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 投稿 | WAP | RSS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教闻

上海教区主教范忠良安息主怀【专辑】

时间:2014-03-17  来源:天主教在线  作者:天主教在线 点击:

【天主教在线讯】网络消息称,上海教区正权主教范忠良于3月16日晚病逝,安息主怀,享年96岁。1918年12月18日出生,圣名若瑟,耶稣会会士。圣座委任的都主教、上海教区正权主教(2000年至今)、中国大陆主教长、主教团首席主教,是中国天主教的重要人物。请众为范主教祈祷,望主赐伊永安,以永光照之。

0.jpg

1.jpg

2.jpg

3.jpg

1918年(民国七年)1月13日,范忠良出生于中国江苏省梅陇镇(今上海市徐汇区长桥新村)。1932年14岁时由“背米爷叔”引荐入教接受洗礼,洗名若瑟。1938年8月30日(20岁)入耶稣会。1951年(33岁),范忠良晋升为神父。

1952年(34岁),范忠良被当时的上海教区主教龚品梅任命为备修院(圣心修院)理院。1955年,又改任教区大修院(母心修院)理院。

1955年9月8日,中共政府对天主教上海教区采取镇压行动(天主教内称为‘九·八’教难),龚品梅主教和包括范忠良、金鲁贤在内的一大批神父同时以反革命罪名被捕入狱。1958年,范忠良被判处20年徒刑,被押往青海省服刑,在青海坟场从事搬运尸体的工作。1978年,范忠良的20年刑期已满,由于回沪政策没有落实,被留在青海劳改农场就业,担任干部子弟学校高中部教师,教授英语课和化学课。

1985年2月27日,范忠良由龚品梅主教秘密祝圣为天主教上海教区龚品梅主教的助理主教。同年的1月27日,金鲁贤也在上海由爱国会主教张家树(教廷不承认、施以绝罚)祝圣为上海教区助理主教,属于自选自圣,为爱国会所承认,但没有得到教宗的任命和批准。

1988年,张家树去世,金鲁贤成为爱国会的上海教区正权主教。同年,龚品梅主教获准出国,此后上海教区形成“忠贞教会”主教范忠良和爱国会主教金鲁贤2位主教并立的情况。(后来,金鲁贤也获得教廷承认为范忠良的助理主教)

2000年3月12日,龚品梅主教在美国康涅狄格州史坦佛市去世,范忠良遂接任龚品梅主教的上海教区正权主教职位,以及苏州教区、南京总教区署理主教,不过未获中国政府承认,并且常年受到监视。范忠良还是中国天主教地下主教团团长。

2005年以后,关于年事已高的范忠良主教的身体状况,多有传闻,而金鲁贤也在媒体上宣布范忠良主教患有老年痴呆的消息。

2014年3月16日晚,范忠良主教在上海逝世
 


 

“地下”主教团团长、上海教区范忠良主教安息主怀

【天亚社.香港讯】中国天主教“地下”教会团体的“中国大陆主教团”团长兼上海教区正权主教范忠良(圣名:若瑟)于昨天(三月十六日)蒙主宠召,享年九十六岁。

上海教会消息人士对天亚社说,范主教遗体“本来要放家里的”,但政府“昨天答应,今明两天可在殡仪馆大厅公开吊唁,随时瞻仰遗容,神父随到随做弥撒,所以教区同意把主教遗体运往殡仪馆。条件今天都实现了”。

但他指出,主教的小帽子在遗体运往殡仪馆前已经给戴上,但到灵堂后被政府官员拿走了,用意是不承认其主教身分。于是教区长与官员理论,“我们高帽什么的已经不戴了,你们竟然连个小帽子都不让戴,那我们就不做弥撒”,官员怕教友把事情闹大,最终让步。

范主教于一九一八年出生于江苏省梅陇镇,即今上海市徐汇区长桥新村,十四岁领洗入教。他于三八年加入了耶稣会,五一年晋铎。获当时的上海教区龚品梅主教先后任命为备修院和大修院理院。

范主教的人生被教友形容为“多灾多难”。五五年九月八日,中共政府对上海教区采取镇压行动。在这次被称为“九八教难”的事件中,龚主教和范忠良神父、金鲁贤神父在内的一大批神父被冠以反革命罪名被捕入狱。范神父于五八年被判处二十年徒刑,在青海省坟场从事搬运尸体的工作。

刑满后,由于回沪政策没有落实,他被迫留在青海劳改农场就业,担任干部子弟学校高中部教师,教授英语课和化学课。

由于龚主教仍在狱中,范神父于一九八五年二月廿七日接受秘密祝圣为上海教区助理主教。八八年,龚主教获释后居于美国,直至二零零零年逝世,由范主教自动继承成为教区正权主教,以及苏州教区、南京总教区署理主教。

