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闻

宁夏教区蔚和平神父意外身亡 原因未明【11月12日更新】

时间:2015-11-13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天主教在线 点击:

 

11月11日蔚和平神父年祭

转眼离神父被害已一年,真相尚未查明公布,家属依然在奋斗,我们在11月11日为神父举祭祈祷,同时也为其父亲、家属祈祷。

 

2016年11月6日

 


 

陈日君枢机为蔚和平神父举行逝世一周年追思弥撒

006vm8YDzy76kEHMdwD4b&690.jpg

陈枢机为蔚和平神父举行追思弥撒。

 

  【天亚社.香港讯】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在宁夏教区「地下」教会团体的蔚和平神父逝世一周年当日,为其举行追思弥撒,「让当局知我们没有忘记蔚神父」。

  弥撒于十一月八日在慈幼会修院举行,由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主持。

  他在讲道中说,蔚神父的死亡从世俗人的眼中看会觉得很可悲,但圣经中提醒大家,蔚神父的生命是很有意义。历史有时很无情,很多伟大的人无声地过去,好像被历史遗忘,没有人记得。但天主会让大家记着他们,如礼仪年的殉道者。

  他续说,虽然不能以教会的角度称蔚神父为殉道者,但天主把一位这么出息的兄弟给了大家,即使他离开一年,「我们不舍得忘记他」。

  陈枢机表示,要感谢天主,「让我们有幸认识这位兄弟,使我们从他身上知道做教友的福份,做教友的意义」。

  他又指出,蔚神父已打完这场仗,但大家的战争还未完,并且「越来越迫近我们,不论从全国、从香港去看,我们好像已到关键的时刻,需要借着这个机会振作我们,作出一个正确的选择。而正确的选择就是跟着天主,跟着耶稣」。

  正委会干事柯欣欣指出,蔚神父于一年前被发现伏尸在山西太原的汾河中,死得不明不白,「但公安部门仍无法回答家属提出的疑点,也不给他们立案调查真相」。

  她说,蔚神父的遗体目前仍在医院的太平间,「虽然已经一年,但他对中国教会的奉献,对弱小者的关怀,愿意承担责任,和他的远见及见识,都让我们不能忘记他」。

  她又说,这段期间,蔚神父的家人承受着不少压力和伤痛。他的爸爸蔚永生先生在今年九月更不幸遇上严重车祸,现在仍在医治中。

  柯欣欣对天亚社说,蔚神父一直心系中国教会,「我们举办这台弥撒,也是一种良心见证,让当局知我们没有忘记蔚神父和在国内受苦受难的兄弟姊妹」。

  据悉,蔚神父的父亲已于七日出院,但目前体温还不稳定,时而高烧,医生说是因为肺部感染还没有完全好。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蔚父的头部神经损伤不少,「表现出来的就是时而糊涂,时而清醒」。另外,由于这段时间用药量大,对于肝脏损伤也比较严重,致使目前其他药物也不太敢用。

  不过,他续说,目前肢体活动还可以,影响不算大,只是平衡不了,走路不稳,「但换个角度想,活着就很感恩了,更何况如今不仅活着,还可以表达一点自己」。

  弥撒前,香港教区圣神研究中心研究员林纯慧读出一位地下神父撰写的信函,他表扬蔚神父对中国教会的贡献,指出他一年举办一次研讨会,促进了「地下」与「公开」团体的合一和联系,「使各个教区加深了了解,透过每次研讨会的课题,更深刻了解到教会和认识到其他的弟兄姊妹」。

  另外,他又指蔚神父乐于帮助年青人,每年会举办长达半个月的徒步朝圣,让大陆青年教友以教会古老方式体验信仰的真义,这事也让该位神父和很多人都有深刻的印象,致使在蔚神父离世后,有青年继续这方式的活动,但规模只限于地方教会。

  该位神父忆述蔚神父在留学回国后,在保定修院教授教会法和其他神学课程,亦同时为修女成立培育中心,为下一代的培育作出贡献。

  蔚神父也很关心弱小的兄弟姊妹,其中他曾服务昆明地区一些生活和经济很落后,信仰很贫乏的兄弟姊妹,为这些弱小者建立了教堂,照顾他们的信仰,也为他们募捐日常所需的衣物、食物和金钱等。

  最后,在蔚神父离世前,他更为没办法度团体生活的修女作出关顾行动,「他作出的这些行动,就如耶稣基督跟我们说,他为最小的一位兄弟姊妹做的,就是为我做的一样」。

 


 

