个人之间的冤怨问题,而是关系教会命运的重大问题,我们是对事不是对人,如果他们得宽赦,就仍是我们的主教,我们还是要敬重他们。

五、有人说,不回教堂参加这些“主教”的圣事,是破坏教会的团结。这样的看法是是非不分。什么叫做教会的团结呢?是以这些主教为中心的团结吗?严格地说,教会只有一个,就是以基督的在世代表——教宗——为代表的教会,团结也是以教宗为中心的团结,而不是以这些“主教”为中心的团结,这些主教已破坏了教会的团结,甚至是严重的裂教,我们抵制他们,就是为了捍卫教会的大团结。

六、有人为他们参加这些“主教”的圣事振振有词地辩护,说:“我信的是天主,不是主教”。显然,这样的主张,不但是不听从天主(天主要我们服从教宗的训导),而且也是一种短视,不为教会的存亡考虑。

七、有的人说,在家聚会过信仰生活,没有圣体领,去参加这些“主教”的圣事,是为了能领圣体。这种说法,也是片面的,天主是万能的主,天主喜悦忠贞的儿女,自然有特别的方法让他喜爱的人得救赎并得着灵命的长进,并非一定要领圣体,就像一些为耶稣致命的人未经圣洗也能得救甚至直接升天堂一样。如果按那种说法,我们一些神父、修女、教友为了忠于信仰不怕坐_牢不屈_服于恶势_力,都是不必要的,因为监牢里没有圣体可领。

八、有人说,在高_压之下,只有接受自_选自_圣,才能有利于传福音,有利于教会生存。这样的话,是只见人而不见神,只看表面现象,而不看实质,也常是一些“主教”为自己非法祝_圣他人或接受非法祝_圣而找的堂而皇的借口。一个值得深思的有明显对比的事实是,公开的教堂,能公开举行规模、场面宏大的礼仪,但是,不公开的教会人数却远比公开的多,这是为什么?

九、有的人说,某某“主教”能力强,为教会的发展做了很多工作,教会不能没有他,或他当“主教”有利教会的发展。这样的看法,也是不明是非,不识大体,不知轻重,也是重人而不重神。他要把教会引上歧途,使教会变成不再是宗徒传下的教会,要他的能力有何作用?为了保持教会的纯正,宁愿不要他的能力,宁愿损失他取得的成绩,也不要这样的人当主教,再说,我们只有忠于教宗,才会得天主悦纳,才会得着更多的祝福,这是远比人的能力所带来的发展强的。

所以,我们要有长远的眼光,要有大是大非观念,不可让小道理混淆了大道理,不可当糊涂教友,不可向无理逼迫我们教会的的强势妥协,为了教会的命运,一定要行动起来,团结起来,决不能参加、领受那些参加了非法祝_圣而未得宽赦的“主教”举行的圣事,而且要动员别人不要参加,这样做,在天上就有你的功劳。但是,如果近地没有别的教堂可去参加弥撒,要在主日和别人聚会,并定期参加不受绝罚的神职人员举行的弥撒,和领圣体。
    最后,用一句圣言作结,和与弟兄姐妹们共勉:人若知道该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
 
回复  支持[30反对[7]
本站网友 醒寤
2014-02-12 13:39:19 发表
教宗比约十二世

                                                   《宗徒之长》通谕
                                                一九五八年六月二十九日


                                                           致 服膺

                                       宗座之中国总主教,主教,及各教区

                                                首长,神父与诸教友。

                                                 教宗比约第十二祝

                         可敬的诸位神昆暨可爱的神子们安泰,及宗座遐福!