此外,范主教也是地下教会团体的主教团团长。不过,由于他不获中国政府承认,常年受到监视,被软禁家里,没有活动自由。

一位地下主教赞扬范主教是“我们中国教会牧者的楷模,信众的榜样。特别是教会困难时期仍然坚定不移的保持信仰的完整,并成为教会在非常时期的中流砥柱,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

有教友说,范主教名叫“忠良”,这是他“一生品行的写照”,期望“主教的本名主保大圣若瑟今日偕同天上诸圣一起,在若瑟月的主保瞻礼前喜迎这位忠信的仆人回归父家”。

香港教区圣神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林瑞琪对天亚社说,虽然地下主教团近年事实上都是由秘书处运作,但范主教的离世将促使主教们有需要一起开会商量改选的问题。对于此举会否引发当局对教会新一轮打压,林氏说,政府“应理性看待教会,它是和平的团体,对社会没有损害”。

然而,前述的地下主教对天亚社表示:“这不是担心的事了,都已经被当局控制,几年来不让他离开教区。”

至于上海教区,林瑞琪指出,即使“公开”教会团体的年轻神父,在晋铎前也会往见范主教,请求他的祝福。这对上海教会而言,他们“失去了一位坚忍不拔的领袖”,同时“彰显到马达钦辅理主教尽早得到自由的迫切性”。

他说,马主教虽然是辅理主教,没有自动继承权,但按教会法典,教宗有充分自由去任命一位主教。

马主教因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的晋铎典礼上,宣称辞去政府认可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职务而被软禁。事件后,教区在当局的压力下,暂停了其神父牧职两年,意味他在这段时间不能公开露面,但教区从没发出正式书面公告。

教友现在都疑惑,当四个月后停职令届满,官方会如何解决马主教的问题。

有境外教会人士对天亚社说,假若官方能允许马主教主持范主教的葬礼,将有益于公开及地下团体的合一,对双边关系有利,对解决马主教的问题也是一个好征兆。

 

 


 

 

范主教灵柩已经运往殡仪馆而不是圣堂

上海(亚洲新闻)-上海教区正权主教范忠良(圣名若瑟)安息主怀后,因为不为政府承认所以给领导人造成了系列问题。本社驻当地的一名通讯员报道,因为整个基督信仰团体所处的受压制境地,所以范主教葬礼的时间和地点都还没有确定。葬礼将会十分简单、低调,因为政府不承认范主教。

       教友们希望能在上海市的圣堂里为范主教举行遗体告别、追思、悼念和祈祷仪式。但有关部门已经勒令将范主教的遗体送到了殡仪馆。地方当局只给教友们两天时间进行遗体告别:即今天和明天,从上午九点到下午十七点。

       部分司铎得以向范主教遗体告别、私下为他草草举行了追思弥撒圣祭。

       一名中共东部地下教会司铎描述范主教是"耶稣基督的勇兵、是中国教会的典范,特别是对那些应该向他学习的司铎们来说"。

       官方教会消息来源表示,上海教区教友的处境一直十分复杂,并持续至今。但现在是到了官方和地下教会年轻一代合作、修和的时候了。

       非官方教会一名年轻人向本社表示,"是到了教友在圣三内结合起来的时候了";要求目前被软禁的上海教区辅理主教"马达钦重新回到团体内"。他还补充说,"我们要求全世界的教会祈祷,使中国能把和平与喜乐带给整个世界"。

       另据龚品梅基金会介绍,范主教临终前曾多日高热不退。他刚刚去世后,地下教会神职人员们立即在主教寓所内举行了追思弥撒圣祭。不久,上海市政府代表马上赶到主教家中,勒令将遗体送往殡仪馆。

       龚品梅基金会声明中继续写到,因为肯定会有大批教友参加范主教葬礼,所以地下教会要求能在圣依纳爵主教座堂举行仪式,但遭到了政府的拒绝。

       范忠良主教于一九一八年一月十三日出生在江苏省梅龙镇;一九三二年领洗进教,圣名若瑟;一九三八年二十岁时加入耶稣会;一九五一年三十三岁时晋铎。一九五五年和上海教区主教龚品梅等多位神职人员一起被捕,他被判"反革命罪"。一九五八年范主教被判处二十年有期徒刑,在青海省服刑期间在青海坟场从事搬运尸体的工作。一九七八年范忠良刑期届满后被留在青海劳改农场就业。

       一九八五年,范忠良被秘密任命为上海教区助理主教。一九八九年被任命为(圣座没有承认的)中国地下教会主教团领导人。主教团很快被政府解散,并逮捕了绝大部分成员。

       二OOO年三月龚品梅主教在美国康乃迪克州史丹佛市去世后,范主教接任上海教区正权主教。与此同时,官方教会继续由金鲁贤主教管理。与圣座修和后,金主教被任命为上海教区助理主教。二O一三年四月,金主教安息主怀。