蔚和平神父逝世一周年追思弥撒—陈日君枢机讲道词

蔚和平神父的死亡,如果從一個世俗人的眼光去看,感到很悲。一個如此有作為的神父,就這樣不明不白地喪失了性命。但今晚的讀經提醒了我們,他的生命是何等有意義。剛才的分享,幫助我們回憶了蔚神父所受到的天主的恩寵。
歷史有時很無情,有很多很偉大的人就這樣無聲地過去,彷彿給這個歷史大浪沖走了,過了後無人記得。但天主有時也讓我們記得一些事,譬如在教會瞻禮單內,有很多殉道者。
當然,我們今天沒權利以教會的名義,冊封蔚神父為殉道者。但我們知道,這位兄弟是出色的兄弟。所以,在他離開我們一年後,我們不捨得忘記他。我們一定要記得天主給了我們一位這樣的兄弟!
從今日的讀經中,我們知道他的生命是多麼有價值。因為他是為了福音而犧牲自己;因為他跟從了耶穌,做耶穌基督所做過的事。他是一位偉大的勝利者,他已打勝這場仗了。他跑到終點,現在應該得到他的榮冠。感謝天主讓我們有幸認識這位兄弟,使我們從他身上得知做教友的福份和意義。
今晚的福音,一方面講那些知道生命意義的人,另一方面也講有些人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裡,不記得天主,只記得自己,只爭取自己的利益。我們比照一下,會感到蔚神父真是十分有福,因為他得到天主給他的信息,所以,今天第一件事是感謝天主!
當然,我們感謝天主,不僅是為了蔚神父,也為了國內這幾十年來,甚至今天也有很多偉大的兄弟存在。不祗在我們教會內,在其他信基督的兄弟中也有很多這樣的兄弟。我們今天都記得他們。
從人的角度去看,可能很悲。這些人好像失敗,但這才是真正的勝利。在福音的光照下,我們知甚麼是真正的勝利,甚麼是真正的失敗。
肯定面對這個榜樣、這個信仰的道理,我們今晚再次警醒自己,再次作出這個選擇,就是在領洗時,教會要每個人所作的選擇:究竟跟從誰?
我們跟從耶穌基督,跟從聖保祿,跟從我們的蔚和平神父,跟從我們很多弟兄姊妹。很多可能是無名的英雄,我們沒有機會逐一去欣賞他們。但我們今天在天主面前感謝,使我們做他們的兄弟姊妹。
我們一會兒奉獻的,除了耶穌之外,最寶貴的奉獻有所有聖人聖女,尤其是殉道者的犧牲。這些都一起奉獻。
這場戰爭仍未完結,彷彿愈來愈迫近我們。無論從全國或從香港去看,我們好像就快到一個關鍵的時刻,所以很需要藉著這個機會振作自己,去作出一個正確的選擇。正確的選擇是跟隨天主,跟隨耶穌行。耶穌是善牧,祂帶我們去哪,就去哪。
我們可能不感到自己是英雄,可能我們會害怕。但不要緊,不要害怕我們的害怕。害怕是自然的事,我們有時害怕,有時無奈,有時感到算吧,就靜靜地過平安的日子吧,我也做不到甚麼。
不應該這麼想!在天主面前,我們一定要盡上少少力量。在天主的奇妙計劃內,每人會有不同的遭遇,我們不用預先想,不用計劃,天主會幫助我們計劃。
但願我們記得每日在我們的謙虛生活裡,要達到這個偉大的理想:要跟隨耶穌,願意為耶穌喪失性命。我們要像聖保祿一樣,要繼續打仗,打勝這場信德光榮的戰爭。
除了感謝和振作自己之外,我們今天也感謝天主給予我們這位兄弟。萬一他還需要我們的祈禱,我們將對耶穌的奉獻,奉獻為他。我們記得他的家人,以及很多因著他而還在悲傷的人。
我們也記得其他兄弟,很多兄弟仍在受苦;我們都記得那些可能很擔心前面究竟發生什麼事的人;我們記得所有正在背著十字架的人。
我們做教友,真是很有福。在那些沒有信德的人想不通時,或者在會走錯路時,我們有信德的光光照著,使我們每時每刻知道做甚麼選擇。
我們不是英雄,但天主會幫助我們做出正確的選擇,天主也幫助很多人。我們有信德的幫助,但也有很多人的良心幫助他們作出了適當的選擇。我們欣賞他們,他們沒有信德的幫助,但有恩寵的幫助。我們有信德,較他們更容易看得清楚。
今日,我們來這裡,為著我們的兄弟,為著他的家人,為著我們自己,為著我們很多兄弟姊妹。祭台的周圍,是最適當的聚會地方。我們做不到甚麼,但有一件很偉大的事我們能做到,就是奉獻這個聖祭。奉獻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祂的聖體聖血,以及聖母一生謙虛所做的、聖母現在在天堂的祈禱,所有殉道的聖人連同教會未曾宣佈的聖人的祈禱,或者我們認識的、甚至親自接觸過的,他們現在默默地在受苦,可能都給很多人忘記了信徒的祈禱。
一切這些恩寵,我們可以在這裡、在這個聖母像前,一起奉獻給天主,求天主賞賜我們能夠堪當,時時屬於這個現在在世界上仍要受苦,可能死後需要淨化,但最後在天堂上,永遠和天主及聖人們一起,享受榮福光榮的大家庭。
2016年11月8日

 