教会对华所怀希望

在宗徒之长的陵墓旁,在庄严的梵蒂冈大殿内,三十二年前,不朽的前任教宗比约第十一,亲自祝圣了“中华主教中之先荐之果”(一)。授与了他们司铎的全 权。当时典礼隆重,教宗情动于心,曾向他们说:“可敬的神昆!你们来朝见了伯多禄,你们于今从伯多禄领受了权杖,你们拿着这枝权杖,去为传教奔波,去为收 集羊群。伯多禄今天亲热地拥抱了你们,他对你们的同胞宣传福音真理,抱着很大的希望”(二)

可敬的神昆,可爱的神子们!在 你们本国眼前多难的时期中,前任教宗所说的话,余音尤缭绕在我们心中。当日伟大的前任教宗所说的希望,于今并未成空,并未消散。在第一批中华主教之后,伯 多禄藉着自己的继任者,又委派了大批的主教和福音使者,以治理天主所喜爱的这些羊群。他们的传教事业,虽在连年的困苦艰难中,仍日见兴盛。当我们在中国建 立教会圣统制时,我们心中也曾感到很大的喜乐,且抱有很大的希望:因为我们看见宣传福音之路,日见开放。

教难开始颁发文告

很不幸,曾几何时,天地变色,乌云弥漫,你们的教区,即连久已发达的教区,都开始堕入了痛苦的日子里!我们看见了大批传教士,其中有许多传教心火热盛的 总主教和主教被逐出了中国,我们并见了圣座的公使也被无理驱逐。我们又见了许多主教、神父、修士、修女、男女教友、被捕被禁,受刑受苦。

我们不得不发出沉重的心声,提出抗议;遂在一九五二年元月十八日,颁发了“我们切愿声明”通谕(三)。在通谕里,我们为了爱护真理,为了克尽我们的职 责,曾剀切声明:公教对于任何民族,皆不能视为外国教,更不能视为某国的仇敌。反之,公教爱护每个民族,情同慈母,既不想追求世物,而只求引导人们的心灵 归向天主。我们并指出:传教士出生的国家虽不同,但绝不为一个国家服务,而只是为了同一的爱德所驱使,一心一德,宣扬天主的教会;他们的工作不是赘瘤,也 不是害物,而是有意而且是紧要的;因为他们在传教方面给予了中国本籍的适当圣职人员以莫大的助力。

过了两年,我们在一九五 四年十月七日,又颁发了“致中华人民”通谕(四),对于所加给中国公教人士的冤枉,予以驳辩;我们特别声明,公教信友,爱国爱民,绝不后人,亦绝不能后 人。当时在你们国内,有人推行所谓的“三自运动”,我们凭着为普世教会导师的职权,在通谕里郑重劝告:任何公教人士绝不能赞助这种理论,或由这理论所发生 的后果:因为按发起人的目的,这运动是为分化教会,破坏教会应有的团结。

公教人士坚忍不屈

于今我们举目东望心弦愈紧,看见你们国内的教会近年来处境更为恶劣,然而你们在这日久天长的困难中,你们的信德仍旧屹立不动,你们爱慕救主和他教会的热 忱,仍旧始终不懈;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心在痛苦中获得了莫大的欣慰。因为你们在各方面,仍旧继续不断的表示出你们信德的坚忍,显露出你们爱德的热诚,你们 的这种豪举,虽然为世人所知晓的不多,但天主将来必要一一赏以永福之报。

爱国会传播的谬论

但是,我们有责还应当痛心地公开说明,事实的演变,在你们中,因了阴谋的毒计,便走向了下坡,以致我们以前所指责的假说谬论,似乎已经横行到了极点,造成了莫大的祸害。

因为在你们国内,曾以一种秘密的计划,成立了一个组织,名为“爱国会”,想尽办法勒令公教人士,一并加入。

据公开的报道:此爱国会的宗旨,是为在爱国爱教的前提下,将公教的圣职人员和信友们团结起来,以提倡爱国精神,发展国际和平,并为协助巩固,并发扬在你 们中所立的社会主义,并与政府合作,尽力拥护政府政策,以及所谓的宗教自由。然而,这种组织,虽可在爱国爱民,谋求和平的普通口号下,蒙蔽一般朴实的愚 民,但显而易见的是:其目的尽在于努力完成其既定而又害人的阴谋。