       现在,上海教区唯一所剩的主教是二O一二年七月祝圣的马达钦主教,他是教宗批准的。但在晋牧那一天,马主教因公开宣布退出爱国会被隔离。同年十二月,中国当局宣布取消他的主教职务。但对于梵蒂冈而言,他仍然是上海主教。

       迄今,马主教还没有在微博上更新任何消息或者对范主教去世予以评论。去年金主教去世时,他曾撰文纪念金主教。今天,博客上仅是年轻主教评论与耶稣和富家青年相遇的一篇文章。其间,马主教祈求上主"帮助我们按照基督的诫命善度真正的基督徒生活、爱你、爱人"。

       原籍上海的香港教区退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在博客上高度评价范主教、并激励上海教区教友。全文如下:

忠诚的主仆
良善的牧人
范主教若瑟
已走完了他的苦路,
平安返回天父之家。
我们会怀念他,记得他的榜样。
愿他从天上继续照顾他的羊群。
上海教区的兄弟姊妹,我只有这句话送给你们:
汹涌波涛莫惊怕,
平安到岸全靠祂。

 


 

主教的遗容瞻仰今天(18日)是最后一天了,早上9点到下午5点结束,追思大礼安排在3月22日早上10点到下午3点。

 


 

韩大辉总主教盛赞范忠良主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by Msgr Savio Hon Taifai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在此我们全文刊登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秘书长韩大辉总主教的文章,追忆三月十六日安息主怀的上海教区正权主教、政府不承认的范忠良主教。韩大辉总主教是罗马教廷中唯一一名华裔成员,他强调了安息主教对教会、对教宗的爱;对许多教友而言,他也是爱自己租国和人民的伟大见证。韩总主教建议中共当局让被软禁至今的马达钦主教主持范忠良主教葬礼,此举将是上海基督信仰团体修和与和谐的重要标志,也是为了上海的利益与和谐。

            两天前获悉范忠良主教去世的消息时,我的心里立即充满了悲痛之情。但后来缅怀他时,我又倍感安慰。

            中国谚语说的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就是范忠良主教一生的写照。他长期饱受迫害、始终因国内政局而面临巨大压力。

            年轻时代,范主教就始终忠于基督、忠于教会。也从未减少过一丝一毫对祖国和祖国人民的爱。

            范主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善牧,直至为了羊群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对许多中国教友而言,尽管经历了无数磨难,如坐牢等,他是忠实于上主的标志;尽管长期抱病,他是忠实于圣召的标志;他还是忠实于教宗的标志,尽管他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

            九十年代我在上海佘山修道院教书时,便为教友和许多神职人员每每谈及范主教时表现出的巨大的爱与尊敬深深震撼了。

一次,主教还感谢我花费时间和精力在中国执教。
            鉴于国内局势和当局政策,范主教外出的自由始终受到限制,但他内心不受任何人的束缚。身为出色的耶稣会士,他始终忠实于天主的意愿。为此,对全体天主教徒而言他也是自由的标志。因为他所追求探索的只有宗教自由得到保障、善度忠实于教宗的生活。他因此而饱受折磨,但他的见证使天主教徒们更加坚定、更加热爱他们的祖国。他们积极致力于国家利益、让他们所生活的城市更加人性化。对天主的爱、对教宗的爱丝毫没有剥夺他对祖国的爱。

            他的性格是在龚品梅枢机身边塑造的。我们可以从龚枢机和范主教的身上看到许多共同点:在仁爱和团结互助面前当仁不让。

范主教的另一个特点是他的宽宏大量。尽管属于非官方教会,但他从未对官方教友抱有偏见或者措辞强硬。他的刚正不阿中又不失温和与仁慈。他与金鲁贤主教修和便足以佐证这一点,尽管历史上他们所走的道路十分不同。

两天前,范主教去世了。一年前,金主教去世了。但上主并没有让上海教区失去领路人,表面上似乎空空荡荡,但马达钦主教保障了教会的延续性。

一方面,上海的教友同样敬仰和赞赏马主教。或许有些人会对他持一些批评观点,但绝大多数人追随这位上海的牧人、爱这位上海的牧人。美好的是,他既是金主教也是范主教的接班人。通过他,上海教会真的可以赢来一个修和的新时代了。

我坚信,政府如果让马主教主持范忠良主教葬礼就好了。这将是尊重宗教自由、尊重德高望重的范主教的举动。不仅如此,马主教主持不仅确保了庄严隆重的葬礼,还将揭示基督徒之间的手足友爱之情。还会造福这座城市、使这座城市和谐。

 


 

上海市当局允许为地下主教举行追思弥撒
by John Ai

上海(亚洲新闻)-上海市当局允许教区教友们为他们三月十六日去世的范忠良主教举行追思弥撒圣祭。      

         上海教区正权主教范忠良是一位地下主教,政府不承认。最初,当局禁止在圣堂内停灵、并将范主教的遗体送到了一个为世俗人举行葬礼的场所,允许教友们于昨天和今天两天,从上午九点到下午十七点向范主教遗体告别。但他们允许在灵堂举行弥撒圣祭。