中国教会从不缺乏忠贞牧者的牧养——纪念蔚和平神父

  在慈悲禧年即将结束的时候,也是蔚和平神父为主殉道(官方说意外死亡)一周年的今天,笔者与全家人一起在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前祈祷,祈祷什么了?想来和平老师不需要我们的祈祷,反而他会在天上为我们祈祷的(虽然至今警方就和平老师被害尚未定论,不管别人看法如何,但笔者的信德相信,和平老师是一位殉道圣人)。唱着《想起主的恩典》这首圣歌,默默想念和平老师的点点滴滴,愿他用生命的见证,帮助我和家人更加坚定走耶稣十字架道路的勇气和决心。

  笔者从未参加过和平老师组织的任何信仰活动,至今甚为遗憾。记得去年八月,还从朋友处有听到他的消息,但因单位事务繁忙,因加班而未能赶去见他,未曾想是永别。仅有的几次接触中,笔者感受到:和平神父是完全属于天主的人,那种属神的眼神与话语,让人如沐春风。和平老师二零零七年学成回国,便非常重视青年的牧灵工作,常在各地为青年们讲课或组织朝圣,他每年组织长达两周的徒步朝圣活动吸引了很多各地青年参加。

  笔者身边来自广州的刘伯多禄曾说:「蔚神父非常博学,好像天文地理无所不知,即使他不懂的科学问题,也能从信仰的角度给出指引……我在北方读大学的几年,几乎每年去参加他的夏令营,每次都有很多收获,让信仰成长不少」。参加过和平老师徒步朝圣的石家庄小德兰姊妹分享说:「和平老师喜欢吃肉、不拘小节,总是笑呵呵的,跟济公一样,又充满了人性的关怀和正义感,对弱小者同情,对不公事发声」。另有玛丽亚姊妹怀念和平神父说:「朝圣,真的是走,一步步走,一走就是两周,从河北走到山东,我们中有好几个好几次都走不动了,他给我们加油,鼓励我们继续,像我这样的不少来自大城市独身子女身上不少坏习惯在朝圣后改变不少,让父母欣喜不已」。我们青年人,亲切的称呼蔚神父为「和平老师」,因为耶稣借着他的粗旷与「黑痣」面容让我们喜乐,借着他的话语让我们心神安静,即使在青年们心神疲乏的时候。

  而笔者熟知的几位神职,常常亲切的称呼他为「老蔚」,福建的一位神父得知笔者询问蔚神父的信息时,过了一会儿才沉重地说:「老蔚,我们想你啊。」估计,这是许多熟悉他短暂一生的朋友们想说的话。

  陕西的雅敬神父说:「蔚神父为主殉道,是我们的先驱,很多年前,我对他便有忠告,组织这样规模的研讨与学习是政府最嫉恨的,迟早会被抓的……可是,这一走不是被抓,直接就致命了。虽然过去了整整一年了,至今仍然难过,想念的很。」

  而河北的若翰神父讲:「说实话,以前我在祈祷所或教友家中开弥撒确实曾担心被抓,遭受磨难迫害了,新建的祈祷所一直还不敢公开使用,但老蔚殉道了,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他殉道后,祈祷所马上公开使用了,大不了,祈求天主让我做蔚神父第二。」

  笔者亦联系到有幸听过和平老师讲学的教友王若瑟怀念他说:「蔚神父,神父们都亲切的称他为『老蔚』,是天主特别给我们中国教会的人才,我参加了他几次的学习,他非常博学,非常谦卑。」在和平老师被害周年纪念近期,亦有教友留言纪念:「老蔚,一年了,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对你的思念,想必你在天父的怀中看到更清楚,无需更多的言语,还请你为这些残存人世的我们转求。」

  和平老师的一生颇为坎坷,家人生活贫困,弟弟又智力发育不足,近期他的父亲又出了车祸……他的铎职生涯又常充满挑战,病痛常常伴随……但他那颗相似耶稣基督至圣圣心的心一直与他所爱的中国教会、那些极端贫困的教友、缺乏经济而无力上学的青年、还有那些渴望福音的人相伴且生活在一起,面对强权从未低头,常常遭受的恐惧与胁迫,这些从未在他心内留有位置,他已全部属于我们的上主天主,竭尽全力服务羊群,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全然奉献给他所钟爱的中国教会,有网友说:「不敢想像和平神父在最后时刻经历了什么」。

  他所遭受的、奉献与牺牲有用吗?近期一直考验着笔者的内心。他在《时间属于祂》中为教廷高层建言:中梵关系勿要急于求成,而要巩固忠贞教会的信德。好像,天主俯听了蔚神父的转祷,一度被各大媒体宣传的中梵建交在即的新闻被梵蒂冈国务卿否认,而承认是有关主教任命权的协议。那蔚神父的殉道会否被某「御用」神父为代表的中梵协议急先锋群体看来是中梵之间的「绊脚石」了?是否会被既得利益者认为:「死的太不是时候了……要是蔚神父不死,说不定中梵协议早已成事」。是否有这种心态,并不确定,仅是笔者推测。

  但笔者确定的是目前教会内确有这一股「急先锋」;他们打着拥护教宗旗号实则绑架教廷、不顾中国教会地上地下个案实情而罔顾这六十年迫害历史、筛选采访者营造并控制教会上层舆情、甚至发出「不支持教宗中国关系政策者便为教宗敌人」的荒唐论断,一厢情愿且急于求成。愿和平老师的殉道和他的《时间属于祂》能启迪这些大人物,也祈求和平老师在天常为这些大人物祈祷,脊梁勿要折断!也常为我们祈祷!