爱国会的真正目标

其实,爱国会是假借爱国的美名来驱使公教人士渐渐接受无神唯物主义的理论,进而否认天主,于唾弃宗教的原则。并且爱国会也假借保卫和平的美名,接受了敌 方所捏造的谣言与罪名,并加以宣传,以控诉圣职人员,攻击主教,攻击圣座,诬陷他们怀有帝国主义的野心,一心专务剥削弱小民族,以固有的成见来敌视中华人 民。

爱国会,又宣称在宗教事务上应享有各种自由,以便利于政教合作的进行;其实,这种口号的真正目的,完全是置圣教会的权 利于不顾,使教会完全隶属于政权之下。爱国会并促使自己的会员对于驱逐传教士的命令,对于主教、神父、修士、修女,以及不在少数的男女信友的非法监禁的命 令,都应加以赞成;并且对于长期阻止合法神长执行职权的非法处置,也应接受;对于反对圣教会至一至公,并反对教会圣统制的谬论,也应附和;并对于唆使信 友,神父违抗法定神长,离间教会团体,断绝圣座关系之种种阴谋,都该照行。

爱国会的迫人方法

并且,以爱国爱民自居的爱国教会,为了加速传播上述的恶毒理论,为了更容易逼人接受,遂施行各种方法,甚至压迫威吓,亦在所不惜,一面在报章杂志上大肆 宣传,一面连串地召集会议,用尽恐吓,诱惑,欺骗的方法,驱使一般不欲参加的人参加集会,如有人在集会中胆敢发言,辩护真理,则群起而攻之,加以反政府, 反新社会的罪名。

此外,尚有所谓的学习,迫使学员吸取并接受骗人的学说。甚至司铎,修士,修女,修生,以及各界年龄的男女 信友,都被迫参与,在这种学习会议中,整天整周,甚至整月不息,继续听讲,继续讨论,终至使人理智麻木,意志失调,乃至为一种心理力所压制,被迫声明信 服。此种声明,既已失去了思索的自由,何具人性价值之有!更不必提说那些千方百计恐吓人心的方法:私下的欺骗,公开的恐吓,被迫的“悔过书”,“思想改造 所”,“公审”等等,甚至连年老可敬的主教,也被污蔑地拉到“公审”的场所里去。

对于这种蹂躏天主子女的神圣自由和侵害人性根本权利的暴政,全球天主教的同道兄弟,以及全球的正直人士,不能不同我们一齐,同声呼吁,抗议这种损害世人良心的举动。

公教人士爱国之道

这些罪恶既是借爱国的美名所造成的,我们在此不得不再向人们唤起注意:爱国原是圣教会的一端道理,圣教会不断地教会每个信友,应诚心爱护自己的国家,并 且劝导他们,在不违反本性和神律之下,应服从本国政府,并勉励他们尽力协助国家的进步,使本国在和平秩序之中,真正日趋繁荣。圣教会而且也不怕烦劳,不断 地向教会的子女反复讲明救主所立的金科玉律:”天主的,应归还天主,恺撒的,应归还恺撒“(五)这条金科玉律,明明定断了在教会和国家的真正利益间,绝不 会,亦绝不能发生冲突。

但是我们在此应当强调一点:就是既然公教人士应按良心的义务,向恺撒——政府满全一切应尽的责任, 恺撒——政府却不能因此在不属于自己的权限,而在属于天主的权限的事务上,要求国民的服从。尤其在政府劫夺天主至上的权威时,在强迫信友违背自己的责任 时,在迫胁信友与统一的教会和合法的神长脱离时,政府绝不能向信友要求服从。在上述情形下,公教人士,唯有毅然不屈,应如圣伯多禄以及别位宗徒们答复第一 批迫害教会的人说:”人应服从天主胜过服从人“(六)

