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闻

中国:地下天主教徒拒绝“董的操弄”

时间:2016-10-30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GIANNI VALENTE 点击:
天主教在线据梵蒂冈内部通讯社24/10/2016的报道外文版,全文翻译刊登如下:
 
一些揭露的细节已经浮出水面,有关事件涉及所谓的“地下”主教祝圣没有教宗的批准。 所针对的似乎是北京和圣座间的谈判。 但许多“地下”主教,神父和平信徒的反应是明智和适宜的。
 
006vm8YDzy75GKysDNB1f&690.jpg
所谓的董保禄主教
 
 
“如果教区需要主教,他们可以打我的手机138 / 03334XXX联系我。”9月初,中国神父保禄·董冠华通过天主教在线网站发出祝圣主教的承诺。紧接着,在9月11日,在锣鼓、鞭炮声中,董保禄身穿主教服、头戴主教冠、手执主教权杖,在正定教区(河北省)的一个教堂举行的一次弥撒中进行了主教就职典礼,大约一百位左右的追随者参加了这次活动。
 
没有圣座批准的情况下发生的所谓的主教和他祝圣的主教,涉及许多模糊不清的方方面面。其中一个假设是这种祝圣事实上可能从来没有发生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围绕着“董的案例”的细节会越发清楚。它们都是中梵正在进行的谈判关于中国天主教主教当前和未来的身份这一最终目标中的教会策略的一部分。
 
模糊不清的事  
 
所谓的主教给出的关于他的祝圣突显谨慎–也许–故意的含糊其辞。根据对天主教博客发文的梳理,只是在五月份董保禄发文暗示他在2005年被私圣为主教,遵照教廷的指示保守祝圣这项秘密。现在,这个“隐身的主教”显然决定公开站出来开始履行他的主教职务以解决“紧急状态”,在他看来,他的决定是由于政教关系发生了变化而引发。有时,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关于祝圣者的身份董提供了模糊和矛盾的信息,一开始确认但稍后又否认他是由精神错乱的卡吉米日·王弥禄老主教所祝圣。董告诉天亚社,他反过来私圣了另一位主教,为了防止中国政府的高压拒绝透露他的名字。 
 
这些谨慎和互相矛盾的消息版本由所谓的主教提供,似乎是故意传播制造混乱,使圣座难以对这样一个微妙的问题作出坚决的回应。将他所谓的“私圣”推到遥远的2005年,似乎是故意试图确保他不受2007年教宗本笃十六世颁布给中国天主教徒的牧函中所载的规定约束。在这份权威文件里,拉辛格正式撤销了特权-事实上已经暂停了一段时间,鉴于1980年代迫害所造成的紧急情况,允许中国主教们在没有得到教宗的初步批准的情况下祝圣主教。
 
虽然董所谓的私圣在许多方面仍然疑点重重,模糊不清,他背后的思想却具有明显的特征。所谓的主教本人在9月2日天主教在线上的发贴中提到了。在几段话中,董经常使用不连贯的句子,他描述中梵之间的对话是圣保禄所说基督第二次来临前的“大背教”的一种体现。他骗人的引用六月份香港荣休枢机主教若瑟·陈日君的反思,作为一个成年人和有意识的天主教徒,建议个人在判断中梵之间的任何可能的协议时跟随自己的良心。此外,董冠华认为,“若瑟·范学淹主教早在1987年发布传阅的13条”迫切需要重新跟随。特别是,这13条敦促忠于地下教会,不要接受与中国宗教政策“合作”的神父们和主教们的行的圣事。
 
董提到“范主教13条”充满了暗示。在20世纪80年代,虽然文革期间血腥迫害的日子开始褪色,范在所谓的地下教会的事务中发挥了前线作用,拒绝世俗当局关联的“爱国”监督机构统治教会生活。那时,他在快速扩张的地下中国主教网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这些主教不被承认,经常受到安全机关的通缉和逮捕。他基于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赋予他的权力行事,甚至在没有教廷的事先通知下实施祝圣主教。通过再次提出“13条”,董似乎在说,目前的情况,教廷和中共政府之间在一个范围内可能有一个协议,构成了一个“紧急状态”,类似于范主教做见证的日子。董似乎暗示这应该通过授予“特别的”权力来解决,类似于在上世纪1980年代授予的权力。这包括在没有伯多禄继承人批准的情况下祝圣非法主教的权力。 
 
董发起的试探气球旨在验证是否有条件创建一个新的“地下”主教网,就像范主教那时没有教宗的事先批准而予以祝圣。这一次,他们必须准备好“对抗”共产中国和圣座之间即将达成协议的潜在后果。加密的消息显然是针对地下团体。但正是这些团体迄今给出鲜明和舒心的反应应对所谓的董主教的暗中挑衅。 
 