  在最后,笔者愿引用唯一一位敢于为蔚神父发声教会高层神职——勇敢的陈日君枢机在为他举行的追思弥撒讲道中说:「我们为丧失朋友蔚神父而悲伤,但在信德中我们是充满希望的……弥撒是感恩祭,我们今晚为蔚神父丰盛的一生感谢天主,领洗的恩宠,圣召的恩宠,多姿多彩为天主子民服务的恩宠。他的年龄只是我的一半,但我多么羡慕他:教育青年,传教,栽培圣召,服务在社会边缘、在贫困中生活的人们。恩宠越多责任越大。蔚神父一定感到自己欠天主很多,我们为他祈求慈悲的天主,弥补他的一切缺失。……无论如何这粒麦子已落在地里,愿它早日结出百倍的果实。」

__________

撰文:里德,一位大陆天主教徒。

 


 

信众惦记蔚和平神父对中国教会的爱和牺牲

北京 (亚洲新闻) – 这几天,有中国天主教徒悼念宁夏教区蔚和平神父逝世一周年。今天,11月8日是他的遗体被发现在山西太原的汾河的一周年。至今,蔚神父的死因仍然不明,遗体仍然放在医院的太平间。

华北一位神父若瑟对《亚洲新闻》说:「和平神父为了中国的地下教会团体贡献很多。」

他表示:「他促进了整个教会 (地上和地下团体) 的联系,他组织过一些研讨会,探讨不同题目,包括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对中国教会的影响,使教会成员深入认识那些主题,以及接触来自不同地区的天主教徒。」

对于年轻人来说,蔚神父组织了多次长途徒步朝圣来培育他们的信德。通过这些朝圣活动,青年信友体会到这些历史悠久的天主教会传统,从而探索信仰和灵修意义。若瑟神父说: 「尽管和平神父已经离世,一些青年继续这些朝圣活动,以这种方式来记念他。」

自从蔚神父留学返回中国大陆后,他致力培育地下教会的新一代,向他们教授教会法和其他神学知识;并为修女进行培育。

蔚神父也关怀照顾弱小和贫困的教会团体,其中有云南省一些生活穷苦的山区少数民族教友。他为那里的群体筹募资金,兴建祈祷所和教导孩子读书,并促请教友捐赠衣服、棉被、大米和食物等,支持他们的信仰和经济生活。若瑟神父说:「他的努力,正正是耶稣要求我们为最小的兄弟做的,就是为我做的。」

他继续说: 「和平神父也帮助一些无法再度修会团体生活的女子们,为她们提供灵修指导和支援。」

另一方面,有天主教徒在微博上载关于云南团体的纪录片《主爱千里寄苗疆》,悼念蔚和平神父辞世一周年。

 


 

祭文──悼兄长蔚和平神父离世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但,有些东西,永远不会逝去,譬如,对亲人刻骨铭心的思念,尤其是在确知今生绝无可能再见之后的那种彻骨之痛。再譬如,当有时不再怀有再见之希望后,转而忆起斯人存于此世时的举手投足、丝丝缕缕时,会发现竟然有那么多看似不经意的小事里蕴含着的丰富东西,永远都不会抹去。

犹记得,哥哥曾说:“神贫即是不把持自己,不为自己保留什么。”曾经问他:“哥哥,工作这么繁忙,压力大么?”答曰:“忙是很忙,但我能有什么压力呢?天主在我身上做他自己的事情。”可见,他已经把一切交予天主。正如我在另一文中谈到一位老神父时所说:“他不曾自塑为菩提,供人瞻仰。”

我曾见到,有的神父弟兄,三年一庆,五年一贺晋铎周年,也曾见到将自己的头像印在瓷杯上作为圣物出售的(让我不由想起文革中随处可见的毛泽东头像),亦有穿了神圣的祭衣去拍艺术照想留作纪念的。相比而言,哥哥像一粒沉淀在河底的沙,不喧嚣、不浮躁、不自夸,他真的是如若翰一般,把除免世罪的天主羔羊指给人看,而不是把自己指给人看。哥哥走后,曾经想过写些什么的,可细细忆起,他本身便已是一部著述。在他身上,我看不到斤斤计较,狭仄,与年轻人特有的那种急功近利的所谓锐气,有的只是博大的胸怀,谦和的心境,让我从他的举手投足中那么深切地感受到天主真的在他内生活。

是的,哥哥没有为自己保留过什么,他没有“自己的”物件。相信多数人都会有一两件爱不释手的物件,可示人,却不可予人。而他真的没有。过年了,教友为他买件上衣,有人看上眼了,转手即送,很痛快,没有丝毫犹豫。衣服如此,所有物件亦如此。