人类和平的真意义

霸占爱国美名为己有的爱国会人员,为了推行拓展自己的任务,往往放言侈谈和平,敦劝公教人士以尽力保卫和平为己任。这种言词,外表看来,言之有理,持之 有故,似无可非议之处,因为世上哪有比为和平奔走的人更受人钦佩呢?然而,可敬的神昆,可爱的神子们!你们知道很清楚,所谓的和平,并非只是空谈,不是形 式,更不是投机而杂造的和平烟雾,口谈和平,身行斗计,不但不合与真正的和平意义,反令人彼此相怨,彼此相恨,彼此成仇。而真正的和平,是应建筑在号称” 和平之王“,(七)所训的正义和爱德之上的,圣教会所虔心祝祷建成的真正和平,乃是稳固的、平等的、有秩序的,使全球人民、家庭与民族,在保障私人权利, 尤其在尊重至高上主威权之下,藉借互相友爱、互相合作的联系,团结一致。

圣座尊重国人希望

圣教会在一心期待这种民族间的和平共存之下,常祝愿每个民族,都能取得自己应有的地位。圣教会自来对你们本国的国运,绝没有怀有不友好的态度,前任教宗 已经祝福你们本国说:”中华国民应有之希望及权利,皆得(列强)完全认可。夫以中华人口之众,超越世界任何民族之上,文化最古,且曾有伟大光荣之历史,只 要追求正道与仁义,则来日发展,诚未可量也“(八)。

任意圈限教宗权利

可是,按照电台广播的消息,根据报章登载的言论,有人——可惜!甚至连圣职人员中,也竟有怀疑或指责圣座对于你们祖国怀有恶意。

这般人士既敢对圣座怀有冤枉与污蔑的信念,遂又敢大胆任意圈限教会最高导师的权限,主张凡是关于社会经济问题,公教人士可以对圣座所颁发的训示与所定的 原则置之不顾。这种主张,荒谬邪曲,任人一看便知。在几年前,我们曾向多位主教神昆讲过:”圣教会的权利,绝不像一般人士所想象的,只是限于纯粹圣教事务 之内。圣教会的权利,乃是伸展到自然律全部范围之内。凡是自然律训诲,自然律解释,自然律执行,只要和伦理发生关系,视为伦理的基础,皆隶属圣教会的权 利。因为按照天主上智的措置,遵守自然律,乃是人趋向超行之道。在这条道上,圣教会则是使人趋向超性的向导与警卫“(九)。这端道理,我们先任教宗圣比约 六世,在一九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所颁发的”一项特别“通谕里,也曾说过:”公教信友的一切行动,在伦理方面是善是恶,即对于自然律和神律是向是背,完全应 听圣教会的裁判,完全属于圣教会的统治“(十)。

上面所提到的那般人士,既然任意圈限了圣座的权利,并标为主张,遂一方面 在口头上再三声明,愿意在他们所谓的信仰事务和当守的教规上,服从教宗;而另一方面却狂妄放肆,竟敢拒绝圣座明白确定的指示和训令,声言圣座所发出的指示 和训令,暗中含有政治目的,似乎在幕后要危害他们的国家。

自造选圣主教权利

在此,我们不得不提及一项严重的事件,即裂教的先兆。这项事件,使我们作万民之父,作信友总牧的心肠,遭受了极深的痛苦,有不可言宣的悲哀。有般自称爱 国的激烈份子,近月来,尽力大肆宣传一种自造的权利,声言教友有自动选举主教的权利。他们自称这种选举为目前刻不容缓之举,因为应急于设法照顾信友之精神 生活,并应早日将教区交付政府所同意的人去治理。这般政府同意的人士。无疑地,即是那些不拒绝共产主义的旨意与政策的人士。