         于是从昨天开始,许多司铎为范主教举行了追思弥撒圣祭,并连续不断。据悉,低调处理范主教葬礼是政府的指示,但始终有大批官方和地下教会教友们络绎不绝地参与追思弥撒圣祭。

      一位参与了礼仪的教友介绍说,其中一位司铎公开为被软禁的上海主教马达钦祈祷。自晋牧之日起,马主教便因为公开宣布辞去爱国会职务而被软禁。

      教友们还获准在圣依纳爵主教座堂内为范主教搭起灵柩台敬礼安息的地下教会主教。这里也为范主教举行了追思弥撒。

 


 

华人教会领袖悼念上海教区范忠良主教,鼓励教友

 

002tBAZwgy6HqSro09z81&690.jpg

追思弥撒现场。〔网上图片〕



【天亚社.香港讯】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及教廷万民福音部秘书长韩大辉总主教分别撰文,悼念三月十六日安息主怀的上海教区范忠良主教。

陈枢机在范主教去世翌日,在其博客《平安抵岸全靠祂》撰文悼念,称范主教为“忠诚的主仆,良善的牧人”,并表示主教已走完了他的苦路,平安返回天父之家,“我们会怀念他,记得他的榜样。愿他从天上继续照顾他的羊群”。

他又寄语上海教区的兄弟姊妹一句他常用的座右铭“汹涌波涛莫惊怕,平安到岸全靠祂”作结。

陈枢机坦言跟范主教不熟。他对天亚社说,他八零年代后期开始在上海教区佘山修院教书时,“政府说明只能接触慈幼会士,不能跟地下教会接触”。

他解释,范主教长期被监视,“若我去探望他,当局一定会知道,这样他们不会让我继续在佘山教书”,所以未能接触他。

他又说,人的离去是“迟早的事,我想大家已有心理准备”,但他表示“难以估计”上海教区之后的情况,不过他直言“不能太乐观,要不就会失望”。

韩大辉总主教也在《亚洲新闻》撰文悼念范主教,称得悉消息时“心里立即充满了悲痛之情。但后来缅怀他时,我又倍感安慰”。

他指出,范主教长期饱受迫害,鉴于国内政局和政策,外出自由一直受到限制,但他内心不受任何人束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是主教一生的写照。

韩总主教赞扬这位耶稣会士在年轻时就忠于基督和教会,也从未减少过对祖国和祖国人民的爱。“范主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善牧,直至为了羊群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他认为,范主教的性格是在龚品梅枢机身边塑造的,可以从他们俩人身上看到许多共同点:“在仁爱和团结互助面前当仁不让”。他指出,主教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宽宏大量。“尽管属于非官方教会,但他从未对官方教友抱有偏见或者措辞强硬。他的刚正不阿中又不失温和与仁慈。他与金鲁贤主教修和便足以佐证这一点,尽管历史上他们所走的道路十分不同。”

韩总主教说,虽然金主教和范主教已先后去世,“但上主并没有让上海教区失去领路人,表面上似乎空空荡荡,但马达钦主教保障了教会的延续性”。

他坚信:“政府如果让马主教主持范忠良主教葬礼就好了。这将是尊重宗教自由、尊重德高望重的范主教的举动。不仅如此,马主教主持不仅确保了庄严隆重的葬礼,还将揭示基督徒之间的手足友爱之情。还会造福这座城市、使这座城市和谐。”

上海教会消息人士对天亚社说,主教在三周前已预示自己的离去,对一位年长教友说:“我要走了,你们要服从副主教,听他的话。你们要始终不断的传教。”

他说,在主教安息的一周前,他右手右脚出现活动不便现象,但仍每天起来举行弥撒,只是无法举手降福。直至三月十五、十六日由于发热,主教无法起床,但他仍靠在床上共祭,十六日下午,出现呼吸困难,最后平静地停止了呼吸。由于当局在主教的住所安装了监视器,主教刚逝世不久,政府人员就上门来了。

在十七、十八日两天,到殡仪馆吊唁范主教的人很多,合共举行了十二台追思弥撒。由于人数众多,面饼不够,只得分饼来解决,甚至有些教友领不到圣体,祇有接受神父按手祝福。

消息人士续说,在追思礼瞻仰遗容时,许多中老年教友泣不成声,喊着:“主教啊主教,你离开了我们,不要遗忘你的羊群!在天主圣父前为我们为上海教区祈祷!”