地下团体总是站在教宗一边
 
001m2p3Mzy75yzDNIb4e6&690.jpg
9月13日,面对圣座的沉默,在没有任何外部指示的情况下,圣座承认的正定教区(所谓的董主教声称拥有这个教区的权力)81岁的儒略·贾治国合法主教,向他的教区的神父们发送了一份公报,宣布董已遭受自科绝罚,因为他的主教祝圣是在没有圣座的批准的情况下发生的。被当地地下天主教徒视为领袖和备受赞赏的贾主教,遵循质朴的福音伴随着他的主教牧职生涯。他已被监禁或软禁了许多次了,即使在他晚年,继续担任主教而不被中国政府承认。据各种当地消息来源报道,几年前,贾儒略主教暂停了董神父的神权。在一些私人谈话中,董自己说,在老儒略与政府机构曾接触就一些教会事宜需要改造后,他决定“接管”正定教区就变得“必要”了。根据董保禄的决定,他决定与世俗政权合作,使他成为事实上的“官方”主教和正定的地下主教,因此,需要一个“他们可以信任”的新主教。 
 
即使面对今天的不确定性,贾主教的第一反应是以自己的信仰意识卫护和指引地下团体的神职和信众。中国天主教博客满载着反对的声音,他们倡议建立一个警戒线以示对所谓的董主教发起的行动表示不满。到目前为止,为捍卫天主子民反对“董的操弄”引发的混乱,最清晰和具有长远眼光的言辞已经并继续来自“地下”主教们和神父们:“让我们把这个作为历史的教训”,地下神父韩保禄在他广受关注的博客里紧急呼吁:“我们不要被一些打着“忠贞”旗号却干着“背叛”行径的人们所忽悠、所吓倒,让我们致力于中国教会的合一,而不是躲在自己的小圈子中自以为是甚至兴风作浪!”。兰州“地下”主教若瑟·韩志海支持他对“这件事”的呼吁,这表明在中国也有良好的信仰种子在杂草中生长。韩主教告诉梵蒂冈内部通讯社,有许多人——他们对权力的渴望驱使他们去利用天真的信徒,我感到羞愧和无奈。但我也觉得这是导致福音在我们国家繁荣的过程中的一部分。我们正在试图脱离地下状态,以便在我们的环境中更好地体验福音。我们在“官方”团体中的兄弟们正在做同样的事情,他们热衷于证明他们对基督信仰做出见证,他们当然不能被指责牺牲教会的教义。齐齐哈尔的“地下”主教若瑟·魏景义有同样的想法:“我们只是愿意走在所有与教宗共融的人一边。没有别的对我们是重要的。 
 
定时炸弹 
 
客观上,通过地下团体许多代表的作证,“董的操弄”已被信仰意识所揭穿。但根据另一些解释,这个事件是一种象征性的动作,是由中梵正在进行的对话引起地下团体的不安造成的一种“过敏”。Eflises d’Asie(EDA)写道:“在表面之下,你可以看到一些“地下”圈子对罗马感到沮丧。他们不理解中梵之间进行的谈判。”据巴黎外方传教会(MEP)的媒体报道,热情的传教士和中国问题专家如Jean Charbonnier的文章,报道说,有传言说在中国“地下”团体存在“五到十位之间”的主教已经在没有教宗批准的的情况下被祝圣。 EDA认为,“被发现”的董主教,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是一个关于“中国教会内部发生分裂的真正危险”的警告,没有注意到地下天主教徒的“孤立感”所引起的警钟。而不是被归结为一个涉及精神紊乱的个人的孤立案件。
 
因此,“董的操弄”成为把责任推卸给圣座及其在同中国政府打交道的方法上的一个引子。标志着这一微妙阶段的困难和问题 - 包括这个所谓的河北非法主教的案例 - 被大多数在中国以外活跃的圈子和团体利用 - 他们目前正在酝酿,可能阻止罗马和北京达成协议。即使分裂整个地下团体也在所不惜。作为对这些复杂动作的反应愤怒之一的齐齐哈尔地下主教魏若瑟说:“我们仍然忠于教宗和罗马天主教会,即使是付出耻辱和苦难的代价,我们现在仍然支持圣座与中国政府谈判解决“目前的问题”。我们知道可能有风险,但我们不希望在开始旅程之前一切都得到保证。我们是天主教徒,因为我们相信耶稣,所以我们信赖教宗。我们在最后这个非常时刻已经做好准备,毕竟我们已经走过来了,我们在信仰内坚定不移,对抗教宗权力的想法对我们的智商而言是一种侮辱。 
上一篇:献县教区第一届天主教社会训导研习会下一篇:中国神职对梵蒂冈递向北京的橄榄枝感到恐惧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表会议、成都与西昌晋牧礼发表声明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圣礼,再现绝罚主教身影
中梵双方认可的主教祝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圣,绝罚主教参与成都教区礼仪
中梵认可两主教接受祝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成都教区主教
唐远阁获祝圣为天主教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教会私圣事件
教廷发表声明回应地下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的幻想
梵蒂冈对中国共产主义
11月11日蔚和平神父年祭
11月11日蔚和平神父年
中国神职对梵蒂冈递向北京的橄榄枝感到恐惧
中国神职对梵蒂冈递向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