最深刻的记忆仍然定格在太原的那个下午。毕竟是北方的十一月了,空气中满是萧瑟与肃杀寒冷的意味。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哥哥的遗体被人们抬下车,要送到解剖室去。

四十一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可我看到他半白的华发在斜阳的照射下偶尔一闪,刺痛了我的眼睛,我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他裸露着身体,仅仅在腰间围有的一条白布被北风拖曳着拉得老长,那一刻,我泪流满面,内心深处是那么深刻,那么深刻地感受到:他是多么肖似苦架上卸下来的耶稣啊!仅有一条白布遮身!想到他生前如此看淡物质和个人得失,死后亦如此……泪水不禁长流。我体会到圣母抱着耶稣冰冷的遗体放声大哭的痛苦,而我们姐妹近在咫尺,却不能触摸一下哥哥!就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眼泪就又下来了。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已过七月。如歌中所唱:“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我亦常常有种错觉,仿佛哥哥仅仅是出了一趟很远的门,总有一天会回来的。手机里至今仍保存着他的号码,舍不得删除,尽管再也打不通了。

如今,我常常想起圣保禄宗徒的那句话:“这场好仗我已打完,这场赛跑我已跑到终点,胜利的冠冕已经为我预备好了。”我想,哥哥在临走的那一刻,也可以这样无愧地对好天主说罢?

所以,我含着泪,带着笑,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再见的时候,绝不会是在今生了。

我期盼着那一日快些来到,并且,我为此而准备与努力!

__________

撰文:蔚玛利亚,蔚和平神父的妹妹。
 

 


 

蔚和平神父半年祭

从蔚和平神父意外身亡到5月初就半年了,半年来,家属一直在努力寻找真相。期间也遭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流言,但家属的意志是坚决的:没有真相,绝不下葬。故此,蔚和平神父的遗体至今还在太原市万柏林区中心医院地下太平间存放着。

半年祭,我们选定5月11号,邀请您为蔚神父祈祷,更为他的家人祈祷。为人不可能的,为天主确是可能的。

2016年5月5日

 


 

家属继续寻求蔚和平神父死亡真相未果



2016年3月3日,为了继续寻求蔚和平神父的死亡真相,蔚神父的妹妹及其男友以及两位表哥共4名家属第3次前往太原市。希望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给予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结果鉴定书以及相关调查资料。
4日上午11点,一行人到达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相关人员接见了家属。
此次家属依然请求公安给予调查信息,希望能拿到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结果鉴定书。公安人员以鉴定书不可外流为由再次拒绝家属要求。
中午时分,蔚神父的妹妹到办案区询问室做笔录,警方一共5人,分别是太原市公安局的2位公安人员和乌海市公安局的3人。笔录结束后,刑侦队王队长介绍了事件调查过程。经家属的多次请求,公安人员用投影仪播放了由长风派出所民警随身佩戴的执法记录仪拍下的几段现场打捞视频(静音播放),拍摄时间显示为2015年11月8日下午2点55分左右。由于距离及光线问题,无法看清死者面部,可以看到遗体在水中面部朝下,2名男子将其拉到岸边,可见双臂张开、四肢僵直。公安未出示打捞现场照片。
家属又提出看宾馆视频,并询问一些关于溺水的问题,引起警方反感。警方称宾馆视频包括好几个摄像头的拍摄内容,每个8小时,时间太久;至于溺水的细节问题,涉及到的专业知识太强,难以向行外人解释清楚。还表示家属应明确到底谁能做主,不然影响以后的进展。
据悉,蔚神父的家属在寻求蔚神父死亡真相过程中遭受到多次且不同程度的调查和威胁,以及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2016年3月9日

 


 

尸检报告后,蔚和平神父案情更加扑朔迷离

蔚和平神父的家属于2016年1月15日赶到太原公安局聆听警方对尸检报告的解释,但尸检报告既不允许拍照也不允许复印。
在很短时间内看了尸检报告后,家属发现了一个严重问题,神父的头部右侧颞肌大面积瘀血,但在皮肤表面却看不出损伤。而这一点在尸检现场时根本没有被指给在场的亲友看。
家属询问了警方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就是,根据视频截图显示,蔚神父是边打电话边开门朝宾馆外走,那个时间点神父在和谁联系?警方却说:那个时间点没有通话,是空白的,没有通话痕迹。
另外,警方告知家属河水很深,等家属到现场查看后才知道那一段中间最深处不过1.5米,大部分地方为1米左右。
警方此次口头告之家属蔚神父属于自杀,但很显然,尸检报告并不支持这种说法。同时,家属也无法认定此种说法。

63d9f2d3572c11df9e7c7b2e632762d0f703c20a.jpg

       图片来自互联网

 

 2016年1月20日

 


 