他指出,十八日的追思弥撒,有好几位上海教区“公开”团体的神父参与,地下、地上神父私下共祭是经常发生的,但一起在公开场合共祭,“我是第一次看到”。

他表示,由于范主教不获政府承认,所以火化后骨灰不会安放在徐家汇主教座堂,地下团体已为主教在靠近佘山的天马山公墓准备了坟地,把骨灰暂时安葬在那里。

 

 


 

 

范主教葬礼将于三月二十二日举行、马主教是否参加不得而知
by Jian Mei


上海(亚洲新闻)-上海教区正权主教范忠良的葬礼将于三月二十二日举行,弥撒圣祭将于上午十时在停灵的殡仪馆举行、十四时遗体告别,然后遗体火化。据悉,范主教的骨灰很可能被安葬在上海市公墓。

            三月十六日,九十七岁的范主教安息主怀。范主教是地下主教,政府不予承认。通常此类情况下,禁止在礼仪和公开场合使用"主教"称呼、禁止入殓遗体佩戴主教牧徽等标志(如权戒、权杖、主教十字架等)。

            部分教友向本社表达了希望马达钦主教主持范主教葬礼的意愿。许多人也在微博上表达了同样的意愿。

            马主教的处境十分微妙。自二O一二年七月七日晋牧这一天,他就因为公开宣布辞去爱国会职务而被软禁至今。但马主教是上海目前唯一的主教,官方教会的金鲁贤主教也在一年前去世了。

            连日来,许多教友争相登陆马主教博客希望看到马主教刷新内容。可是,迄今什么都没有发表。一些教友担心,这说明在此教区重大时刻马主教的自由受到了进一步的限制。

            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秘书长韩大辉总主教在追忆范忠良主教的文章中建议中共当局让被软禁至今的马达钦主教主持范忠良主教葬礼,因为此举将是上海基督信仰团体修和与和谐的标志。他写道"我坚信,政府如果让马主教主持范忠良主教葬礼就好了。这将是尊重宗教自由、尊重德高望重的范主教的举动。不仅如此,马主教主持不仅确保了庄严隆重的葬礼,还将揭示基督徒之间的手足友爱之情。还会造福这座城市、使这座城市和谐"。

            连日来,当局允许在殡仪馆为主教举行追思弥撒,来自全国各地的官方和地下教会的许多神长教友参加(见照片)。

            一旦马达钦主教缺席,应该由"地下"教会副主教朱玉德神父主持。

 


 

汤汉枢机纪念范忠良主教、葬礼将于明天举行
by Jian Mei

上海(亚洲新闻)-明天,上海教区正权主教,政府不承认的范忠良主教葬礼即将举行之际,各界人士纷纷纪念和盛赞范主教。生前,范主教在监狱、劳改营度过了三十年的时光,并长期遭到软禁。

       香港教区主教汤汉枢机专门致函上海教区,盛赞耶稣会士范主教是"杰出牧者"。"一生信赖天主,服务教会和社群达七十多年"。

       信中,汤汉枢机向上海教区教友表示了最沉痛的哀悼。强调"本人谨代表香港教区,向上海教区的长上、信众及其家人,献上诚挚的慰问和祈祷,愿其顺从主旨,促进教会团结共融,并致力福传见证主爱,愈显主荣"。"愿慈悲的佘山圣母福佑大家"。

       范主教的葬礼将于明天上午十时在益善殡仪馆举行。三月十六日范主教去世后,灵柩一直存放在这里。

       目前,最盛传的是前副主教朱玉德神父主持葬礼。但官方和地下教会的教友们都希望马达钦主教能够参加。

       继一年前官方教会金鲁贤主教去世后,马主教现在是上海唯一的主教。

       二O一二年七月晋牧后,马主教因为公开宣布退出爱国会便立即遭到软禁。

       上海一名博主表示,政府允许向范主教遗体告别两天来,至少二十位官方教会司铎与地下教会司铎一起在范主教灵前主持了弥撒圣祭。许多老年教友对这一合一之举感动不已。圣道礼仪期间,多位神长颂念了马主教写的祷文。

       从三月十七日清晨,继范主教刚刚去世不久,马主教的博客就一直无法打开了。一些博主纷纷在网页上向马主教致意,希望他能主持范主教葬礼。其他人则表示乐见地上和地下两团体司铎们共同主持圣道礼仪。

 


 

上海教区为范忠良主教举行葬礼


2014年3月22日星期六,上海教区为范忠良主教举行葬礼。上海教区副主教朱育德神父主持殡葬弥撒,参加共祭的神父60位,教友5000余人,后勤义工100多人。整个礼仪秩序井然,未出现外界干扰。余江教区曾景牧主教,天水教区王弥禄主教均派代表送来花圈,对范忠良主教逝世表示哀悼。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数千教友送别上海范忠良主教,未能现身的马主教提词追悼

【天亚社.香港讯】来自“公开”和“地下”教会团体的六十一位神父和约五千教友,今天(三月廿二日)出席“为上海教区耶稣会士若瑟范忠良司牧祈祷会”,送别这位上海教区正权主教。

整个追思祈祷会由早上十时开始,历史四个半小时,当中约两小时的追思弥撒以拉丁文和中文举行。

一直被限制自由的上海教区马达钦辅理主教未有出席。礼仪由上海教区“地下”教会团体负责人朱育德神父主祭,共祭神父中,约四十人来自其他十五个教区。约百名年青教友协助维持秩序和保安,以在上海工作的温州教友为主。