并且,据我们所知道的,已经举行了几次这种非法的选举;而且更有甚者,竟敢违抗圣座所发给当事人的严明训令,公然给一些神职人员授予主教职品。

圣教会的真正统制

面对这种破坏教会纪律和教会统一的大恶,我们感觉责无旁贷,只有再加劝告众人,这种主张与我主耶稣基督所立的教会的根本,即教会的教理和原则,正相抵触。

圣教法典上,律有明文:为评断一个圣职人员是否有适合主教职位的资格,完全属于圣座(第三百三十一条第三款)(十一);又规定主教应由罗马教宗自由选任 (第三百二十九条第二款。)(十二)就在某时某地选任主教,可以有别的私人或团体参加,为使这种方式合法,都由圣座因着特别情形,在指定的条件下,以明文 将这等特权,授予某人或某团体。由此可见,凡未经圣座选任或批准的主教,或而违抗圣座明令而选任和祝圣的主教。不能有任何治理教会和训导教会的权利;因为 主教权利的来源,必定要经过罗马教宗。我们在“妙身”通谕中曾经这样训告说。“圣教司牧......在各自所有的指定羊群用基督的名义养育统治。然而司牧 并不是人人独立,因为他们应当按法定方式服属教宗。司牧虽具有统治权,教宗所有者,直接来自耶稣定的神律;主教所有者,也来自同一神律,然应由继圣伯多禄 位的教宗赋与。因此,不单是普通教友,即全球主教,也应当常常服从教宗,听从命令,团结一致”(一四)。

假定这辈圣职人员 所受祝圣主教典礼为有效,他们日后所行的神品权,虽然有效,但都为违法渎圣的罪行,我们神圣导师耶稣昔日所说的话,今日恰好作这辈人士的训责:“谁不由门 进入羊栈,而由别处爬进去,那人便是贼,是强盗”(一五)。羊只认得自己真牧童的呼声,“至于陌生人他们决不跟随反而逃避他,因为他们不认得陌生人的声 音。”(一六)。

我们不是不知道,这辈违命的人士,为辩护自己篡夺职位合情合理,能援用古时的成例。但是大家都知道,假使 在每事上,人人可以任意援用已经失效的成例——因为圣座已另有规定——圣教会的纪律将何在?而且援用失效的成例以作辩护,更足以证明他们有心故意逃避现行 的法律,不愿遵守应守的法规。圣教会的现行法律,不仅是实行于中国或新开教的地区,而是实行于全教会的;因为圣教会的现行法是由教会至高无上的权威,即我 等主耶稣所授予圣伯多禄继任者的牧养,管理,和统治权所规定的。梵蒂冈公议会曾隆重地规定说:“根据圣经上显明的证据,按照历代教宗和迭次公议会的确定和 明文的法令,我们重新声明佛罗棱斯公议会的议决案:”一切信友都应当信圣座和罗马教宗在全球上握有“首席职权”又当信教宗为宗徒之长圣伯多禄的继任人,为 基督的真正代权,为全圣教会的元首,为一切信友的公父和导师。我等主耶稣曾藉伯多禄教授予他的继位人牧养,管理,和统治整个教会的全权“。......因 此,我们再训告,并再声明,罗马教区,按照救世主的意旨,对于其余一切教区,具有”首席职权"的正权利。罗马教宗的统治权力,对于全教会为直接性的主教权 利,凡是主教,神父,信友,不分礼仪派别,不分爵位高低,不分私人团体,都有服从教宗统治的义务。不仅在关系信仰和伦理道德的事务上,而且在一切有关全球 教会的纪律和统治上,都应真心服从教宗,真正有圣统制的从属。这样,每人每区,与罗马教宗保持了一致的联系,一致的信仰,基督的教会乃成为唯一的羊栈,从 属唯一的最高司牧。这项真理为圣教会所定的真理,谁若拒受,便要丧失信德,不得获救“(一七)。

从上述的理论里自然就得出 了一个结论:除罗马教宗的正权利外,没有任何他种权利,可以撤免一位得有正式任命的主教;没有任何人,或任何神父,教友的会议,可以自称具有选任主教之 权;在没有接奉宗座的任命之先,无论谁也不能合法祝圣主教(一八)。所以违命祝圣主教,乃是危害圣教统一的大恶,圣座曾规定了”弃绝“(开除教籍)的重 罚。凡非法接受祝圣为主教,以及非法祝圣主教的主礼人,都在事成时,立时遭受“最特别保留于宗座之弃绝罚”(一九)。

照顾教友的假借口

最后,有关假冒爱国的爱国会人员为自己辩护所说的:事实如此,是为了教区的主教出缺,应急需有人照管人灵的理由,我们应说什么呢?