宁夏蔚和平神父尸检终有结果,亲属要求立案调查



【天亚社.香港讯】去年十一月被发现死于山西省汾河边的宁夏教区蔚和平神父的尸检报告终有结果,但仍有不少疑点,亲属要求警方立案调查。

亲属于一月十五日到太原万柏林公安局查看结果,警方只让他们“看一看”报告。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会消息人士对天亚社说,“警方不 准复印尸检报告给我们设置了更大的障碍”,家属也认为他们应有的权力“就这样被丧失了”。

该报告显示,神父的头部右侧颞肌大面积瘀血,但在皮肤表面却看不出损伤。

据蔚神父有份创办的《天主教在线》报道:“警方此次口头告之家属蔚神父属于自杀,但很显然,尸检报告并不支持这种说法。同时,家属也无法认定此种说法。”

警方是于去年十一月十一日通知蔚神父的家人,指有人于八日在汾河发现其遗体。

这位活跃于“地下”教会团体的神父,于十一月六日由两位修女送行,乘公车前往太原火车站,原应于七日抵达东北辽宁省。

然而,据其后所得的信息,蔚神父于六日稍后出现于一家酒店。但不知他为何到该处及接触何人。而根据酒店的监控录像截图显示,蔚神父一边走出酒店一边打电话。

教会消息人士说,亲属想知道神父当时正在和谁人联系,但警方的回复,那段时间神父的手机没有通话的纪录。

消息人士说,神父的全部通话记录和监控录像都在警方手里,却不提供给亲属,只给几张截图,并又否认有打捞现场的照片。

《天主教在线》网站又指出,警方告知亲属伏尸地点的那段河水很深,但他们到现场查看后发现中间最深处不过一点五米,大部分地方为一米左右。

亲属认为这案件仍疑点重重,要求警方立案调查,但消息人士说:“警方口头表示要放弃调查。”

 


 

 

蔚和平神父追悼日于12月28日举行

蔚和平神父于2015年11月6日失联,8日发现尸体后,至今警方未能给出最终结果。天主教在线经过和家属商榷后,决定于2015年12月28日为蔚和平神父追悼日,届时,希望神父们做亡者弥撒或者在弥撒中加相应的意向,希望教友们为其祈祷。
尸检报告至今未有结果。不过,警方澄清说,自始至终警方都未认定过蔚和平神父属于自杀。
至于蔚神父的葬礼日期目前尚未确定。

天主教在线

2015年12月19日

 


 

 

 

公  告

 

最近媒体和网友对蔚和平神父的意外身亡颇多关注,但据我们观察,无论是正规媒体还是网友私自发布的个人信息,都或多或少存在某些不实之处,有些则属于传言。我们更正以下几点,希望大家谨慎转发,以免误导。

1、蔚和平神父到兴城并非要去参加教理大会。

2、收到来自蔚神父手机短信(“别”)的不是修女而是一位教友。

3、警方并没有结案,而是正在努力破案,与神父有接触的人员也都在尽力配合。

4、蔚神父并没有创建任何地下教会修道院。

5、蔚神父属于宁夏教区地下教会司铎,并非山西某个教区的神父,他仅仅在山西出生而已。

6、确切地说,蔚神父属于天主教在线初创者之一,为天主教在线的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但非网管(webmaster)。

7、负责蔚神父的万柏林公安局的刑警们在加班加点的努力寻找线索,为了能早日破案。

8、希望11月6日那天跟蔚神父有接触的人员,能跟万柏林公安局联系,提供更多的线索,便于早日案情大白。


天主教在线会为大家陆续发布一些经过证实而又可靠的信息,大家不要急切,更不要发布一些不实的消息。也请大家为神父的案情祈祷,希望能尽快找到真相。

有关蔚神父身亡后的照片,出于对神父的尊重,希望大家不要再发布更多照片或视频到网上。

 

 

天主教在线

佳播工作室

2015年11月17日

 


 

【天主教在线讯】宁夏教区蔚和平神父(圣名:伯多禄)于116日失联,8日发现尸体于太原汾河中,11日通知家人,死亡原因未明。警方初步认为属于自杀,并在近日进行尸检。

蔚和平神父天资聪颖,为人谦和,乐于助人。曾留学哥伦比亚和西班牙,以优异成绩学成回国。归国后多在修院任教,带领避静,在各地进行讲学。着有《教会的社会训导对中国社会的意义和影响》,并翻译了多种作品。

蔚神父本来要乘坐11月6日下午从太原到兴城的火车,但尚不确定蔚神父是否进了安检并登上火车,家人目前急切寻求目击证人。

 

蔚和平神父简历

19741224 生于山西朔州热心教友家庭, 12岁时随父母迁居到到内蒙古乌海市。

199331 进入宁夏教区备修院。

1994520  转入保定教区修道院接受培育。

19979 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习西班牙语。

200081 在哥伦比亚布卡拉曼加教区修院接受哲学和神学陶成,后因当地气候潮湿,风湿病症加剧,遂转学西班牙。

2001911 在西班牙撒拉曼卡宗座大学继续攻读。

2004-2006 在西班牙撒拉曼卡宗座大学攻读教会法硕士,期间又获取了西班牙良十三世学院的教会社会训导研究生学位。

2007 学成回国,传教讲学。

201511 身亡,原因尚不清楚。

 