教会消息人士对天亚社说,范主教上周日(三月十六日)离去后的翌日,上海教区公开团体的神父已被通知不能参加所有的追思弥撒和今天的祈祷会,但最后也有部分人参加了。而今天有少部分上海公开团体的神父被挡在外,不能进场。

他表示,在过去一周,“当局派出更多人手严密监视马主教。我们派人过去通知他的时候,他眼有泪光,想了一会儿亲自提词悼念”,今天更托人送了提有这副挽联的花圈到现场。

马主教于今天傍晚也在微博发出悼念讯息:“请看,这是一位大司祭,悦乐了上主,故此被提升天,成为后世悔改的模范。他被共认是齐全正义的人,而在天主义怒时,成为人类的继承人。天主誓许:要在他民族中光荣他。因为他忠信谦和,天主就从众人中拣选了他,祝圣了他,为向自己奉献馨香,并为自己的百姓,献赎罪的牺牲(参德44:16-45:20)。”

一位负责礼仪的教友对天亚社说,事前已经跟当局“商讨”了,“一切以安全为主,他们要提供足够的场地和时间给我们,还要有足够的屏幕给在场外参加的教友观看现场情况”。而当局也要求地下教会团体不能以“主教”名义称呼范主教,在礼仪本和礼仪中只可以用“司牧”一词,不过“我们在礼仪中还是称呼范忠良为主教,当局也并未有阻止”。

在场参加的教友很多情绪激动痛哭,尤以老教友为甚。

其中一位教友阿勇对天亚社忆述,他在二零零六年从温州到上海工作,认识范主教,“当时主教的身体和思路都很好。有一次我探望主教,和他一起颂唱拉丁文的《光荣颂》,主教听后很开心,并表示看到年青人感到教会有希望”。

这位卅六岁青年续说,在过去一星期,大家努力争取,感到有很多人,“以主教为楷模,勇敢为主作证”。他又说,范主教的力量很强大,他以身作则就是福传。这次因着他的去世,“地上地下的神父、教友走在一起参与礼仪,让我感觉到上海教会有合一的希望”。

另一位教会消息人士对天亚社说:“在仪式结束时,朱神父说,为了感谢上主恩典,使我们追思弥撒顺利举行,我们唱谢主曲,接着全场用拉丁文高唱《TE DEUM LAUDAMUS》,情绪达到高潮。”

追思仪式会场,除了教区和修女唱经班外,还有浙江慈溪堂区的铜管乐队,高奏“CHRISTUS VINCIT,CHRISTUS REGNAT,CHRISTUS IMPERAT”和《伟大的教宗》,以及其他圣歌。

祈祷会上,主持又宣读了一些教区、个别神职人员和修会送来的吊唁,包括万民福音部秘书长韩大辉总主教、香港教区主教汤汉枢机,和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及耶稣会等的吊唁。

汤枢机的吊唁写着,痛惜范主教安息主怀,“深感慈母教会痛失一位忠诚服务的杰出牧者。他一生信赖天主,服务教会和社群达七十多年。愿他在天主怀抱永享福乐!”

 


 

 

上海教区范忠良主教举殡,五千名地上、地下教会神父信众参加弥撒
by Jian Mei

上海(亚洲新闻)- 来自上海和其他教区共五千名天主教徒,包括地上和地下团体的七十名神父,今早聚集在上海一殡仪馆,参与上海教区范忠良主教(圣名若瑟)的追思弥撒。范主教不获中国政府承认。

弥撒由上海教区地下团体的朱育德神父主持。他在讲道中谈到忠与仆,鼓励神父及教友们,学习范主教的典范。

众人期待的马达钦主教,未见出席弥撒。直到昨晚,仍然有上海的天主教徒,希望马主教能够到来。上海的消息人士说,马主教近日被严密看管。

追思弥撒有70位神父共祭,每人披上红色祭带。有参与的神父对《亚洲新闻》说:“红色象征殉道精神。”在弥撒感恩经中,他们诵念“我们的主教达陡”(即马达钦主教)。

在灵堂上一幅挽文,写了“上海教区耶稣会士若瑟范忠良司牧祈祷会”。中国政府一贯不承认地下主教的身分,在殡葬礼上禁用“主教”称号,只可用“司牧”。然而,信众在整个礼仪中,沿用范主教称号。