第一:为照顾信友精神利益,不能使用违反教律的方法。第二:所谓的教区主教出缺,并非彼等为护已所设想的真正出缺,而是有些教区,本区的合法主教,或是 被驱逐,或是被禁锢,或是各方被阻,不能自由行使职权。此外,尚有一些教区,本区合法主教按照法规和圣座特殊颁发的指令,曾任命了合法的代理人;但这等代 理人又被拘禁,驱逐,革职。事情到了这步田地,谁不痛心!热心教务教区的合法主教遭受迫害,反而竟有乘着合法主教的痛苦境遇,设立了假主教,以替代他们的 职位;结果是颠覆了教会的圣统,反叛了罗马教宗的统治权。

甚至有些前进份子,竟胆敢将爱国会的人,按照原定的计划,所造成 的这种可痛可悲的景况,加罪于圣座;但人人皆知,圣座既受阻与中国各教区安全地自由通讯,无法在有需要之际及至今,仍无法取得选任适当候选人的相当认识。 其实,这种认识,无论是对你们本国,或者是对任何民族,都是极其紧要的。

加以激励并予以祝福

可敬的神昆,可爱的神子们!因着有人在你们之中,传播谬论,因着有人在你们之中,制造分裂,我们在上面已说明了我们心中的忧焦,希望你们藉着你们公父的劝谕,蒙受光照,更形坚定因而能够保持不屈的精神,坚守完美的信德。仗此信德,我们万众一心,同获救恩。

情满于心,不尽欲言,我们可以掬情相告,我们和你们同忧同苦,患难与共。你们身心所受的物质和精神痛苦,日夜记在我们心头。我们特别怀念基督的义士们所受的痛苦,义士中还有些我们的主教神昆。我们将这些痛苦,联合全教会的祈祷和牺牲,亲手捧上祭坛,献于救主。

你们应坚定,应倚望救主,“应将你们的忧苦放在天主身上,他必照顾你们”(二十)。他必垂顾你们的愁苦忧虑,必悦纳你们的痛苦,也必悦纳你们的主教、神 父、修士、修女、以及信友们, 目睹敌人摧残教会的惨剧,在暗中所流出的血泪。一天,藉着中国在天之后圣母玛利亚的大能代祷,你们本国再见太平的日子到来,你们现在的苦泪,你们现在的痛 苦,以及古今的殉道圣人义血,将是那时教会兴盛的珍贵保证。

我们满怀希望,在天主的恩爱里,很亲切地颁赐你们并你们属下的信友宗座遐福,以祝望天上的恩惠,以保证我们特别的关怀。



                                                                                                                 教宗比约第十二世

     发自罗马圣伯多禄殿侧教宫,一九五八年六月二十九日圣伯多禄节日;登教宗位第二十年
 
回复  支持[15反对[6]
本站网友 匿名
2013-12-30 00:39:05 发表


云南昭通教区的教友附议。

真是的,昭通教会太零落了,不是一般的差劲,简直是没底。

马英林主教如果太忙,就应默许与支持其他有志于建设教会的神职,这样下去,信谁仰谁?这是金钱社会啊,腐蚀的这么厉害的,这大家都懂吧?我们又如何像教会先辈交代,向天主交代?

这不是埋怨天主的恩惠,在对教会的忧愁方面,我要是不领洗就好了,会少些焦急。领洗了嘛,看着真是急。
云南教会有许多致命圣人的芳表呢。真是被马英林先生侮辱了。
 
回复  支持[20反对[6]
本站网友 匿名
2013-12-05 09:31:51 发表
实在不应该!
 
回复  支持[17反对[6]
本站网友 匿名
2013-12-02 22:39:42 发表
正宗爱国会主教
 
回复  支持[15反对[9]
本站网友 2030676218
2013-10-28 22:37:25 发表
马英林啊你想干什么呀难道你一点也不害怕天主的公义审判吗
 
回复  支持[33反对[4]
本站网友 匿名
2013-10-06 22:05:37 发表
我们只是提及马英林,那两位神父为啥找他,参与礼仪者也难辞其咎,都是帮凶。
 
回复  支持[24反对[4]

 416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我也评两句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还没有注册?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