 

 

 

 


 

 

活跃“地下”神父溺死河里,暂时死因不明



【天亚社.香港讯】在中国教会颇为活跃的蔚和平神父十一月八日被发现于山西省内黄河支流汾河中溺死,他本应在前一天乘火车抵达辽宁省兴城市。

与这位“地下”神父相熟的教会领袖及信众得悉事件后,纷纷赶赴山西省太原市,希望在这个发现他遗体的地方获得更多消息。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会消息人士对天亚社说,当地警方十一日通知蔚神父家人,有人八日在汾河发现其遗体。

消息人士说:“蔚神父十一月六日由两位修女送行乘搭公车,往太原火车站前赴兴城。几位教会人士当天仍然可以与他在手机里通话。”

他续说,蔚神父本应七日下午到达兴城参加教理大会,但他的手机在关机状况,其他人都联系不上,除了一位修女在中午时份收到从其手机发出的短讯,而内容只有一个“别”字。

这位教会人士强调:“蔚神父很积极服务教会,大家都不相信他会自杀。即使现在验尸,结果也是不可信的。”

四十岁的蔚神父(圣名伯多禄)出生于山西,后随家人迁往内蒙古乌海市,依地下教会团体的划分属宁夏教区。他在一九九三至九七年就读河北省保定的地下修院,二零零四年获祝圣为宁夏教区司铎。

二零零零年,蔚神父在哥伦比亚布波利瓦利亚那宗座大学接受哲学及神学陶成,后因当地气候潮湿,风湿症加剧,遂于翌年转往西班牙萨拉曼卡宗座大学进修,在二零零六年和零七年分别取得教会社会训导及教会法的硕士学位,回国后在不同修院执教。

蔚神父是二零零零年代初期成立的《天主教在线》第一代网管。在西班牙进修时,因着欧洲与亚洲时差的便利,他及其团队能够及时翻译梵蒂冈的教会新闻,使得网站在国内大受教友欢迎。

然而,网站的快速发展也引来当局关注而被关闭。网站其后再次重开,但蔚神父表示,他已没有再参与其中。

近年,蔚神父从事神学期刊编辑工作,以及进行神学及文化研究。同时,他也在各地带领避静、讲学,并陪同青年教友徒步朝圣及到偏远地区服务。

 


 

 山西地下教会司铎离奇死亡



太原(亚洲新闻/通讯社)—十一月六日,中国宁夏教区地下教会司铎蔚和平神父(见照片)神秘死亡,人们在山西省太原汾河中发现了他的尸体。两天前,“龚品梅基金会”报道了这则消息,并指出警方指其是自杀并已经结案。

            但是,亲朋好友一致表示蔚神父不可能自杀,甚至连想都不可能这样想。“龚品梅基金会”要求当局展开调查、迅速公布“真正的调查结果”。

            蔚和平神父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生于山西朔州热心教友家庭、 十二岁时随父母迁居到到内蒙古乌海市;一九九三年三月一日进入宁夏教区备修院;二OOO年八月一日在哥伦比亚布卡拉曼加教区修院接受哲学和神学陶成,后因当地气候潮湿,风湿病症加剧,遂转学西班牙;二OO一年九月十一日在西班牙撒拉曼卡宗座大学继续攻读。二OO四年晋铎成为地下教会司铎。

            蔚神父可以讲至少两种流利的欧洲语言,长期致力于地下教会圣召培养工作,深受青年人的欢迎。二OO七年回国后开始牧灵工作,特别是贫困地区。他奔走于地下教会的修院之间宣讲礼仪、进行灵修指导。曾创建了地下教会修道院,教师都是从海外学成归来的神职人员。
 


 

陈日君枢机:蔚和平神父追思弥撒讲道



教会礼仪在圣诞节翌日安排了首位殉道圣斯德望瞻礼,隔了一日又纪念被黑落德杀害的诸圣婴孩,在小耶稣的马糟前已流了不少鲜血。在这普天同庆的日子里纪念亡者绝没有什么不适宜。

天主圣子降生成人,取了我们罪人的肉躯,为能参与我们的死亡,使我们能参与祂的复活、永生。我们为丧失朋友蔚神父而悲伤,但在信德中我们是充满希望的。

弥撒是感恩祭,我们今晚为蔚神父丰盛的一生感谢天主,领洗的恩宠,圣召的恩宠,多姿多采为天主子民服务的恩宠。他的年龄祇是我的一半,但我多么羡慕他:教育青年,传教,栽培圣召,服务在社会边缘、在贫困中生活的人们。恩宠越多责任越大。蔚神父一定感到自己欠天主很多,我们为他祈求慈悲的天主,弥补他的一切缺失。