筹办者特别为此弥撒制作一本礼仪小册子,印备了四千份,派发完毕仍然不足够现场所需,相信在场有逾五千人。

由于范主教不被中国政府承认,他的遗骨或灰烬也不被允许安置在圣依纳爵主教座堂内。消息人士说,已有教友给范主教在佘山地区一处墓园购买墓地,火化后予以安葬那里。

今天上午,在追思弥撒前两小时,在殡仪馆门前的庭院里,已经挤满了参礼的天主教徒。多名警察在附近一带指挥交通。

在殡仪馆前的庭院,设置一个巨型屏幕,现场转播馆内弥撒。警方围起栏杆,限制天主教徒留在庭院的指定区域。

弥撒历时两个多小时,之后教友依次列队到灵前,瞻仰范主教的遗容,向他作最后敬意。

参礼者简单吃面包和水,参加下午二时的告别礼。期后,范主教遗体随即送往火化。

一地下神父对《亚洲新闻》表示,很高兴弥撒顺利进行,都是天主的恩典;地上、地下神父共祭,体现修和,希望中国教会早日合一。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12.jpg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17.jpg

18.jpg

19.jpg

20.jpg

21.jpg

22.jpg

23.jpg

24.jpg

 

 


 

 

上海教区范忠良主教安息主怀,斐洛尼枢机致函哀悼


(梵蒂冈电台讯)上海教区的范忠良(若瑟)主教3月16日安息主怀,享年97岁。他的殡葬弥撒于3月22日上午在上海举行,大约五千名信友参加了礼仪。范主教于1918年出生,1938年加入耶稣会,1951年晋铎。1955年被捕后,他在监狱或劳改营中度过了大约30年。近20年来,他一直被软禁在家。

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部长费尔南多•斐洛尼枢机3月20日致函马达钦(达陡)主教和上海教区表示:“范忠良主教返回父家的消息,唤起了我对你们教会的爱,并在精神上与你们一同分担这份伤痛。这位善牧为了天主的光荣,为了教会和中国人民的福祉,奉献了自己”。斐洛尼枢机继续说:“我们把他高尚的灵魂交托给复活的基督,愿基督引领他进入永恒的居所,获享天主的仁慈、教会之母玛利亚的母爱,他的主保圣若瑟和诸圣的共融”。枢机最后说:“在祈祷中我祝愿你们享有主的平安”。




文本源自梵蒂冈广播电台网页 http://zh.radiovaticana.va/articolo.asp?c=784031

 

 


 

BBC: 上海教徒为地下教会领袖范忠良送葬

范忠良葬礼

上海天主教地下教会领袖范忠良葬礼周日(22日)举行。数千人来送别这位中国官方教会不承认的主教。

2000年,罗马天主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任命范忠良为上海主教,但是中国官方天主教会拒绝承认这一任命。

总部设在美国的龚品梅枢机主教基金会说,范忠良20年来一直受到监禁、或者软禁。3月16日在家中病逝,享年97岁。

据估计,中国可能有多达1200万天主教徒,其中属于官方、地下教会的信徒各占一半。

1951年中国当局与罗马教廷断绝关系。近年来,随着中国天主教人数的增加,北京和梵蒂冈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但是,有关主教任命的争议仍然是和解的主要障碍之一。

范忠良葬礼

法新社说,参加者共有数千人(法新设图片)

龚品梅基金会说,中国当局拒绝教徒使用上海主要的天主教堂为范忠良举行葬礼。

中国微博网友发文称,范忠良葬礼22日10时在上海闵行区益善殡仪馆举行。

多条微博、以及法新社都报道,到场参加葬礼的可能有数千人。

法新社报道说,殡仪馆外小广场搭起大屏幕,展示范忠良的照片、转播室内的葬礼。聚集在那里的人唱歌、祷告、听范忠良生平介绍。

范忠良1951年成为神父,1955年在当局广泛打压教徒期间被捕,后来由于拒绝承认当局控制的天主教爱国会,在监狱和劳改营中度过20余年。

范忠良葬礼
范忠良葬礼

(撰稿:苏平,责编:李莉)

 


 

哀悼范忠良主教


(梵蒂冈电台讯)上海教区范忠良主教3月16日安息主怀,中国教会为他的离世深感哀恸和怀念。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部长费尔南多·斐洛尼枢机已于3月20日致函马达钦主教和上海教区表示哀悼。圣座国务院3月27日传来一则较详细的讯息。本台将此讯息全文刊载如下:

2014年3月16日,(中国大陆)上海教区主教,耶稣会士范忠良(圣名若瑟)主教返回父家,享年96岁。范主教于1918年1月13日出生、1932年5月11日领洗进教,取圣名若瑟。1938年8月30日加入耶稣会、1951年5月31日晋铎。

四年后的1955年9月8日,他和当时的上海教区主教龚品梅及大批神长一起被捕,被定反革命罪。1958年被判处二十年徒刑,在条件极其艰苦的青海省劳改。1978年获释后,在一所中学教书多年,但未能获准返回上海。

1985年2月26日,当时的范神父被甘肃天水主教陆振声秘密祝圣为上海教区助理主教。2000年,流放到美国的龚品梅枢机去世后,范助理主教成为上海教区正权主教,但从未得到中国政府的承认,所以一直不公开地行使主教牧职。