回归后,我们和大陆的教会虽属一个家庭,但看来像是两个世界,我们享受信仰自由,他们还在水深火热的教难中。我们那些兄弟姊妹为保持信仰要有极大的勇气,付出极大的牺牲。

我们当然要尽力打破这两个世界之间的隔膜,我们能献出棉力帮助他们是我们的福份;他们的榜样使我们惭愧,勉励我们珍惜我们的信仰自由。但有人对我们兄弟之间的交流不太放心。这一年来公安多次叫蔚神父不要接触陈枢机。其实我从来没有主动接触他,他也很少来港和我见过面。紧紧把我们连系在一起的是我们对慈母教会的敬爱。

蔚神父离世已过了七七。国家公安到处装了眼睛监视人民的行动,竟还未能为他的死因定案(一早就说他自杀了,后来改口说他们从没有肯定他自杀),这叫我们怎能放心?既未定案我们不便猜测。但定了案我们能安心相信吗?我们已学到在大陆除了有自杀也有“被自杀”的。无论如何这粒麦子已落在地里,愿它早日结出百倍的果实。

有人传给我蔚神父的一篇文章(不知有否刊出过),这篇文章充满智慧。今晚如其听我讲道不如让蔚神父讲道。让我把他的这粒智慧的种子种在你们心中。

这文章的题目是“时间属于祂”。在复活夜圣烛礼仪中主礼高声宣讲这真理“时间属于祂”。既然“时间属于祂”我们就不要心急。

在目下的情形中,中梵交谈能有结果吗?政府已稳固控制地上教会的“主教团”,他有理由把宗教自由还给教会吗?就算达成协议,如果中国政制不彻底改变,有可能执行协议吗?(别的宗教有爱国会,天主教可没有吗?人民没有言论自由,天主教徒可以有言论自由吗?)那么怎么办?我们不能为了达成协议而放弃真正的宗教自由(教宗方济各在韩国对亚洲主教们说:“在对话时,我们不能否定我们的本质(放弃我们的原则,负卖我们的信仰)”)。

现在得不到宗教自由,不要紧,我们能等,初期教会不是等了三百年吗?但在等待中我们还是能默默耕耘,谁也阻不了我们传耶稣的福音,做光做盐。这正是教宗本笃在九年前的斯德望瞻礼日,向我国教友说的:“我特别记得教难中的兄弟姊妹,求主帮助他们恒心到底,就算面对眼前全面的失败也不要灰心”。

教宗方济各曾在问候新祝圣的主教们时说过:“我们记得那些不能来参加这聚会的兄弟们,我们大家鼓励他们:他们的苦难一定会带来偌大的收获。”

蔚神父也有充满智慧的话送给我们教廷的高官。我希望有机会传给他们。他说:“在这等待的期间,不要为了讨好中共政府放弃自己该做的事,要巩固忠于教宗的主教、神父、教友,给他们精神力量的支持。”

各位教友,我记起出名的希腊寓言。一只在上流饮水的狐狸,见到在下流饮水的羔羊,竟对他说:“你污浊了我饮的水,我要惩罚你。”我们希望牧羊者及时来救这只羔羊。这不能说是“搞对立”吧!

各位教友,我们为蔚神父丰盛的一生感谢了天主。蔚神父的死因至今未有定案使我们不安,我们要用祈祷来支持大陆的兄弟姊妹。

蔚神父提醒我们“时间属于天主”,让我们感恩接受他富有智慧的反省:不为了眼前的成功负卖良心,在耐心等待美好的将来时,勇敢地、谦虚地做我们信徒该做的事。
__________
撰文:陈日君枢机
【完】来源:陈日君枢机博客《平安抵岸全靠祂》
蔚和平神父追思弥撒

 


 

 

 


 新建文件夹 (4)IMG_0103.JPG

新建文件夹 (4)IMG_0104.JPG

新建文件夹 (4)IMG_0105.JPG

新建文件夹 (4)IMG_0106.JPG

新建文件夹 (4)IMG_0107.JPG

新建文件夹 (4)IMG_0108.JPG

新建文件夹 (4)IMG_0109.JPG

新建文件夹 (4)IMG_0110.JPG

新建文件夹 (4)IMG_0111.JPG

新建文件夹 (4)IMG_0114.JPG

 

 

上一篇:山西:临汾堂区追思已亡节为亡者祈下一篇:周村教区在炼灵月安葬两年前去世主教的骨灰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汤汉枢机对梵中关系持乐观态度
汤汉枢机对梵中关系持
中梵协议是否近在眉睫?未来将会怎样?
中梵协议是否近在眉睫
无神论的中国和梵蒂冈关系回暖之际,宗教迫害加剧
无神论的中国和梵蒂冈
梵蒂冈和政治改革能拯救中国吗?
梵蒂冈和政治改革能拯
当拉青格教宗说:中国主教都是“有效的”(全文)
当拉青格教宗说:中国主
独家:陈日君枢机:“天真的”教宗和他的坏顾问要出卖在中国的地下教会
独家:陈日君枢机:“天真
《梵蒂冈——中国协议》:幕后快照
《梵蒂冈——中国协议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表会议、成都与西昌晋牧礼发表声明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