深受中国大陆天主教会团体爱戴和敬仰的范主教也受到了普世教会的高度评价。尽管处境艰难,但在出任主教期间他始终竭尽全力为教会服务。在巨大的牧灵激情推动下,他亲自祝圣司铎;为教友主持圣洗、坚振、傅油、婚配圣事;创建了圣母无玷圣心会;他不遗余力地配合和帮助那些向他求教的主教、司铎,为他们提供牧灵建议。

为此,他去世后人们在停灵的殡仪馆里以及全国各地的圣堂里为范主教连续不断地举行追思弥撒圣祭。上海教友们还在教区主教座堂圣依纳爵堂为范主教搭起灵柩架举行追思弥撒圣祭。

范主教的去世,意味着中国教会又失去了一位顶天立地的勇敢见证,坚定不移地忠实于基督、忠实于教会和教宗的见证。普世教会向上海教区保证与他们紧密结合在一起、为他们祈祷,祈求天主赐予范主教永恒的奖赏、慰籍上海教友们;希望他们能从范主教的榜样中汲取生活的启迪与力量。

3月22日,大约五千多名上海和来自中国全国各地的教友参加了隆重的范忠良主教追思弥撒圣祭。耶稣会士朱育德神父(圣名若瑟)主持了圣道礼仪,六十一位司铎共祭。马达钦主教(圣名达陡)未能到场,但他通过其它渠道向范主教敬献了花圈挽联,并援引《德训篇》(参:德四四16;四五20)在博客上写道:“请看,这是一位大司祭,悦乐了上主,故此被提升天,成为后世悔改的模范。他被共认是齐全正义的人,而在天主义怒时,成为人类的继承人。天主誓许:要在他民族中光荣他。因为他忠信谦和,天主就从众人中拣选了他,祝圣了他,为向自己奉献馨香,并为自己的百姓,献赎罪的牺牲”。



文本源自梵蒂冈广播电台网页 http://zh.radiovaticana.va/articolo.asp?c=785427

 

 


 

 

教廷国务院哀悼顶天立地的勇敢见证范忠良主教

【天亚社.香港讯】教廷国务院昨天(三月廿七日)发表悼文,追悼上海教区范忠良主教的去世,指他的离去意味着“中国教会又失去了一位顶天立地的勇敢见证,坚定不移地忠实于基督、忠实于教会和教宗的见证”。

这是继万民福音部部长费尔南多.斐洛尼(Fernando Filoni)枢机二十日致函马达钦主教和上海教区表达慰问后,另一份来自教廷的唁函。

范主教于三月十六日安息主怀,享年九十六岁。上海教区地下教会团体于廿二日为他举行葬礼,约五千人参礼。

国务院的悼文指出:“深受中国大陆天主教会团体爱戴和敬仰的范主教也受到了普世教会的高度评价。尽管处境艰难,但在出任主教期间他始终竭尽全力为教会服务。

在巨大的牧灵激情推动下,他亲自祝圣司铎;为教友主持圣洗、坚振、傅油、婚配圣事;创建了圣母无玷圣心会;他不遗余力地配合和帮助那些向他求教的主教、司铎,为他们提供牧灵建议。”

该唁函又说:“普世教会向上海教区保证与他们紧密结合在一起、为他们祈祷,祈求天主赐予范主教永恒的奖赏、慰籍上海教友们;希望他们能从范主教的榜样中汲取生活的启迪与力量。”

至于万民福音部部长斐洛尼枢机二十日的函件表示,范主教返回父家的消息,“唤起了我对你们教会的爱,并在精神上与你们一同分担这份伤痛。这位善牧为了天主的光荣,为了教会和中国人民的福祉,奉献了自己”。

他续说:“我们把他高尚的灵魂交托给复活的基督,愿基督引领他进入永恒的居所,获享天主的仁慈、教会之母玛利亚的母爱,他的主保圣若瑟和诸圣的共融。”

 

上一篇:廿一位主教共聚为教友企业家祝福工厂惹争议下一篇:天主教渭南教区葛兢维神父安息主怀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发布人身攻击、辱骂性评论者,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
评论(共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更多)
推荐资讯
汤汉枢机对梵中关系持乐观态度
汤汉枢机对梵中关系持
中梵协议是否近在眉睫?未来将会怎样?
中梵协议是否近在眉睫
无神论的中国和梵蒂冈关系回暖之际,宗教迫害加剧
无神论的中国和梵蒂冈
梵蒂冈和政治改革能拯救中国吗?
梵蒂冈和政治改革能拯
当拉青格教宗说:中国主教都是“有效的”(全文)
当拉青格教宗说:中国主
独家:陈日君枢机:“天真的”教宗和他的坏顾问要出卖在中国的地下教会
独家:陈日君枢机:“天真
《梵蒂冈——中国协议》:幕后快照
《梵蒂冈——中国协议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表会议、成都与西昌晋牧礼发表声明
教廷就中国的天主教代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